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明代青绿山水人物壁画的挽歌

——海东市乐都区瞿昙寺壁画赏析(上)
2021-11-05 11:12:38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李积霖

在高耸入云、云烟氤氲的乐都峰顶,在层峦叠嶂、绵延千里的群山之中,在流水潺潺、迂回曲折的瞿昙河畔,在文化底蕴深厚、英才辈出的高原乐都,有一个神话般令人神往而敬畏的地方,那就是有着“高原小故宫”美誉的瞿昙寺。

我有幸生于乐都这片神奇的沾满墨香的土地,仿佛举头可以亲吻到碧蓝如洗的苍穹,举手可触摸到熠熠生辉的繁星和月亮。

自然和谐之地上的古寺

这里有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有白雪皑皑的乐都南山最高峰照壁山,有淳朴善良,手捧哈达的藏族同胞。这里的深邃令人难以揣摩,美丽得令人心动痴迷。

这里有古色古香独特的明代建筑,仿佛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能带你穿越时空,追溯到悠远的大明王朝。那是一种无以言表的感觉。这里的美丽令你心神摇曳,令你迷失自我,流连忘返。

瞿昙寺的建筑、瞿昙寺壁画彰显了高原之美、乐都之美、自然与文化结合之美。仿佛一只无形之手牵着你走近它,让你读懂它、珍惜它、热爱它。

瞿昙寺是一座明代初年修建的藏传佛教寺院,位于乐都区境内距县城25公里的瞿昙镇,寺院选建在雄浑而清幽的风水宝地,沿着南向偏东的轴线布局,西北靠罗汉山,东南临瞿昙河,河的南岸是梯田层叠的凤凰山。

瞿昙寺山环水抱,随势而起。隔河遥对的照壁山凤凰山“俯首来朝”,远可眺望南山积雪之景,近可聆听潺潺流水之声,同自然环境默契和谐地融成一个整体。

寺院原来围有土城墙,形势险固,由于朝代的更迭和时光的流逝,目前仅存残垣断壁。

独树一帜的建筑群

瞿昙寺由前院、中院、后院三个院落组成,并处在一条中轴线上。

从山门起的中轴线上,依次为山门、金刚殿、瞿昙殿、宝光殿、隆国殿等大型宫殿式建筑,两侧对称地修建有御碑亭、小钟鼓楼、回廊、宝塔、配殿、经堂、大钟鼓楼等。其中,前区基本上呈汉地佛寺“伽蓝七堂”格局。后区巍峨壮观,凸显于全寺的隆国殿,两翼有呈向上朝拱之势连缀抄手斜廊,又兼顾了藏传佛殿设立的右绕回廊制度,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明代建筑格局,开创了融合汉式建筑元素和藏传佛殿风格的先河。

瞿昙寺还有造型端庄的大钟楼和大鼓楼对峙左右,很明显是仿自明代北京紫禁城的奉天殿(太和殿)和两翼抄手斜廊以及文楼(体仁阁)、武楼(弘义阁)的布局意象。因为瞿昙寺总体结构布局与北京故宫的总体结构布局和建筑风格方面非常相似,故又被称为“小故宫”。

瞿昙寺保存完好的建筑遗存,包括风水朝向、走廊院落、建筑壁画、石雕艺术、御碑布局等,为我国宗教、历代美术、文物和明代建筑史等进一步研究留下了具有重要价值的史料,也成了今天青海引以为自豪的观光旅游胜地。

在瞿昙寺随处可见的砖雕、木雕,好像在向你诉说600多年前的风云变幻。这里的建筑与壁画均充分展示了汉藏艺术结合的特点。

壁画艺术奇葩“花开”乐都

瞿昙寺又是一所宗教文化和艺术荟萃的宝库,是明代壁画形式表现佛教艺术的巅峰之作,也是目前整个西北地区保存最为完整和典型的明代汉藏艺术完美融合的代表性作品。它又处于汉藏文化交流的前沿地区,所以对明代以后汉藏文化交流的融合起着重要作用。这也是极其宝贵的一笔非物质文化遗产。

说起壁画,我们很自然就会想到敦煌。敦煌的壁画止于元代,而元代以后的明清壁画,对于西北地区来说,无论从规模还是艺术水准而言,瞿昙寺壁画都堪称其首。所以说瞿昙寺壁画是研究明代青绿山水人物画不可多得的艺术资料。

