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喇家遗址的记忆

2022-02-28 10:10:10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喇家遗址 董英武 摄

□李积霖

一块古碑,一定有一段历史文化渊源;一处古遗,承载着远古的梦幻;一件文物,能唤醒千年的记忆。

应朋友之约我又一次来到了喇家遗址,这次又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受。聆听远古的呼唤,揭开尘封的记忆,仿佛走进了原始部落,走进了四千年前那一个个最原始的茅草棚,走进了那黄土地带窑洞式史前人类的土穴建筑……

从大量出土的文物来看,喇家遗址主要为齐家文化中晚期遗存,遗址内分布着庙底沟时期、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到辛店文化等多种类型的史前时期与青铜时代的古文化遗址。它是一处新石器时代的巨大聚落,抑或是一个遥远的部落王国。尤其是发掘出的非自然性、突发灾难事件而死亡的群体人骨遗骸,揭示出前所未有的齐家文化时期的灾难,是我国考古学上的重大发现,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我国唯一一处大型灾难遗址,2001年被史学界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据发现的面条和人工培育的苜蓿来分析,它以种植业(粟)为主要经济来源,有发达的制陶、制石、制骨等手工业,更有制作精美玉器的作坊。玉料的来源除附近的玉矿外,更有来自遥远的祁连玉、昆仑玉、和田羊脂玉等,可见丝绸之路的商贸活动早在四千年前就已经很发达。

喇家遗址距青海省西宁市200多公里,距甘肃省临夏市100公里。著名的“临津古渡”就在遗址西南7公里处,亦名“官亭渡口”,是历史上连接两地的要津。遗址北倚拉脊山,南临黄河,东邻中川乡朱家村和王石沟村,西连官亭镇鲍家村,遗址恰在官厅盆地的中间。这里不仅有山水之灵蕴,还有人文之厚重。

站在遗址旁,我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一位坚韧勤劳的年长女性,引领一群身穿兽皮树叶的人们围坐在火堆旁,或交流耕种的体验和狩猎的感受,或食用半生不熟的食物,或磨砺手中的原始劳动工具。远处一团团篝火缕缕升起,火光映红部落男人们的皮肤、脸膛和结实的身躯。几个孩童围观左右,聆听长者们的交谈。母系氏族家庭气氛十分的融洽和谐,从昏暗的窑洞式建筑里传来部落先民们喜悦的笑声……突然,天空暗了下来,上空乌云密布,在遥远的天际边,随着一道道闪电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雷鸣声。这时狂风四起,地动山摇,地震夹着山洪随之倾泻而下……

这是距今约四千年前的一场突发地震和洪水双重灾害袭击,由于死亡之时突遇无法抗拒的灾难,他们的遗骸姿态各异,有的曲肢侧卧,有的匍匐于地,有的上肢牵连,有的跪踞在地。在灾难突然降临时,母亲守护孩子乞求上苍救助的神态遗存,更是穿越历史时空令人动容。

遗址中出现了大量地震喷砂、地裂缝,因地震导致了地层塌陷、错位、起伏等,以及窑洞建筑和墓葬的变形、坍塌、错缝、开裂等。根据有关专家的鉴定分析,在喇家遗址出土的面条状遗存是小米做成的面条。由于喇家遗址的年代距今约四千年左右,这是发现迄今最早的面条遗存。喇家遗址的聚落布局以及发现的丰富的文化遗物,对研究齐家文化的社会形态乃至中国文明的起源等课题具有重大意义。

大西北荒芜田野里隐藏着璀璨的华夏文明之源。我们置身于喇家遗址,万种假设和想象涌上了心头。古老的史前人类享受着自然之风和原始古朴民俗的场景,似乎在传递原始部落的风土人情,蕴含着人类的劳动智慧,渗透着人类祖先的历史发展印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先民们在黄河里嬉戏,滔滔水流不停地冲刷黝黑健康的皮肤和劳动的汗水,留下的是历史潮汐奔涌……

夕阳下,祖先们扛着劳动工具行走在黄河边上,人类生命在这里不断地延续着、传递着,每个窑洞里都散发着烟火气息……我仿佛看见一位年长者,手拿神圣的权杖向硕大的铜钟敲去,“咚咚”声中,人们一起欢呼,悠扬的声音在黄河上游回荡……

这是远古的呼唤,还是人类的呐喊?这是劳动的号角,还是大自然的放歌?

黄河水静止了,山风不刮了,大自然之神在注视眼前这群人,注视炎黄子孙和历史的缔造者。我又仔细看着喇家遗址馆仿筑先人的窑洞,复原陈列着仿制的陶片,一处处夹杂石灰的土层,从埋藏到发掘,从考古到保护,烧制出古文明,还原的历史遗迹见证了齐家文化中晚期的辉煌。

离开喇家遗址,我从远古又回到了现实。当我看着周围村庄道路交织、绿树成荫,处处焕发着繁花似锦的当代盛世,我仿佛看到了三川妇女穿着绯红色百褶裙,为盛大的“纳顿节”翩翩起舞……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