苏权科:港珠澳大桥背后的40年中国桥梁史

2018-11-23 12:05:17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1978年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在这场深刻改变中国、深刻影响世界的伟大变革中,有多少波澜壮阔的征程,有多少值得铭记的时刻?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踏着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轨迹,寻访到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记录他们的回忆、他们的思考、他们的展望。

要致富 先修路

苏权科,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1962年出生,祖籍陕西岐山县。曾参与修建汕头海湾大桥、厦门海沧大桥等,并于2004年开始全面主持港珠澳大桥工程建设不同阶段的技术管理和科学试验研究工作。14年间,他先后组织开展了100多项专题研究,全程亲历了这座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从调研论证到即将通车的波澜壮阔。

“要致富,先修路”,在改革开放之初,这句口号深入人心。在公路、铁路迅速延伸到城市、乡村、群山、旷野的时候,桥梁显得至关重要。1988年,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苏权科从西安公路学院桥梁与隧道专业硕士毕业被分配到广东省交通科学研究所工作,中国的桥梁建设仍十分落后。

1983年,香港企业家胡应湘曾经构想:修建横跨珠江口、连接香港与珠海的跨海大桥。然而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连施工中基本的安全都难以保证。

时代的车轮似乎无暇顾及这些,在轰隆作响中迅速前行:人流、物流迅速流动起来的中国,需要更多的路、更多的桥。苏权科表示:“货物要流动,首先要把桥修起来,任务量很大。当时修的路各显神通,有些是地方自己集资建设,向外资贷款;也有其它的各种办法,只要把路修通就行。”

发展的迫切需求,促使中国人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经验。苏权科说:“比如世界银行,它可以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会派一些专家、咨询机构帮助你设计、做工程管理。因为合作,引进了一些国际上的技术规范以及进口材料,我们的人也被派到国外去。1994年,我被派去美国,主要负责高速公路建设管理。”

第一次去美国,苏权科带回来的行李箱里装了很多国内没见过的高科技产品:钢筋头、连接件等。苏权科知道,超重的行李就是那时我国与世界先进造桥技术之间的差距。

1991年上海南浦大桥建成通车,邓小平为这座桥的成功建造欣然提名,这是我国第一座400米以上跨径的大型桥梁,它圆了上海人一桥飞架黄浦江的梦想。1993年上海杨浦大桥落成,主跨602米,中国桥梁突破了600米的跨度。1995年广东汕头海湾大桥建成,主跨452米。1997年广东虎门大桥通车,主航道跨径888米,中国有了自己的大型悬索桥,虎门大桥辅航道桥以270米的跨径改写了当时连续刚构桥的世界纪录。

1999年,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建成通车,这是我国首座跨径超千米的特大型钢箱梁悬索桥梁,并在当时斩获多项国际大奖。

中国桥梁人用一座座自主设计的大桥不断刷新着各种记录数据,从弱到强,以令世人惊叹的规模和速度迈向世界桥梁大国之列。

新千年伊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更加开放的胸襟融入世界。彼时的香港,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余波未消,2003年非典疫情更是让香港经济雪上加霜,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提出以基础设施建设拉动香港经济等四大应对方案,时隔20年,在伶仃洋上修建跨海大桥的构想再次被提出。

创蓝图 筑梦想

2003年8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三地政府开展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2009年10月28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港珠澳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港珠澳大桥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苏权科回忆说,广东省交通厅很早就派人参与全国各地的跨海大桥项目,只为一朝时机成熟,能够在伶仃洋上实现这多年的夙愿。“我当时在广东省交通科研院所当总工程师,在这之前我做了三座桥,从汕头海湾大桥到台山镇海湾大桥,再到海沧大桥,其实都是为‘伶仃洋大桥’做准备。2003年说要开建港珠澳大桥的时候,我很高兴。”

要建造一座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在全球最繁忙的海域之一,同时需要跨越三地,其中的技术之难、协调之难可想而知。没有更多可以借鉴学习的经验,一切都要靠自己想办法,搞创新。苏权科表示,一系列复杂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前期做了46个专题研究。

“苏权科们”用了整整14年时间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2016年9月27日,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正式贯通;2017年7月7日,隧道暨主体工程贯通;2018年元旦前夜,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全线亮灯。

夏日的夜晚,迎着轻缓的海风,伴着起伏的涛声,绵延不见终点的灯带静静地斜穿过洋面。这座璀璨的跨海大桥是中国桥梁递出的一张崭新名片。苏权科表示:“我们的标准是就高不就低,要造东西不能比人家差。在国际上,竞争力就表现在这里。在国家科技创新能力的支持下,再复杂的桥,我们也有办法建起来。”

今天,超过100万座公路和铁路桥梁正在将中国的城市和乡村连接在一起。京沪高铁线上的丹昆特大桥全长164.85公里,是世界第一长桥记录保持者;杭瑞高速北盘江大桥2016年建成,是目前的世界第一高架桥;沪通长江大桥已经进入桥面铺装阶段,是世界公铁两用斜拉桥之最。到2018年4月底,世界排名前10的跨海大桥、斜拉桥、悬索桥,中国占据着半壁江山还要多。

“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正式通车,全长55公里,一桥飞跃伶仃洋,珠海、香港、澳门间的行程将只有短短30分钟,粤港澳大湾区的雄伟蓝图就在前方。

见证者说

苏权科:我有幸经历了改革开放近40年来的中国桥梁建设。初期我国资源匮乏,材料技术落后,老一辈桥梁人员兢兢业业,因陋就简,他们也梦想着要建世界上最好最难的桥。希望我国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桥梁,达到世界一流桥梁的标准和水平。

(来源:《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