瞿昙寺也被称为高原的“莫高窟”。这里的巨幅彩色壁画为明清两代宫廷画师所作,是瞿昙寺的艺术瑰宝。它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的明清壁画,寺内呈向上朝拱之势连缀抄手斜廊壁画内容丰富多样,南起金刚殿,北至隆国殿以及中轴线两侧的78间回廊的墙壁上都布满了壁画,现存壁画总面积达400多平方米,题材内容多为佛传故事,从释迦牟尼降生到圆寂的传说为主,以类似连环画的形式进行画面安排,从净居天子为护明菩萨选择投生之处到五百力士移石经,共计15段故事。在瞿昙殿藏经阁内,还绘有汉式僧人,三世殿中有千手观音等。而熊面、鸟面护法及汉式僧人护法则布局在大鼓楼,隆国殿内有释迦牟尼、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还有喜金刚和密集金刚。隆国殿西抄廊绘有达摩渡江图及众弟子立塔供佛图,大鼓楼北廊绘有天神出行图、携饭食供僧者图等,以及篇幅较大的回廊佛传故事八相图等。

除了与佛教相关的内容,瞿昙寺的壁画还增加了民俗壁画的数量,体现了人间生活的万象,从生老病死到宗教信仰都有涉及。

瞿昙寺呈向上朝拱之势连缀抄手斜廊壁画线条流畅,充满韵律感,色彩浓艳、天衣飘动、漫笔生辉,诸如梵天肃穆,天王威武,金刚刚毅,天女妩媚,婉约生动。

因为瞿昙寺的壁画珍贵、精美,多年来,有虔诚者的顶礼膜拜,有名家的珍爱守护,他们与瞿昙寺壁画结缘在历史年轮的某个交汇点上,在岁月的烟云里,成就了一段段壁画的传奇。

瞿昙寺又是一座悠远而颇具厚重民族文化的寺院,寺内因完美的明清壁画而受世人垂青与关注,殿内壁画绘于大殿的墙上,位于阴暗处,所以保存状态非常好。但如今人们已经见不到壁画前供奉的神态各异的佛像全貌了,因为许多佛像已毁于历朝破坏者,幸运的是,人们还能从精美绝伦的壁画影像中看到它们曾经的模样。

瞿昙寺壁画在经历了600多年的风云变幻后,仍然保持着旺盛的艺术生命力,它多样的艺术风格特点和艺术成就,作为明清时期汉族文化和藏族文化在艺术成就上交流融合的典型代表,是跨文化交际的体现,也是吸收多元化艺术要素的体现,对后世跨地区、多民族文化的传播具有深远而广泛的影响和研究价值。

瞿昙寺壁画的线条之美

瞿昙寺壁画的艺术风格特点主要体现在线条、用色和构图三个方面,线描继承了唐代吴道子以来的线描传统,又结合了辽夏时期的工艺技术,追求线描的统一和谐和起承转合,将铁线描、高古游丝描、行云流水描、钉头鼠尾描结合起来,力求做到每根线条的完美,生动地展示了人物的个性和不同的形象。其用色讲究“随类赋彩”,画面构图上空间疏密得当,表现内容丰富,同时用树木、云朵等增强画面结构。瞿昙寺原有壁画廊51间,现有壁画廊28间,总面积约360平方米,其余壁画已脱落。壁画廊计72间走水厅,面积400平方米,在明代青绿山水人物壁画中可以说是画技最精炼,构思最奇特,堪称艺术之最。

瞿昙寺壁画形象生动、线条提按顿挫,细腻地刻画了人物形象和完整的故事情节。

瞿昙寺壁画构思奇巧、层次分明、栩栩如生、立体感强,富于想象,贯通三界。画面着色牢固,这些壁画虽历经600余年岁月,如今依然色彩鲜艳、光彩夺目,实不可多得。瞿昙寺壁画与敦煌石窟、芮城永乐宫壁画等一样是宝贵的艺术珍品。

瞿昙寺明代壁画以丰富多变、提按顿挫、流畅生动的线条把人物形象、服饰完美地勾画出来,运笔如流水,挥洒自如。把丰富多彩、各式各类的人物刻画得个性十足,栩栩如生。整个壁画为突出宗教内容以描绘人物及场景为中心,作为明代青绿山水和中国人物画的临本则十分恰当。无论是线条的韵律美、构图布局的连续性,或是色彩的厚重感,都使观者为之折服。

早期壁画技法古朴,画面简约,色彩较旧,每段故事都有主题,并赋有一首七言赞诗。制作画壁时先在土坯墙上抹上用土、砂、石灰、草麻调合的泥浆,后涂白底,最后绘画,墙面没有脱落现象。晚期壁画色彩华丽,景物拥挤,一幅画上的人物多达30余人。制作画壁时先在土坯墙上抹一层草泥,再抹一层用石灰、土、草麻调合的泥浆,再涂白底,后作画,现个别地方有石灰泥和草泥剥离现象。

