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美国“菲尔德”这个镇馆之宝 竟来自青海

2022-09-30 14:20:53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王伟章

我们常见到的中国古代石碑,都是扁状的长方体,有正反两面可以镌刻碑文。在美国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唐仲英中国馆”中,有一件八面体石幢形式、高达2米多的唐碑,却属稀有。此碑体型纤巧,每面都镌刻着五行碑文,碑上文字有界格,即每个汉字刻在一个方格内,每行共有36个字。不幸的是,此碑风化严重。依稀可见第8面第5行提到,此碑立于“天宝八载七月二十一日”。第3面第1行又载,唐军收复石堡城后,在城内修建战楼,“三旬而成”。从第1面第1行可知,此碑自题《石堡战楼颂》。据菲尔德博物馆展品介绍:1909年,劳费尔率美国布来克斯通探险队在中国考察时获得此碑,编号121938。有人认为,此碑文为大书法家颜真卿所书,这个推测至今没有明确的结论。那么为什么叫石堡战呢?这和唐朝时期在石堡城发生的著名战役——石堡城之战有关。

历史上的石堡城之战

这些历史事件亦见于同时期唐代编年史。敦煌本《吐蕃大事纪年》记载:“及至蛇年(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夏,赞普以政务出巡临边。陷唐之城堡达化县……冬,赞普牙帐字边地还至札玛,没庐·谐曲攻铁刃城,克之。”所谓铁刃城,即吐蕃对石堡城的称谓。《资治通鉴·唐纪》卷二十三记载:天宝八载六月辛亥(十八日),“上命陇右节度使哥舒翰率陇右、河西及突厥阿布思兵,益以朔方、河东兵凡六万三千,攻吐蕃石堡城。其城三面险绝,唯一径可上。吐蕃但以数百人守之,多贮粮食,积檑木及石。唐兵前后屡攻之。不能克。翰进攻数日不拔,召裨将高秀严、张守瑜欲斩之,二人请三日期可克,如期拔之,获吐蕃铁刃悉诺罗等四百人。唐士卒死者数万,果如王嗣忠言。顷之,翰又遣兵于赤岭西开屯田,以谪卒二千戍龙驹岛,冬冰合,吐蕃大集,戍者尽没。闰月,乙丑,以石堡城为神武军。”唐军曾数次向石堡城发起进攻,终因山道险远,易守难攻,而没能攻占。

一战成名的石堡城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杜甫诗)。天宝八年,哥舒翰率军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攻克石堡城。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他批评哥舒翰用上万士卒的生命换来个人官爵的提升与封赏,身上的官袍是用前线将士的鲜血染成的。杜甫对石堡城之战的态度与李白类似,在其诗《喜闻盗贼蕃寇总退口号五首》中就有:“赞普多教使入秦,数通和好止烟尘。朝廷忽用哥舒将,杀伐虚悲公主亲。”杜甫认为哥舒翰此举是对之前和亲成果的破坏,公主和亲取得了和平的成果,但战争将这一成果摧毁。但王维认为这场战役的胜利体现了大唐军威,是值得庆贺之事,因此作了《贺神兵助取石堡城表》赞扬此次大捷。哥舒翰在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再次出兵吐蕃,攻下了吐蕃的洪济、大漠门等城,并占领了九曲,次年在九曲设置洮阳、浇河二郡及神策军,得到了诗人高适的赞扬,高适在《九曲词三首》中写道:“铁骑横行铁岭头,西看逻逤取封侯。青海只今将饮马,黄河不用更防秋。”诗人认为将吐蕃势力赶出九曲,青海可以自由放牧。作为盛事来宣扬,当然需要勒石以记。

易守难攻的石堡城

石堡城背靠华石山,面临药水河悬崖峭壁。在唐初,从鄯城(西宁)去吐谷浑的主道,是南下沿牛心川水(南川河),经牛心堆、承风戍、承风岭(拉脊山),然后西去翻越日月山口,但这样可不经过石堡城。到了后来,西宁去吐谷浑的主道改成先西去白水军(今湟源县),然后沿白水南下,经石堡城,再翻越日月山口。既而石堡城的地位便重要起来。石堡城,是吐蕃吞并吐谷浑后修建的。由于离日月山口较近,唐军即使走牛心川水这条路,到日月山口也会受到石堡城中吐蕃军的威胁。石堡城不大,只能容几百人,且只有桥头堡的侦察作用,但地势险要,附近几十里都尽收眼底,对吐蕃极为重要。对唐军来说,要想进入日月山以西,石堡城是一座是躲不过的城寨,若唐军从城下行军,城中守军无力相拦,但倘若唐军想攻城,却是非常困难的。

被错误标识的石堡城

菲尔德博物馆展品介绍,碑文中记录中国收复了石堡城,石堡城是一个吐蕃边境要塞,在甘肃西南洮州之南4英里,以前为吐蕃占据。这个地点无疑是错误的。《新唐书·地理志四》鄯州鄯城条本注曰:“仪凤三年(678年)置。有土楼山。有河源军,西六十里有临蕃城,又西六十里有白水军、绥戎城,又西南六十里有定戎城,又南隔涧七里有天威军,军故石堡城,开元十七年置,初曰振武军,二十九年没吐蕃,天宝八载克之,更名。又西二十里至赤岭,其西吐蕃,有开元分界碑”。《唐会要》卷七十八记载:“振武军。置在鄯州鄯城县西界吐蕃铁仞城。亦名石堡城。开元十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信安王袆拔之置。四月。改为振武军。二十九年十二月六日。盖嘉运不能守。遂陷吐蕃。天宝八载六月。哥舒翰又拔之。闰六月三日。改为神武军。”关于石堡城的方位,很多学者曾继承了《新唐书·地理志》及《资治通鉴》胡三省注的说法,明确石堡城在大小方台遗址,《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国文物地图集青海分册》将其标注在这里。

被置于洮阳的石碑

据菲尔德博物馆藏品说明,这块唐碑是在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洮州老城(今临潭县)出土的。村民不晓这块石碑的来历与价值,利用七形状便将其改造为农村打麦场的碌碡。后由持有人周肇南将其捐献给当地教会。后美国德裔汉学家劳费尔率美国布来克斯通探险队来中国考察发现后带到美国。史载,天宝十三年,哥舒翰在新收复的九曲,次年新置洮阳(今卓尼县羊巴古城)、浇河(今青海贵德境)二郡,成立了宛秀、神策二军。这个神策军后来名气非常大,柳公权曾写过《神策军碑》,至今依旧是柳体的经典。也是这一年,安史之乱爆发,洮州(治洮阳古城)驻军被调去平叛,边境空虚,洮阳陷于吐蕃。哥舒翰占领石堡城时间只有6年之短。但在临洮南街口,唐玄宗所撰的哥舒翰纪功碑至今矗立。在此出土歌颂哥舒翰战功的石堡战楼颂碑也属自然。哥舒翰攻占石堡城后,曾修建了城楼,即石堡战楼。考古遗迹已被发现,但其古碑因遭逢乱世,遗落于美洲百年,作为中国之文物应争取其早日重返中国,矗立于大小方台石堡城楼。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