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一万字读懂土族文化(上)

2022-03-25 09:39:24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本版图片均由青茉莉 摄

□王伟章

世界上最长的节日

天刚蒙蒙亮,残星闭上昏昏欲睡的眼睛渐渐隐去了,东方天际抹上了一层鱼肚白,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三川地区的宋家村便热闹起来,村里的老老少少穿戴整齐,聚拢到村口,手执燃香和在小树枝尖上挂着的宝盖钱粮,静静等待本村请神队伍的到来。

远远地听见锣声,看见山坳里闪现出几个亮点,忽明忽暗,在山路上飘动。不大一会儿,一人执一把燃香,一人执一面铜锣,二人各执一面大旗,四人抬着从吴张家二郎神庙请来的神轿出现在人们面前。

神轿到达村口,人群一阵骚动。神轿开始接受人群的叩拜,人们焚化宝盖钱粮,燃放爆竹,在一片香烟弥漫中,被接进事前安排好的会场,安放在帐房神案上。神轿共有三座,神轿的排列位置由身份决定,左大右小,中间尊贵。左侧安放着鄂家庙神洪石宝山威灵摩竭龙王神轿,右侧安放宋家庙神洪石宝山威灵摩竭龙王神轿,二郎神神轿被安放在中间位置。

接神人员略作休整后,约十时许,牌头开始集合会手队伍。此时,会手们穿戴一新。老人们头戴礼帽,身上穿白绸长袍外套下搭黑色长袖衫,胸前悬挂着精致的刺绣扇盒,黑色绑腿紧扎裤脚,脚穿新制布鞋,左手拿着各式各样的物件,或执兵器,或持小三角旗,或执笛、箫等乐器,而右手统一执纸扇,显得神采奕奕。鼓手们头戴草帽,帽顶点缀鲜花、钱粮,身穿白衬衣、黑色马甲,一只手斜罩右边,腰系各色彩带,方便左手扶鼓,右手挥击;锣手的打扮,头带类似清朝士兵的红缨帽,身穿较深色长袍,腰系一条彩色绫条;中年旗手头戴挂饰鲜花、钱粮的礼帽或草帽,身穿长袍,左手执大旗,右手执扇或柳梢;儿童旗手也同样戴礼帽、穿长袍,左手执旗,右手执扇或柳梢,在肃穆的队伍中充满了童趣。

队伍按照从老到少的顺序,两列纵队集合成型。在牌头的带领下,开始紧张地演练舞蹈动作,空气中弥漫着喜庆的味道。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远处又传来一阵锣鼓声,原来是鄂家上百人会手队伍正向宋家会场徐徐而来,远望大旗迎风猎猎,锣鼓声阵阵,犹如一支古代征战的军队。

待鄂家会手进入宋家地界时,宋家整顿队伍前去迎接。两支会手队伍相遇,客队鄂家将引路的神轿暂时放置地面上,两队中的老者焚化香表、酒奠、叩首、相互致意后,起轿,锣鼓声大作。主队宋家会手分列两边,客队从中间边舞边向前穿行,向会场前进,气氛由此点燃。

举会那天,会手们在清晨就要集合在会场上,以年龄大小为序排列。会前,在身着长袍、手执彩旗和扇子的会头的带领下,会手们敲锣打鼓,擎着彩旗,前往村口迎接外村的会手。两村汇合后,便相互道吉祥,敬酒点烟,载歌载舞进入会场。会手舞为开场节目,是由数十至数百人参加的群众性集体舞。在声声鞭炮轰鸣中,鼓乐喧天,会手们开始表演富有民族特色的舞蹈。

纳顿活动以舞蹈和戏剧表演为主。《庄稼其》表现了老农教子种庄稼、学习生产技术的过程,宣扬了以农为本的精神。演员头戴面具,不唱不说,只用娴熟传神的动作表达舞蹈内容,其情节完整,人物性格鲜明,幽默诙谐,又具有教育意义,集中反映了土族人民对农业的重视。《五官舞》展现土司接受中央王朝封授的情景,一些村落还演出三国戏《三将》《五将》《关王》等。

最精彩的要数最后表演的舞蹈节目《杀虎将》。跳舞的是土族人民英雄祖先的化身,他身着长袍,手挥宝剑,勇敢地和老虎搏斗,最终杀死了老虎。该舞蹈动作原始,风格粗犷,反映了这个民族勇于与大自然抗争的精神和对生活的乐观信念,充满了浪漫主义的神话色彩。

三川纳顿从农历七月十二下川宋家村开始,到农历九月十五结束,由下川到中川,再到上川,一个村接着一个村传递,人们请出本方神像,载歌载舞,祭祀神灵,欢庆丰收。历时近两个月,场面隆重,被人们称为“世界上最长的狂欢节”。纳顿是土语音译,和蒙古族的那达慕含义一样,意为玩耍、娱乐。