瞿昙寺各殿宇的大小墙面布满彩绘壁画,均为佛像和装饰画,技巧风格各异。此外,在几个小殿堂内,有以喇嘛教为题材的清代壁画也颇为生动。

瞿昙寺壁画所绘多为佛教传说故事,如“叨利天众迎佛升天宫”“护明菩萨在无忧树下降生”“净饭王新城七宝衣履太子体”“龙王迎佛入龙宫”“六宫娱女雾太子归宫”等,不胜枚举。这些佛传故事,不仅寄托着人间与天庭、人与神灵的和谐,而且寄托着人与世间万物的和谐,也体现了当时人们的美好愿望。

瞿昙寺壁画中还有不少世俗装饰画,其中有些楼阁建筑、山石奇树、几案陈设、流云、车马、人物、仪仗等描绘得更是精致细腻。纵观瞿昙寺壁画,画面内容丰富,楼阁宽阔、山石奇特、云树神秘、人物逼真,手段高超。作为明代壁画艺术史中难得的精品,它的艺术特征表现在:瞿昙寺壁画线条高古,不仅具有丰富的表现力,而且在事物质感的表现力上也非常到位。古代画师通过用不同的线描手法,很好地表现了壁画中人物衣物质地、形制的区别,用各种线描手法很好地表现了人物的身份和地位的差异。比如《叨利天众迎佛升天宫图》中有四个人物,其中跪地的两人用了钉头鼠尾描来表现衣褶的线条纹路,强调用笔的提按顿挫,强调衣服布料厚重感;而另外站着的两个人物的衣着表现,则用铁线描的方法,突出丝质布料的轻柔、细密、华贵、飘逸的特点,能穿得起这种布料的自然不是平民阶级,而是上层贵族,自然而然地凸显了人物身份。同时,在人物的服饰表现中,古代画师非常在意衣纹与人体结构之间的关系,除了注重衣饰纹路与人体肢体行动上的贴合,更注重人物本身骨和肉的结合,这与唐代人物画的表现方法如出一辙。壁画中的降魔护法怒目圆睁,赤裸着上身,肌肉隆起,脚下踏着妖魔。其整体造型威严庄重,肌肉线条刚劲有力,带有力拔千钧的气势。人物的身体躯干被刻画得栩栩如生,仿佛就要从壁画中出来一样。

同时,追求肢体运动形成的衣纹变化,这也是明代宫廷画师高超的表现技法。在线条的整体分布表现上,古代画师表现衣物的质地用密集的线条来体现,但是在衣饰上却留出大片空白。这也是瞿昙寺壁画有别于其他壁画的地方。

瞿昙寺壁画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用树木、云朵等增强画面结构,以常用的晕染手法画云,无论是人物周围缭绕的大片卷祥云还是奇异的古树,其位置高低错落,增加了画面的纵深感和情节表现力。例如《释迦摩尼讲经说法图》中,佛陀枷跌坐在正中,迦叶和阿难分列两侧的壁面中用一棵无忧树在画面中央进行分割,天空中大片祥云层层缭绕,地面则用大片的石绿色来渲染,营造出庄重、古朴和舞台一样丰富而错落有致的场景效果,既拓宽了画面空间感,又增强了画面的立体感和纵深感。

瞿昙寺壁画画面构图疏密得当,佛殿内壁画人物数量众多,内容丰富,情节繁杂,但画面整体构图却非常完整协调,主次有序、繁而不乱。在艺术表现上,则通过人物大小的相互映衬,动与静的对立、密与疏的对比来突出主题,比如壁画中说法的佛祖被绘制得相对较大,周围衬以诸多小而密的千佛、弟子等。其目的是为了突出正中庄严沉稳的佛祖形象,在画面主题周围绘制了姿态生动多样的飞天和乐舞,以动衬静,做到主次有序。在人物众多的“水陆画”一类中,将梵天、帝后等重点人物放在中间,其他人物前后簇拥,分层放置,人物比例安排恰当合理,不同层次之间则以祥云作为隔断,给人以场面宏大且震人心魄的感觉。

此外,瞿昙寺壁画还有一个突出特点:一方面宏大的构图达到了壁画装饰性、连续性的要求,做到了画面充实盈满,整个廊壁不留空白;另一方面散点式的壁画构图布局体现出恢弘的场景,表现了古代画师的严谨构思和巧妙设计。

因为瞿昙寺壁画中绘制的是佛教故事,一般是由多个故事和多个情节组合而成。为了其连贯性考虑,在同一个画面中表现不同时空中的人、事、物,有“异时同画”之创意。壁画构思精巧、层次分明,故事情节生动,让人恍入画中。这种“异时同画”和多幅画面中同一人物多在横向距离较长的墙壁上如连环画一样徐徐展开,正是瞿昙寺壁画在明代壁画中的一个创举。其视觉效果是不言而喻的。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