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你是否还记得?青海曾有个英雄叫门合

2021-05-14 10:32:22 来源:

 

 

 

门合夫人张凤英和子女合影照。(从右至左依次是门青仓、门青宝、门小青、门小玲)

□阴汉武

往事如烟,时光总是匆匆,太匆匆。随着时间的飞逝,门合,在新中国历史上曾响亮一时的名字 ,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门合的故事被画成连环画

记得我小时候,大约六岁左右的样子,在西宁人民公园里,奶奶指着公园里的宣传画说,这都是宣传英雄门合的宣传画。在我小学一二年级时,语文课本的封面都是英雄门合舍身扑向炸药的悲壮画卷。

对于“60后”的我,可以说是听着歌颂英雄门合的赞歌,翻着门合连环画成长起来的。在上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全国掀起了向门合同志学习的热潮。英雄门合的英勇事迹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门合这个名字,对于现在的人,特别是对一些年轻人来说,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了。门合曾经是和黄继光、雷锋、王杰、王进喜、焦裕禄齐名的英雄人物。英雄门合,也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唯一一个获得“无限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好干部”称号的干部。

门合是河北省涞源县南上屯村人,1928年11月出生,1948年参军入伍,生前任青海省军区某部独立四团(1983年整编后为武警青海总队第四支队)二营(二大队)副教导员兼任巴仓农场革委会主任。

1967年9月5日上午,在装制防雹土火箭的场地上,门合和巴仓农场的27名工人正在一起装炸药,突然,一个土火箭冒起了烟雾,眼看危险就要发生,门合大喊一声:“快卧倒!”然后一个箭步扑了上去!“轰”的一声巨响,土火箭爆炸了,大家先后从现场浓烟中摸索出来,唯独没有见到门合。获救的人不顾伤痛,三次冲入呛人的烟火中,终于在墙角下找到了门合。39岁的门合同志不幸牺牲,而在场的27名阶级兄弟安然无恙。

53年前,即1968年4月23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门合荣誉称号,原兰州军区党委给他追记一等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发出“向门合同志学习”的命令。同年6月,门合被追授“无限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好干部”光荣称号,英雄门合的事迹,传遍了雪域高原、大江南北。

广大文艺工作者通过宣传画、海报、小人书等形式,掀起了宣传“无限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好干部——门合”的英雄事迹的浪潮,出版了中英文版连环画,大量印刷了宣传画,创作了歌唱英雄门合的歌曲《无限忠于毛主席》等。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969年元月出版的8位英雄模范人物套色版画,每套8张,画中人物分别为焦裕禄、雷锋、王杰、刘英俊、蔡永祥、欧阳海、门合、麦贤德。

1969年8月1日,有一套纪念章既是为学习门合而制作,也是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42周年而制。“向门合同志学习”三枚成套纪念章,均为铝质版,正中镌有毛泽东军装浮雕头像,背景和文字各不相同,分别刻有“向门合同志学习”的文字,绘有长城、军舰等图案,背面统一铸有“向解放军同志学习、向解放军同志致敬”的铭文。

门合同志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赞歌,在当时响彻华夏大地,甚至远播到了世界各地。

1982年11月,我应征入伍来到中国第一枚原子弹研制基地——221厂的警卫团,成了部队的一名新闻报道员。这才知道,我们这支守卫军工厂的警卫部队是青海省军区某部独立四团,是英雄门合生前生活、战斗过的英雄部队。“门合先进团”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团队,曾参加过著名的辽沈、平津战役,战事结束后,担负天津市委市政府机关的警卫任务。1958年8月奉原总参谋部警备部命令调入青海,先后在海南藏族自治州、海北藏族自治州担负看押、看守、守卫、守护为主的内卫勤务。1976年4月,全团从分散的值勤点整体调防海晏县,接替第六团担负守卫、守护任务。

我们驻守的221厂的警卫团营区,有的高山哨所海拔在4000多米,平均海拔3300多米,这里自然环境恶劣,春季干旱多风,夏季紫外线灼人,冬季滴水成冰。警卫部队除海晏县城上的机炮连(机炮中队)、一连(一中队)、特务连(特务中队)三个连(中队)外,其余三连(三中队)、四连(四中队)、七连(七中队)、八连(八中队)、九连(九中队)几个连(中队)都驻扎在厂区。那时,被官兵称为“夹皮沟”的二营五连(五中队),是门合生前连队(中队),还有六连(六中队)、七连(七中队),包括二营营部(大队队部)都驻扎在大山深处,当时还喂养着战马。

每当采写重大动态消息,我都要在背景材料中交代:英雄门合生前团(支队),英雄门合生前营(大队),英雄门合生前连(中队),各类报纸都会原封不动地刊登。战友们都以有英雄战友门合为荣,对党忠诚,为国家、为人民无私奉献的门合精神,激励了一代代军人。