而在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隆务河畔,热烈的热贡六月会早在一个月前的农历六月十六在四合吉村拉开序幕。六月十七,凡参加六月会的全村男性,身着节日盛装,集中上山举行献祭插箭、煨桑祭神活动。举办活动的村庄有50多个,延续至六月二十五左右结束。

热贡六月会祭祀活动以请神、祭神、迎神、舞神、送神等内容构成。歌舞表演活动主要分为三大类:即拉什则(神舞)、勒什则(龙舞)和莫合则(军舞)。拉什则类似像巴西的桑巴舞,由健壮的青年男子执鼓表演,动作铿锵有力,勇武之中又不乏洒脱。勒什则的舞姿轻盈奔放,向龙神唱赞歌、念颂词、跳舞、上香焚纸,保佑村民人寿年丰。莫合则是一种古代藏族军队舞蹈,它是同仁地区三大舞蹈之一,舞者左手执弓,右手持剑,头戴圆形红顶丝坠帽,身佩红绿彩带,头戴虎豹面具,高喊“喔哈——喔哈——喔哈”的口号,舞出“两军交战”的场面,表演形式威武剽悍。此外,各村队伍还要互访,而且在法师的带领下行进。当他们来到邻村时,东家组织全村的人出村举行隆重的迎送仪式,茶饭招待。而后,双方舞队在各自法师的带领下表演,共同娱神。同时,向众人展示其各自舞蹈的独特风采。

最令人惊诧的表演无疑是血祭,上口扦、上背扦、开红山,钢针穿破腮帮,扎进脊背,砍破额头,看似心惊肉跳却无关血腥,关乎的是信仰。法师(当地称为“拉哇”)以“似疯似傻”的表情和动作,传达着神的意愿,指挥着众人的行动。整个表演中,舞的人如痴如狂,看的人汗透衣襟。上口扦是法师为自愿的年轻人在左右腮帮扎入钢针,也称为锁口,据说此举可防止病从口入。上背扦是将10至20根钢针扎在脊背上,舞者赤裸上身,右手持鼓,左手击鼓,边敲边舞。开山是法师用刀划破自己的头顶,把鲜血撒向四面八方。

热贡六月会是原始文化的活化石,具有很强的原生态性,其中大量的神秘文化现象,如风傩祭、生殖崇拜等成为学者们研究原始文化的珍贵素材。历史学家认为,其中的巫术和禁忌保留着人类早期的历史风貌。


土乡婚礼进行曲

相对于土族盛大的集体节日,互助彩虹之乡的土族婚礼属于个体节日。

姑娘出嫁时,亲戚朋友聚在院子里围成一个圆圈,一边唱道拉一边向前移动,高亢雄浑的道拉表达着对亲人的美好祝愿。

你听:“东八天,西八天,南八天,北八天,当中缺了一层黄金天。女娲娘娘拔了金蛤蟆的舌头,补了一层黄金天,三十三天才周全。上有一方阿舅贵客迎喜者道拉,下有一方女方阿姑迎喜者道拉。”从天到地,从神到人,他们祝福大家万事吉祥,洪福无边。

在男方的婚礼仪式上,有人两两对唱:“天开黄道,地开万通,花好月圆的晚上,感谢三代尊亲。祖德宗功生贵子,三生良缘配淑女,儿女喜事满堂红,六亲乡党来贺喜。昔日天上降麒麟,今朝堂前迎织女。”“父母亲好比个头顶上的青天,儿女们好比个一座金山,头上无天失光明,纵有个金山也枉然。”颂扬了娘家亲戚,赞誉了新人阿姑之后,还要感谢媒人的一番美意,感谢乡邻的热心帮助。

婚礼仪式上,土族新娘会展示出她的绣品让大家观赏。土族姑娘们从小在其母亲的严格指点下学做针线活。在布谷鸟歌唱的六月天,她们坐在自家的树荫下或田间地头上,在寒冷的冬天,她们盘坐在自家或邻居家的热炕上,用五彩丝线,绣着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和绵绵情思。她们把诸如五瓣梅花、转魁子、太极图、孔雀戏牡丹、狮子滚绣球等图案精心绣在首饰和服装上,堪称是极好的民间艺术品。情扉初开的少女们还会在荷包上绣上可爱的戏水鸳鸯,以此作为信物,送给心上人。美观大方、朴素生动的土族刺绣,浓缩了庄稼人淳朴厚实的情感。

土族人民的待客之道总是真诚又厚道。酒是他们最好的待客之物,土族主人双手端着酒杯,唱着赞美客人、歌颂生活的道拉,那份真情,让人无法推托,也无法拒绝,客人会不由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生怕辜负了他们的真情。

