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知战善战“好战”的陈赓

2021-03-26 11:02:40 来源:海东日报社

       朝鲜战争爆发后,陈赓主动请缨赴朝作战。毛泽东曾说:你陈赓就是好战,刚听说跟美帝打,你就有了精神,病也好了一半。红军长征途中,陈赓在土城镇、直罗镇等战斗中猛冲猛打,被毛泽东多次称赞“好战”。陈赓具有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是知战懂战、能征善战、勇打硬仗的我军高级将领。

知战懂战 深谙战斗“语言”

陈赓出身将门,祖父为湘军将领。从1916年至1921年,湖南连年战事,陈赓几乎“无役不从”,并体会到靠旧军阀救国无望,“遂萌退志”。1922年进入毛泽东倡办的湖南自修大学,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前往广东陆军讲武学堂学习,后又考入黄埔军校,成为后来将星云集的黄埔一期生,接受了正规军事训练。1926年党组织派陈赓赴苏联学习政治保卫、武装暴动等工作。这些经历既锻炼了陈赓的实战能力,也让他掌握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技巧。

无论是在红军反“围剿”及长征中、在与装备精良的日寇持久作战中,还是在与国民党部队昔日黄埔同学的角逐中,陈赓把敌人的“脾气”摸得很透、很准。1950年7月7日被任命为中共中央代表前往越南,出国援越抗法,陈赓把战斗“语言”运用得更加炉火纯青。当时,越南人更倾向于攻打大城市,并不理解陈赓提出先消灭法军有生力量的战略设想。为了说服越军的武元甲及其他将领,原本打算“简单说明一下”的陈赓,一口气足足解说了4个小时。他从战争形势、地理情况以及战争中各方力量的变化等说起,又讲到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打消了与会越军指挥员的顾虑。按照陈赓的部署,边界战役取得歼敌8000余人的巨大胜利后,越南军民被能精准分析敌情、娴熟指挥打仗、精通军事教育的陈赓深深折服了。

能征善战 指挥艺术高超

陈赓大将戎马倥偬、一生征战,创造了无数以奇制胜、以少胜多的战例,体现了指挥艺术的高超和战术战略动作的完美统一。1932年6月潢光战役中,陈赓率领红十二师包围双柳树。敌228旅据守在坚固的城防工事之内,强攻硬打不易奏效,陈赓采取了“三面攻击、网开一面”战术,以大部兵力从东、南、西3个方向向村中发起攻击,虚留北面不围,另以一个多团兵力隐蔽在北面,诱敌突围时予以追歼。经过激战,最后在守敌向北逃跑时,全歼该旅。

抗日战争时期,陈赓指挥八路军129师386旅,指挥了长生口、七亘村、神头岭、香城固、歼灭日军观战团等游击战、伏击战,粉碎了日军的围攻和“扫荡”。1938年1月,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卡尔逊上校到晋东南考察时,称赞386旅的卓越战略战术是“世界上所仅见”,是“中国最好的一个旅”。1938年3月16日,陈赓指挥了神头岭伏击战。伏击前,陈赓带领大家查看地形,发现公路在山梁上,地形既不适合埋伏隐蔽,也不适合部队展开战斗。陈赓利用了“兵无常势”的辩证法,力排众议,他说,利用敌人也认为地形不适合打伏击的麻痹心理,利用旧工事和附近的山梁做好隐蔽,“独木桥打架,先下手为强”,只要快速、勇猛,就能变不利为有利。干净利落的神头岭伏击战完全按照陈赓的预计展开,激战两个小时,日军在毫无准备中被全部消灭,共歼敌1500余名,缴获、打死骡马600余匹。这是继平型关、广阳伏击战后的又一次大规模伏击战。陈赓指挥的响堂铺战斗被日军作为“更为典型的游击战术”进行研究,香城固“模范的诱伏战”则干净、彻底地歼灭了一个日军加强中队。曾任干部团作战科长的韩振纪分析,陈赓指挥上最突出的特色是大胆果断、机动灵活,善于掌握战况、捕捉战机,从不打死仗。

敢战胜战 勇打硬仗大仗

陈赓率领386旅及后来的太岳纵队和陈谢兵团,打了无数硬仗、恶仗、大仗,越战越勇,连战连捷。面对日军凶残疯狂的扫荡,陈赓率部转战晋、冀、鲁、豫等地区,把游击战、运动战、歼灭战、围困战和正规战创造性地结合起来,粉碎了日军残酷的“扫荡”,打得日军狼奔豕突。战斗中,陈赓总是冲到最前线指挥,有时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多次负伤,左脚腕骨头曾被打断,还多次中毒气。全面抗战最初两年,386旅对敌作战达210多次。陈赓后来说,“没有一天没有战斗,我那时简直打起劲了!”

面对装备精良、数量远胜我军的国民党部队,陈赓时刻保持战略清醒。他在作战经验总结中写道,要强调近战、夜战……要用迂回、包围、分割、穿插、渗透等战术动作。从歼灭胡宗南的“天下第一旅”,到陈谢兵团挺进豫西“牵牛”、洛阳“伏虎”等经典战例,让敌方惊呼“攻城陷地,如入无人之境”;从决战淮海、围歼黄维兵团,再到千里大追歼和抗美援朝,仗越打越大,陈赓的战术也越来越炉火纯青。

歼灭黄维兵团是决胜淮海战役的关键。1948年11月,陈赓指挥18个团为主力,阻击黄维33个团12万兵力。他摸透了这位黄埔一期老同学缺乏实战经验,战术指挥上死板僵化的特点,先在浍河南岸的南坪集“背水一战”展开阻击,后诱敌深入过浍河进行伏击,最后在双堆集实行包围战,历时一个多月,全歼黄维兵团。战斗中,陈赓采用堑壕战术和近迫作业,以战壕对战壕、以地堡对地堡,构筑了纵横交错的堑壕、坑道,逐步紧缩围歼包围圈,既防止了敌人突围,又粉碎了敌人的反击,让部队练熟了阵地攻坚战术。攻坚战斗中,集中全纵队火炮和炸药抛射器(用汽油桶发明的炸药抛射器威力巨大,被敌方称为“没良心炮”)进行重点轰击,再加上部队快速勇猛的攻击,让黄维兵团最终难逃被全歼的命运。堑壕战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又发展成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第15军和第12军利用坑道防御体系在上甘岭战役中经受了世界战争史上最猛烈火力的考验,使敌军伤亡2.5万人,付出惨重代价。

在打完淮海战役后,陈赓对参谋们说,从此长江以北我们无仗可打了,过了长江是大追击战。不久,陈赓又率领第四兵团展开8000多公里的千里大追歼战斗,粤桂边大围歼、滇南追歼战等战役,把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作战施展得淋漓尽致。

(来源:《学习时报》)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