驻扎221厂外围荒山野岭的2号、3号、4号、5号四个哨所,离团部最远的有80多公里,最近的有30多公里,每个哨所驻守一个排(分队)或一个班。哨所吃水全靠团部(支队)水车送。遇到雨雪天,汽车轮胎挂上防滑链也上不了山,当哨所的贮存水用完后,战士们就用脸盆接雨水,或铲雪化水,解决吃水问题。

每逢下基层连队(中队)采访,看到有的战士手背因冻伤布满了深深的冻疮,有的战士因紫外线照射而灼伤的“高原红”面孔,我特别心疼、心酸。在这里,战士们在站岗、巡逻和训练中,手脚被冻伤是常有的事,一些有高原反应的战友头疼脑胀、呕吐不止、食欲不振,长期在高寒地带生活,官兵们有的指甲凹陷了,有的头发脱落了,有的心室增大了,但战士们吃苦不言苦,他们憨厚的笑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在3号哨所采访时,听说一位排长有一次巡逻时,遇上暴雪。豆瓣大的雪片刮到脸上,眼睛都睁不开,这位排长不慎滑进山沟,等战友们将他救出回到哨所后,因结了冰,大头鞋无法脱下来,好心的战士提来一桶热水让他泡脚,不一会儿,冻冰溶化了,鞋也脱下了,但他双脚的脚趾头却齐刷刷地断掉了,送到医院后也没接上。后来,战友们才知道,手脚冻冰了只能用冷水浸泡,不能用热水。

沿着英雄的足迹前进

在部队的几年间,我采写了许多普通官兵以英雄门合为榜样,干一行,爱一行,忠于人民,忠于党,在平凡的军营里无私奉献的先进模范。

像武警青海总队直属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郑高龙勇排险弹救战友的故事。那是1983年12月25日下午,总队直属新兵中队进行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当新战士王平上场时,由于他是左手操作,加上精神过度紧张,将拉了弦的手榴弹脱手后,丢在离他只有一米远的左前方。手榴弹冒着白烟,王平吓得不知所措。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站在王平身后右侧的郑高龙大喊一声:“卧倒!”站在王平右侧的一排长范福群,则一把将王平推进了身后的预备掩体里。郑高龙左脚向前猛跨了一步,右手迅速捡起地上冒着白烟的手榴弹扔了出去。在此瞬间,郑高龙闪电般地躲进了掩体,手榴弹在空中爆炸了,在场的战士都安然无恙。事后,每当王平回想起这件事,禁不住从内心感激中队长。随后,直属大队给郑高龙记了三等功,为他颁发了一枚三等功的奖章。

1984年5月7日这天上午8点30分左右,海晏县尕海村农民颜世新驾着骡车去砖瓦厂拉砖,途经县酒厂,骡子受惊,撒开四蹄狂奔起来,颜世新被颠下了车,周围群众见状高喊:“骡子惊了,快拦住!”那骡子听到喊声越跑越快,路边的几个行人上前拦截,但都没有成功。此时,刚从哨所出来的一中队战士贺宝建发现后,骑自行车迅速赶到惊骡面前,没想到那惊骡见前面有人,掉转头又向另一条路冲去,这条公路上恰好有30多名行走的工人。这时,去训练场的战士刘永峰、赵维强像从天而降的神兵,奋勇向前,两人同时抓住了骡子缰绳,用力往回拉,边拉边喊:“快闪开!”但骑自行车的工人因逆风没听见喊声。情况万分危急,他们急中生智,猛地抓住骡子的笼头,凭着全身力气,把车子向一旁的草滩上引去,两人因用力过度,又因急转弯都跌倒了,惊骡拉着他俩继续狂奔,他俩的衣服磨烂了,皮肤磨破了,但自始至终没有撒手,终于,惊骡慢慢停了下来,骡车的主人和在场的群众见此情形感动得热泪盈眶,他们纷纷称赞武警战士刘永锋、赵维强、贺宝建是“活着的李云”。

武警青海总队第四支队战士夏友海在训练中,背上擦掉了一块皮,他不喊疼、不叫累,贴上膏药照常训练,在大比武中受到了武警总队首长的称赞;战士刘德辉突遇幼女悬吊桥沿,飞步救险的故事在官兵中争相传阅;共青团员樊启平努力钻研烹调技术,回家探亲的十五天时间,有七天是在餐馆里度过的,他短时间掌握了洗、切、揉、炒、蒸、煮等基本功,并熟练地做出40多种美味的饭菜,荣立了三等功;老战士刘维民是通讯班的,他利用自学的无线电修理技术,义务为驻地海晏县三角城附近的群众维修家电,大家都高兴地伸着大拇指说:“没有金珠玛米(藏语解放军的意思),收音机就没有声音,没有金珠玛米,就没有我们的幸福生活,金珠玛米好,金珠玛米刘同志好。”

我还写了武警青海总队第四支队后勤缝补工陈善文,他胸怀一颗为兵服务的心,在平凡的岗位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此外,我还大量记叙了一些默默无闻、热心助人的高原军人和连队、哨所中的普通官兵。

