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小月氏,消失的骊靬“古罗马军团”

亚历山大东征和秦的崛起
2022-03-11 09:55:11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国征服希腊各邦。公元前334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率军进攻波斯,开始了亚历山大东征。公元前329年春,亚历山大穿越兴都库什山,公元前327年夏,他被富庶的印度河流域所吸引,离开巴克特里亚,率兵约3万人沿考芬河(今喀布尔河)经开伯尔山口侵入印度河上游地区。亚历山大通过远征而形成欧亚非三洲一体的希腊化世界,这只是印欧人无数次向东扩张中的一次。古代世界的印欧人用数次大规模扩散,建立了今人如数家珍的文明版图。吐火罗人却是这些先民中最早扩散的那一批。每一波印欧人扩散,都会带来技术的提升。至于本身就过着半农半牧生活的吐火罗人,也摇身一变成为了善于使用骑兵的大月氏人。希腊与东方文化直接交流融合的结果,为接触希腊文化的秦崛起带来了契机,这就是我们在秦始皇陵陪葬坑中见到的46件彩绘青铜水禽和极为壮观的兵马俑(雕塑)军阵。

阻拦印欧人的羌人 和分裂的月氏人

能够阻拦印欧人包括月氏人的只有羌人。在夏代及其以前的相当一段时间内,青甘川一直是羌人活动的地区。羌族作为西部的重要部族,在距今约三四千年,当印欧人大量涌入新疆一带,幸亏有青甘川羌人的大发展,才有力地阻挡了东迁和扩张的印欧人。印欧人带来了金属器、文字、马和车,当然受印欧人文明熏染的羌人也成为亚洲东部的强人,他们也成功地对抗了月氏人。进入西汉,绵延数代的汉匈战争,使得月氏人在崛起的匈奴袭扰下崩溃。公元前174年,匈奴老上单于立,不久又大败月氏,杀其王,以其头为饮器。月氏大多数部众遂西迁至伊犁河流域及伊塞克湖附近。当汉史张骞邀请他们回河西故地去做天朝的藩属时,遭到断然拒绝。

公元前1世纪初叶,大月氏又征服阿姆河南的希腊化的大夏。至公元初,五部歙侯中贵霜独大,建立贵霜帝国。贵霜帝国鼎盛时期控制了东至吐鲁番盆地,南到印度恒河流域,北抵阿姆河流域广阔疆域。从这个角度讲,除了那些继续生活在蒙古高原与河西走廊的吐火罗系后裔,贵霜帝国也算是完成了月氏人的王朝复兴。

“依诸羌居止”的小月氏

在部分月氏人随着贵族们远遁后,还有数目可观的部族选择留在原地。《后汉书·西羌传》介绍了生活在河湟流域的小月氏。由于遭到匈奴的攻击,大部分或者说主体已西迁。班固的《汉书》中说“乌孙民有塞种、大月氏种”,而少数没有西迁的月氏人进入祁连山南麓与羌人杂居,称为小月支。由于其“依诸羌居止”,他们有明显的羌化倾向,饮食语言略与羌同,其大部落有7支,胜兵有9000多人。后接受护羌校尉邓训招抚,邓训从其中选了数百人,主要是年轻勇敢者,加以训练,称之为“义从胡”。《汉书·赵充国传》记载了神爵元年(公元前60年)小月氏部落帮助汉朝平定羌人叛乱,“长水校尉富昌,酒泉侯奉世将婼、月氏兵四千人,亡虏万二千人”。《后汉书·窦融传》也记载,光武帝建武八年(公元32年),率军征讨隗嚣,窦融率数万军队帮助攻打隗嚣,窦融率领五郡太守以及羌族、小月氏等步骑兵数万人、辎重车五千余辆,和刘秀的大军会合。窦宪大破北匈奴,月氏人由南匈奴单于屯屠何统领。董卓为破虏将军,也是在镇压羌胡中迅速发展起来的,其帐下聚集、收留、招降了大批“湟中义从及秦胡兵”。董卓借助小月氏等西羌月氏兵,成为东汉末年战斗力最强的军阀。

遗落东方的“古罗马军团”

在中国古代史书中,月氏被称为析支、寓氏或寓知。《史记·夏本纪》说“织皮昆仑、析支、渠搜,西戎即序。”其中的析支,就是指月氏。《逸周书·王会》:“禺氏騊駼。”《管子》:“禺氏之玉。”这是指禺氏即月氏向周天子朝贡马和玉之事。《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己亥至于焉居禺知之平”。焉居,就是“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的祁连山支脉的焉支山。今天在焉支山北,有一个传说中的“罗马村”永昌县者来寨村骊靬古城,这里的人长着一副高鼻梁、黄头发、蓝眼睛等西方人的面孔,曾一度被认为是西汉安置古罗马战俘之城,而考古学家推翻了这个推论,认为他们极有可能就是月氏西迁后留居的小月氏人。

历史上的小月氏人或躲避在祁连南山,融入西羌,或被汉族军阀裹挟到了内地,割据西凉的韩遂、马腾,帐下亦是有较多的西羌月氏兵。一个曾是董卓女婿牛辅的家奴,名为支胡赤儿的月氏男子后来还设计杀了牛辅,并且把牛辅的头砍下来送到了长安。《晋书·石勒载记》记录了两个月氏武将,一个叫支雄,一个叫支屈六,他们早年跟随羯族(归属匈奴别部的小月氏被称为卢水胡)石勒起兵,名列“十八骑”。他们可以看作是最后的“古罗马兵团”。融入羌部落的那批小月氏人,《魏略》称其为羌虏,在强势的慕容、拓跋、乙弗等鲜卑族大规模南迁青海后,成为鲜卑族尤其是吐谷浑的一部分。到唐代融入吐蕃,大胆猜想一下,苏毗、白兰和今天高大帅气的康巴人血统中有没有他的基因?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