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末代土司之孙祁永锐

2015-04-17 10:32:28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时报记者 张永黎

这个年代,提起土司,对于很多人都很陌生,土司制度是元、明、清时期在西北、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分封各族首领的世袭官职。土官初为武职,后逐渐演变为土司,设立衙门,成为特许封地的行政统治机构,在维护封建地方政权中发挥过重要作用。

在海东市平安县三合镇三合村,这里曾经象征着衙门权贵和势力,曾是著名的西祁土司的居住地。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西祁土司逐步走向了衰落,末代土司之孙祁永锐老人亲历了那个特殊的年代,目睹了祖辈们生活的转变。
 

曾经的辉煌

从海东市平安县城向南驶出不远,从平安县城西古城崖村口向南望去,一条发源于巍峨的阿米吉日神山的河流滚滚向北流去,驱车前行15公里,就到了平安县三合镇三合村,这个曾经辉煌之极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秘密?

西祁土司的始祖祁贡哥星吉本是蒙古人,在元朝末年时任甘肃行省理问所官员。明洪武元年时归附明朝,后来奉命招抚藏族部落,受封为西宁卫世袭副千户,其子祁锁南袭职后,于永乐年间以军功升为正千户。祁锁南的儿子祁贤袭职后,曾率部参加明成祖北征蒙古的战争,因立有战功,受封为西宁卫世袭指挥佥事,后来又升为指挥同知、指挥使。以后的几代祁土司,都曾经得到明朝的封赏,曾在洮州等地担任官职。西祁土司管辖民户八百多户,多数是藏族。万历年间兴建塔尔寺时,西祁土司管辖的藏族部落出力很多,成为“塔尔寺五族”之一。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李自成起义军的大将贺锦率部进攻西宁,西祁土司祁廷谏和儿子祁兴周带领部众帮助明军作战,在战场上俘虏了贺锦,并将其杀害。不久,李自成起义军攻破西宁城,祁廷谏父子被俘,押送到西安监禁。1644年清军入关,英王阿济格攻占西安时将祁廷谏父子释放,仍任命他为西宁卫世袭指挥使,回西宁招抚藏族部落。西祁土司家族在清代一直是西宁地区重要的土司。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所出身的家族即是西祁土司的属民,并因此而有了汉姓祁姓。

在青海,元中央政府实行了另一种“土司”制度,这些土司绝大多数都是蒙古汗王的后裔,他们长期与当地的土谷浑、回、汉、藏等民族生活在一起,逐渐演变成了一个新的民族,也就是土族。青海的土族成分中,蒙古族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如西祁土司是成吉思汗的第六代孙,汪土司是成吉思汗的第八代孙,鲁土司也是成吉思汗的后裔,李土司、东祁土司、甘土司、阿土司、赵土司都是蒙皇室或汉军元帅、万户的后裔。土司是本地区和本族的首领,是世袭的土邦封建主。土司有文职和武职,青海境内的土司都是武职。
 

土司走向衰落

清灭明后,青海东部地区的土司先后率部归附清朝。清承明制,土司制度依照旧例,子孙世代承袭。随着土司权利的扩张,暴露出了许多落后和弊端,影响到中央集权,甚至威胁到国家的统一。随着清政府对少数民族地区控制能力的加强,中央派遣官员取代土官,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土司制度开始走向衰落,从政治、经济的顶峰逐渐滑坡,步步跌入低谷,西祁土司也不例外。

自1931年国民政府宣布政令废除土司制度以来,给祁永锐一家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变化。

“我家三代都是三类分子,爷爷祁昌寿(十七世土司)于1957年去世,土司制度废除之后,爷爷开始学医,给老百姓看病,1951年土改时,土改工作组将爷爷关押了43天,判刑15年监外执行,每个星期都要汇报思想,由于表现良好,爷爷减了14年刑。”祁永锐回忆道。
 

安享幸福生活

解放后,末代土司祁昌寿以官僚地主分子论处,仅靠部分土地生存,直到去世一直在农村,土司衙门在土改之后被毁损,当时的房子全部分到了贫下中农手中。

衙门建筑被毁后,一些贵重的文化实物,如深藏大书房数千册典籍,岳飞的“一笔虎”,年羹尧、左宗棠、曾国藩、张恩贤的书法作品等随之灰飞烟灭。

1956年,祁永锐参加工作分配到了西宁市房地产科,1961年元月由于家庭成分关系祁永锐被开除,三个弟弟、两个妹妹无人照顾。“无奈之下将弟弟妹妹接到西宁,一个月就22斤口粮,当时连自行车都蹬不动。”祁永锐说。

一晃眼,5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祁永锐老人已经八十高寿,膝下儿女成群,一幢二层小楼里,老两口浇浇花、带带孙子,享受着晚年安逸的时光……

回首往事,西祁土司的繁华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化为一粟,但那种璀璨和衰败却深深地印在了老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