辽阔的金银滩草原,这神奇的地方,曾记录了我们激情燃烧的军旅生涯,曾锻炼了我们的坚强意志,也曾书写了我们青春的美好诗章。

英雄后人今何在

多年来,我十分注重搜集英雄门合的有关资料 ,也曾经打听过门合子女的境况。今年已经64岁的门小青,在父亲门合牺牲那年,她才9岁,她说,父亲总是忙于工作,即便是到了晚上,也会在战士们熟睡后,小心翼翼地点起一盏煤油灯,为他们缝补破了的衣裤和袜子;那时战士们的家庭普遍都不富裕,父亲就瞒着他们,把自己的积蓄邮寄给他们的家属……在门小青看来,爱兵如子是父亲最真实的写照。

我了解到,门合同志牺牲后,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了他的妻子张凤英的肩膀上。门合牺牲那年,张凤英37岁。4个孩子,老大是女儿,叫门小青,老二是儿子,叫门青仓,当时5岁;老三是女儿门小玲,两岁半;老四是儿子门青保,出生才一个半月。门合牺牲时,在他的衣兜里找出了六块钱,这是门合同志留给妻儿的全部积蓄。

门合牺牲时,他的父亲还健在。组织上给了300元抚恤金,张凤英一分钱也没要,都交给了门合的父亲。张凤英想:虽然自己拉扯几个孩子不容易,但门合牺牲,会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人家更加悲伤,给他点钱也算是个安慰。

门合去世后,张凤英全家在青海居住了几年,后来她不想再给部队添麻烦,便举家搬回了老家河北涞源。

刚回去那几年,张凤英全家住的那几间房子年久失修,雨下得大一点就到处漏雨。县里每年冬天都给他们拉点烤火煤,每月有20元生活费,孩子们读书免费。张凤英还被选为党的十大、十一大代表,到北京开过几次会。

据门小青回忆,有一年家里来了两名军人,给他们买了一台冰柜,记者也来采访过,那时家里确实很困难,他们就把情况登报了。原北京军区的一位退休干部把这篇报道转给了青海省军区。从那以后,连着有五六年,每年年底家里都会收到500元汇款,最多的一年有5000元。

我了解到,武警青海总队第四支队门合生前的三位战友,曾专程到门合家看望过门合的家属,看到门合家人生活清苦,都落泪了。他们买了一台十四寸彩电,一台洗衣机,一床被子、两个暖瓶,送到了张凤英的手中。

门合的大女儿门小青在地方铁路部门上班,因单位不景气,两口子都下岗了;大儿子门青仓在当地粮食局工作,儿媳妇也下岗了;小女儿门小玲的丈夫在1992年遇到车祸去世,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生活;小儿子门青保工资也不高。

几十年来,门合的儿女们尽管生活艰辛,但从未向组织上提出过任何要求。

令人欣慰的是,继河北省涞源县城的父老乡亲为纪念英雄门合,修建了门合纪念馆之后,2018年,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也投资了165万元,修建了英雄门合纪念馆,占地面积680平方米,添加展品300余件,使门合精神的传承有了物质载体。

今天,每一位走进门合纪念馆前来瞻仰英雄的人,都被英雄的事迹感动。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级党员干部,在这里接受了深刻的党性教育和思想洗礼。特别是近几年,从全国十多个省区赶来的门合生前所在部队的近百名战友,自发聚集起来,先后在陕西西安、富平,甘肃平凉,青海贵南等地多次成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门合事迹座谈会。座谈会期间,门合生前老战友及所救群众代表向门合雕像献鲜花、敬礼,与参加活动的党员一起重温入党誓词。

曾任武警青海总队第四支队副政治委员的马正龙,曾在门合英雄连队(中队)担任指导员,他说,门合精神是青海各族人民的骄傲,更是贵南各族人民的骄傲,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学习的榜样,要学习门合同志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爱人民军队的革命精神,我们要继承英雄遗志,踏着英雄的足迹,扎根高原、奉献高原、建功立业。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英雄门合牺牲距今已有54年了,但门合同志的英雄壮举曾经激励过国人,也感动着一代又一代解放军指战员,从而继续书写着门合的事迹,传承着门合的精神。

在青海贵南门合纪念馆中,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对一切为党、为国家、为人民作出奉献和牺牲的英雄模范人物,我们都要发扬他们的精神,从他们身上汲取奋发的力量,共同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顽强奋斗、艰苦奋斗、不懈奋斗。

面对新时代,面临新使命,唯有脚踏实地自我砥砺,传承英雄基因,培塑英雄胆略,才能在“那一天来临时”,展现出新时代军人的英雄本色。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对为国牺牲、为民牺牲的英雄烈士,我们要永远怀念他们,给予他们极大的荣誉和敬仰。”门合,在共和国历史上曾响亮一时的名字,人民不会忘记,历史更不该遗忘。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