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虎年说同德三珠金虎符

2022-04-15 09:29:17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王伟章

金虎符,2020年发现于紧邻同德县秀麻乡黄河东岸的德格村公博雪加,由伏虎底座、符首、左右外框和写有八思巴文的两片鎏金牌六部分组成。连伏虎底座和符首的总高为32.3厘米,宽13.3厘米,重量为785.01克,框内鎏金牌高25厘米,宽9厘米。两片牌似现代的相片背对背嵌入框。牌面置孔,方便系带。金虎符首部分刻花草纹饰和三颗大圆珠。采用范模浇铸,冲模成型,錾刻加工,铭文阳刻鎏金装饰,底子挂锡防锈,其工艺之复杂,制作之精巧令人惊叹,应该说不是一般之物。乌云毕力格根据其特征暂且命名为秀麻元代八思巴蒙古文金虎符,简称秀麻金虎符。

关于虎符,青海出土不多,一个是我虎年说虎系列中已经谈过的王莽时期放置在西海郡的虎符石匮,另一个也就是这件随身携带的元代八思巴文三珠金虎符了。以虎的形象制作或装饰于金属器具,在中国的考古发现之中至少可以追溯到商代,伏虎是青铜重器,是和玲珑宝玉一起承载礼仪和权力的重要标识。特别是在军事上,古代皇帝调兵遣将用的兵符,用青铜或者黄金制成伏虎形状的令牌,称为虎符,作为国君调兵的凭证。

元代是大一统的时代,元代符牌作为继承辽金符牌制度的忠实执行者,为加强对广大疆域的统治,通过形制、材质、制作工艺、文字内容的变化,制作了不同职权、不同用途、不同等级的符牌。《马可波罗游记》对金牌的颁发有详尽记述:“百户得到的是银质奖牌,千户得到的是金质奖牌,或是银包金的。这两种奖牌重一百二十萨吉(古计量单位)。万户获得的是镌有狮子头像的金牌,重达二百二十萨吉。凡是十万军的统帅或一支大军的总指挥,获一枚重达三百萨吉的金牌。”仅《元史》记述的符牌种类,就有金虎符、虎符、虎头金牌、虎头银牌、虎头圆牌(又分金质、银质,铜质、铁质)、金符、银符、海青符,平金牌、平银牌等,不一而足。按用途,这些可分为圣旨牌、典兵牌、职官牌、职事牌、乘驿牌、夜行牌、夜巡牌等。

说到圣旨牌,就必须提到召还岳飞的12道金牌。宋沈括《梦溪笔谈》中介绍说:“金字牌急脚递,如古之羽檄也。以木牌朱漆黄金字,光明炫目,过如飞电,望之者无不避路,日行五百余里。有军前机速处分,则自御前发下,三省枢密院莫得也。”古时调动军队的文书,上插鸟羽,以示紧急,必须速递,与革命战争年代的鸡毛信相似。北宋熙宁中,朝廷又新增了更快更紧急的驿传,名为金字牌急脚递。这种金字牌并非黄金铸成,而是朱漆木牌,牌子上也不是用黄金铸字,而是将皇帝的命令以金色书写。“军前机速处分,则自御前发下,三省、枢密院莫得与也。”按当时的规定,金字牌使用权只限于万乘之主皇帝,连最高政务机构的中书、门下、尚书三省及执掌军队边防的枢密院也无权发用。驿卒领受金字牌后,以马接力传递,无论是王公大臣,还是黎民百姓,“望之者无不避路”。岳飞抗金节节胜利,宋高宗唯恐岳飞北伐成功,坏了和议,更恐岳飞迎还二帝,遂在一日内连发12道金牌,即12道金字牌急脚递,敕令岳飞即刻班师。金牌是当时皇帝的最高指示,岳飞迫于君命,只好洒泪告别北方父老,班师南归了。

元帝国疆域庞大,期间制作了数量众多的虎头圆形职官牌,常见在牌首雕刻了一个虎头,大鼻居中、两目圆睁,眉似犄角,似牛似虎,双爪持牌、面目狰狞。职官牌虎头其实只有虎脸,无虎牙以下部分,圆牌篆刻“仰仗永恒苍天之威力,对军官们,祝愿皇帝圣明”八思巴文,体现称颂皇帝论功行赏的意味。过去认为正面虎头形制等级很高,其实是不了解元代牌符制度造成的。同时职官牌存世数量较多,直接造成目前文物市场上假货横行。

金虎符作为圣旨牌之外最重要的军事符牌,不说其他,仅就八思巴文“上天眷命,锡皇帝之徽名,若不听从之人,断罪并处死”直接宣扬着皇帝无上的权威。其虎的形象类似是西海郡的虎符石匮伏虎,朝右而卧、双目前视,尾巴卷在身体左侧,尾巴尖稍稍翘起,似乎要随时腾空跃起扑向前方来犯之敌。

《元史·兵志》中还规定,“万户、千户、百户分上中下。万户佩金虎符,符趺为伏虎形,首为明珠,而有三珠、二珠、一珠之别。千户金符,百户银符。”金虎符既然用于典兵,三珠,等级最高,权力最大,统兵最多。无珠,等级最低,权力最小,统兵最少。同德发现的正是等级最高的三珠金虎符。其无论图饰设计,还是制造工艺的精细度、精美度,是虎头金银职官牌无法比的。金虎符是历代皇帝赋予统兵权的象征,更是元代统兵权大小的授权证书。


史载,公元1269年,忽必烈封其第七子奥鲁赤为西平王,镇守青藏,设吐蕃等处宣慰使司都元帅府,又称脱思麻宣慰司。当时,脱思麻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的机构设置由几个部分组成: 一是以总管府以及总管府下辖的各州、县行政管理为主,掌军民之务的宣慰司系统;二是都元帅府所属的军事系统,如贵德境内设贵德州元帅府; 三是吐蕃等处宣慰司兼管的万户府等。在贵德以南的广大牧区,当时设立的是万户府。这在我早年所著的《宗日之谜》一书中已经有了论述。作为皇帝赋予统兵权的授权证书,金虎符当时每个行省颁给最高军事长官两面(都元帅府正副元帅或都元帅与达鲁花赤)。所以这件三珠虎符,正如乌云毕力格教授推断的:很可能是宣慰使兼都元帅的信物,而如果金虎符是本地官员的牌符,那么应归必里万户府达鲁花赤或万户所有。

今天发现的元代八思巴文长条形状金虎符比起圆形牌少之又少,至今出土过四面,分别只发现于俄罗斯叶尼塞河流域、中国内蒙古等地区,而这一块发现于青藏高原,可以说意义重大。同德金虎符正是元朝格外重视同德地区、对其进行直接有效的军政管理,以实现全国各地军政一体化的历史证据,它对厘清元代符牌和官制、兵制种类,研究西藏地区从元代正式纳入中原王朝的版图具有巨大的补史价值,是名副其实的国宝级文物。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