婚宴上饮用的是互助企业产的青稞酒,过去多为农户自产的酩馏酒。互助人善酿善饮。至今民间还流传着“互助的麻雀也要喝二两酒”这样的玩笑话。酩馏酒其味甘甜,度数极低,和醪糟、米酒极为相近,但若喝过量,三五天醉意朦胧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在酩馏酒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蒸馏酒技术,据说是在300年前山西商人从杏花村带到土乡的。以当地优质的黑青稞为原料,配以黑燕麦、豌豆等,酿造出了别具风味的威远烧酒,得到了青海人的好评,从此,一直畅销不衰。

有歌自然有舞。正如《礼记·乐象》所言:“诗,其言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

互助土族民众喜欢在喜庆时刻跳安召舞。有一首《春节祝福》这样唱道:“新年新月新时光,男女老少喜洋洋,庆贺五谷大丰收,六畜兴旺人安康,转个安召索罗罗,盼望明年更吉祥”,这就把庄稼人淳朴美好的愿望表达得完美贴切。

每逢春节或男女成婚之时,男女老少就身着艳丽的民族服装,聚集在一起,男人在前女人在后,围成大圆圈,跳起安召舞,直到把节日喜庆的气氛推向高潮。跳安召时,舞者向前弯腰,两手前后左右摆动,起伏转身后退,半蹲旋转,秀丽温柔的女性动作与粗犷豪放的男性动作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在领唱者的带动下,边唱边舞,曲调高昂嘹亮,舞姿优美明快。特别是女性舞者的五彩花袖,舞起来时,就像无数条彩虹在空中飘动,绚丽动人。你听:“春季里来刮春风,百鸟齐鸣草芽萌。夏季里来百花香,蝴蝶蜜蜂采花忙。秋季里来秋风凉,吹动庄稼似波浪。冬季里来雪花扬,青稞麦子堆满仓。”那清脆动人的歌声,那优美的舞蹈,常常会把人的思绪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说起土族歌舞,还得说说被称为是土族 “梁祝”的爱情长诗《拉仁布与吉门索》。这首长达300多行的叙事诗,情节曲折生动,内容感人至深。

它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善良美丽的姑娘吉门索爱上了他哥哥的长工拉仁布,他俩相亲相爱,形影不离。然而吉门索的哥哥和嫂子却嫌贫爱富,对他们的爱情百般破坏,恼怒的哥哥在阻挠多次无效后,竟害死了拉仁布。按土族风俗,乡亲们要火葬拉仁布,但是,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尸体竟然不化。吉门索明白拉仁布是冤死的,于是她决定跳进大火陪同拉仁布。跳之前她唱道:“你不着来我知道,盼我一起和你烧,五尺身子舍给你,一块烧到天荒地老。”唱完后,她便纵身跳进了大火,顷刻,烈烈大火将二人化成灰烬。狠心的哥哥更加气羞成恼,把他们的骨灰分开埋在一条河的两岸上,不想让他们在一起。可没过多久,河岸上长出了两棵合欢树,茂盛的枝叶弯曲相连。哥哥看到后越发地气恼,又把两棵树都砍倒了当柴烧。火焰中飞出一对鸳鸯,扑过去啄瞎了哥哥的双眼,然后高声唱着自由的歌,飞过田野,飞向高山,飞向他们常常约会的地方。

当然,土族人民的喜庆日子里离不开轮子秋。轮子秋是他们非常喜爱的一种传统体育项目。起先就是将大马车车轮上下竖立起来,下压重物,上挂悬梯,梯子两端系上绳环即成了轮子秋。经过不断改进,轮子秋采用了专门的材料来制作,使得更加美观结实。在悦耳的乐曲声中,身着七彩袖的阿姑们站在轮子秋上,如燕飞掠,轻盈的身姿,加上甜美的歌声让人在土乡流连忘返。每年秋季打碾过后,土族人民都会在打碾场上进行轮子秋表演比赛,届时青年人踊跃参赛,一派热闹景象。

对于轮子秋的由来,也有一段传说:在很久以前,土族祖先为了追求美好幸福的生活,上天入海,套野牛擒青龙,都没有成功。他又来到平川里,驯服了黄牛,并用黄牛开荒种地,获得了粮食。当他用黄牛运送麦捆到打碾场时,不料车子翻了,朝天的车轮一直在转着,正当一筹莫展之时,他看见两个孩子唱着丰收的歌谣,在飞舞的车轮上旋转。

此后,每年这时,土族人民碾过麦场之后,就要将板车的车轮子卸下来,改制成轮子秋,供全村人来玩耍。除了比赛,老人和孩子尤其要坐上轮子秋转一转,据说这样就可以转去疾病和灾难,以保来年身体健康、大吉大利。

技术高超的人们在轮子秋上面可以做许多高难度的动作,观众看了紧张刺激,而表演者却神态自若,轻松如履平地。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