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隐藏河湟四千多年的乙弗国 从地下陶俑到麦积佛像

2022-09-23 09:17:05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王伟章

他,是遥遥相送的臣国质子,从青海到山西大同,相去数千里,游子不顾返;

她,是孝文帝的外孙女,美貌与品德并存,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他,身先士卒,骁勇善战,是驸马,是重臣,是青史留名的勇猛武将;

她,成为魏元宝炬宠爱的皇后,以一句“愿陛下万岁,百姓平安。如果真能这样,我一死又有何难?”而结束了短暂的人生;

他和她的生命,戛然而止在二十九岁和三十一岁的青春。他死后,还率领着大同“地下军团”,她死后,被塑于巍峨的麦积石窟中……

他从青海出发一路向东

太安三年,少年莫瓌从遥远的青海出发,父母再怎么不舍,最终还是淡化悲伤,笑着看他远去。背负着父亲的期盼和家族的存亡利害,他一路向东,来到北魏。从此,王子成为质子,故乡成为远方。

最初的乙弗部落是一支生活在内蒙古宁城至辽东一带的鲜卑族部落,与当时的历史大背景相似,他们与慕容部、拓跋(秃发)部等其他鲜卑族一起从辽河流域穿越漠南,西迁到西北广袤大地,成为河西鲜卑中的一支。后徙至青海湖一带,逐步融合环湖地区的鲜卑、羌人部落,成为一个以地缘关系为基础的民族联合体,并于公元395年前后建立政权——乙弗勿敌国。“勿敌”一词,因鲜卑语称其首领为“乌地延”而得名。《北史》载:“吐谷浑北有乙弗勿敌国。国有屈海(青海湖),周迥千余里,众有万落,风俗与吐谷浑同,然不识五谷,唯食鱼及苏子。苏子状若中国枸杞子,或赤或黑。”乙弗勿敌国范围东到赤岭,西过橡皮山,北至大通山脉,南隔黄河与吐谷浑相望,地域大致包括今天的青海湖景区管理局管辖的范围。

乙弗勿敌国先后臣服于秃发氏南凉、沮渠氏北凉、乞伏氏西秦,最终在刘宋元嘉六年(公元429年)被吐谷浑所并。元嘉二十一年(公元444年),北魏晋王伏罗率兵讨伐吐谷浑,吐谷浑王慕利延远遁,其从弟伏念等帅一万三千落投降北魏。此后不久,被吐谷浑吞并的乙弗部落渠帅(指部落首领)乙弗匹知降魏,并遣其子乙弗莫瓌至平城进贡。《魏书·列传第三十二·乙瓌》载:“乙瓌,代人也。其先世统部落。世祖时,瓌父匹知慕国威化,遣瓌入贡,世祖因留之。”时值少年的乙弗莫瓌来到北魏的都城山西平城,在这里度过了他的辉煌一生。

能征善战终成驸马都尉

“关城榆叶早疏黄,日暮云沙古战场。表请回军掩尘骨,莫教兵士哭龙荒。”边城榆树的叶子早已稀疏飘落,颜色发黄,傍晚时分,一场战斗刚刚结束,环视战场,只见暮云低合,荒丘起伏。将军向皇帝上表,奏请班师,以便能把战死沙场的将士们的尸骨运回故土安葬。

《魏书》记载:“瓌便弓马,善射,手格猛兽,膂力过人。数从征伐,甚见信待。”莫瓌在平城中,虽身份尴尬,但不卑不亢,奋发有为。他精于骑射,能徒手格斗猛兽,力气过人,跟随北魏太武帝多次出征,颇得赏识和信任,手掌兵权,成为朝廷重臣。娶太武帝之女上谷公主为妻,被封为镇南将军、驸马都尉,赐爵西平公。后跟随太武帝南征,因表现骁勇,被授侍中、征东将军、仪同三司、定州刺史,进爵为西平王。

自乙弗莫瓌开始,乙弗家族四代人均娶北魏公主为妻,这也体现了北魏王朝对乙弗家族的重视。乙弗莫瓌的儿子乾归娶安乐公主,被封驸马都尉;乙弗乾归的儿子乙弗海被封为北魏驸马都尉、散骑常侍;孙子乙弗瑗,封北魏驸马都尉、兖州刺史,袭爵西平公,娶北魏孝文帝元宏第四女淮阳长公主元氏为妻,其女儿即为著名的西魏乙弗皇后。从北魏统治者对待乙弗家族的态度中,也能看到当时拓跋鲜卑统治者对少数民族主要采取羁縻怀柔的措施,通过联姻、授予军功爵位等来拉拢少数民族上层。孝文帝改革后,“乙弗氏,后改为乙氏”。在《魏书》等史书的记载中,“乙弗莫瓌”被简称为“乙瓌”。

蔚为壮观的“地下军团”

将军臂膊上绑缚着胡瓶,骑着紫薄汗马,英姿飒爽。战争成就了将军,将军的荣耀就是战死沙场。深埋地下的“军团”,砌筑成墙的墓砖,成为他最后的归宿。

史书记载,乙弗莫瓌于和平年间(公元460年—公元465年)去世,时年29岁,被追赠太尉公,谥号为恭。而据墓砖铭文,墓砖制作时间为太安四年(公元458年)四月廿一,可勘史书之错漏。年仅29岁的乙弗莫瓌,位高权重,生活优渥,又为武将,体力过人,若非突发意外,其寿命不可能如此短暂。他曾任征东将军、西道都将,生平记载中,也多有“身先士卒”等体现其骁勇善战的描述。《太平御览·人事部》《册府元龟·将帅部·勇敢第二》均提到乙弗莫瓌骁勇善战,身先士卒,勇冠三军。从其官职及生平来看,莫瓌盛年去世的原因极可能是战争。

与乙弗莫瓌相关的遗物中,最为壮观的当数一组釉陶俑阵。俑阵为绿釉陶俑,包括人物俑(甲骑具装俑、骑马俑、男女侍俑和伎乐俑)、动物俑(马、牛、羊、猪)、镇墓兽及镇墓武士俑等。陶俑的类型、形制、布局、人物着装等与大同地区琅琊王司马金龙墓、敦煌公宋绍祖墓等出土的陶俑均十分相似。从数量上来看,甲骑具装俑、骑马俑占据着较大比例,既是当时北魏军队种类和装备的真实反映,也是乙弗莫瓌军事统帅地位的体现。若墓砖记载乙弗莫瓌去世时的年龄是正确的,那么莫瓌去世时间约在公元458年前后,则其生年应为公元429年。《魏书·列传第八十五》记载:“(太平真君)十一年(公元450年)二月,……世祖南巡”,莫瓌曾随太武帝南征,其时年仅21岁。结合乙弗勿敌国降魏时间,莫瓌来北魏的时间应在公元445年前后。根据墓砖铭文及史书记载,乙弗莫瓌生平履历大致为:公元429年前后出生于青海——公元445年前后到平城——娶上谷公主——公元450年随太武帝南征——公元458年在战场负重伤去世。在29岁那年,乙弗莫瓌的生命划上句号。

她一生都活在微笑中

山河瑰澈,岁月平仄。时光的轮轴,兜兜转转,一千多年犹如白驹过隙,只是短暂一瞬。可以说,乙弗莫瓌作为北魏拓跋家族一代战神拓跋焘的女婿,生前享尽荣华富贵,而那些陪葬于地下的陶俑在流年的浸染下,早已披上尘沙,遗失了最初的光彩。但矗立在麦积山石窟中的乙弗皇后像仍旧慈眉善目、温婉端庄,带着东方最美的微笑,保持着平和舒缓、处变不惊的威仪。据说,她一生都活在微笑中,就像她的生命一样,优雅从容,始终美好。

乙弗皇后十六岁时,成为了京兆王元愉之子元宝炬的正妃。元宝炬继承皇位后,她成了皇后。据《北史》记载,文帝对她很是敬重,两人情深意笃,她为他生下12个孩子。但当柔然出兵侵犯西魏北境,大家劝元宝炬迎娶柔然公主时,乙弗氏决心用一生的幸福换来西魏的安宁,既而出家为尼。宫廷中不可能有两个皇后,柔然公主郁久闾氏向父亲头兵可汗求助,希望可以借助父亲的威势,彻底除掉乙弗皇后。柔然拥兵百万南侵,此时的元宝炬完全束手无策,考虑再三后,只得写信给乙弗皇后,希望她能自尽以换取国家和平。乙弗皇后收到手书,以一句“愿陛下万岁,百姓平安。如果真能这样,我一死又有何难?”毅然赴死。

乙弗氏死后,他的儿子武都王元戊在麦积山凿了石窟将她安葬。相传乙弗氏的灵柩将要放进石窟的时候,突然有两朵云彩涌进石窟,其中一朵云彩消失了,另一朵飘了出去,百姓们争相奔走相告,说乙弗皇后是观音菩萨的化身,来拯救世人,人们就称安葬乙弗氏的洞窟为寂陵。而费尽手段的柔然公主并未得到皇帝的爱,乙弗氏死后不久,怀孕待产的郁久闾氏因心中有愧,常做噩梦,惊惧而死,年仅16岁。当元宝炬去世时,传说运送皇帝棺木的灵车在前往与柔然公主共寝的陵墓途中,突然“轨折不进”,车轮出现了故障,怎么也推不动。这是怎样一个宿命论啊!但体现着百姓对乙弗皇后的爱戴。

历史似乎就在昨天。乙弗莫瓌东联北魏,以抗慕容吐谷浑、秃发南凉、沮渠北凉、乞伏西秦群雄为责任,在父亲乙弗匹知的目送下,幼小时就离开了遥远的青海,多么无奈。今天我们可以通过两组雕塑,能看到乙弗莫瓌和乙弗皇后所代表的乙弗人适应环境、不屈不挠,在中原大地弹奏出了不一样的人生乐章。这真是:“乙弗勿敌兮,有国后猛将。双星陨落兮,看九州共殇。”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