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群鼓舞:独树一帜的传统民间舞蹈

2018-11-21 14:02:00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时报记者 祁国忠

循化县道帏乡,东与甘肃省临夏县接壤,西靠循化县白庄乡,南与甘肃省夏河县接壤,北与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自治县相连,境内风光旖旎、景色宜人,处处充溢着纯朴的民风,不仅如此,这里还保留着藏族古老的传统文化。其中,贺隆布村的石帐节与夏尔群鼓舞可谓独树一帜,夏尔群鼓舞于2013年6月被列入青海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为纪念先辈自创

近日,记者如约来到贺隆布村夏尔群鼓舞的代表性传承人黄立加的家中。80岁的他依然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谈起夏尔群鼓舞思路清晰、头头是道。虽然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容许他再跳夏尔群鼓舞,但他依然在关心着夏尔群鼓舞的传承。因为在他心里,夏尔群鼓舞不仅是自己一生最爱的文体活动,更代表着本村乃至循化藏区的历史变迁。

在说夏尔群鼓舞之前,我们先听一个关于一块巨石的故事。这块巨石位于贺隆布、比隆、贺庄三村中央,远远望去,仿佛是一顶洁白的帐篷扎在那里。道帏一名由此而产生,意为石帐。

据说道帏地区以前是个苯教盛行的地方,一个来自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名叫阿旺南杰的高僧,受四世噶玛巴活佛的授记,前来此地弘扬佛法。相传由于时逢战乱而兵器稀缺,他们一行人在马出发前用九头犏牛换了一把朴刀,骑着安多地区的灰唇骏马。因此,当地说唱谚语里有“九头犏牛易朴刀,灰唇安多马为乘骑”的描述。

阿旺南杰日夜兼程,长途跋涉,路过阿尼玛沁山,经夏河甘加草原,到达道帏沟南山一个被称为 “拉角山”的垭口。当时,眼前出现一条东西横亘的沟壑,该沟阳山柏木葱葱,阴山松树郁郁,中央灌木密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荆棘路。正当他们为如何涉足眼前深沟而发愁时,灌木丛林里一帐灰白的帐房清晰地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大家顿时欣喜若狂,从灌木丛林劈开小路,匆匆前往,心想讨要一些食物,借宿歇息。可是到了近处,却发现那是一块巨大的石头。

正当此时,阿旺南杰想起了噶玛巴活佛的预示授记——“巨石如帐在东方”。大家继而向四周环顾时,果然看见阳面的一座土山颜色朱红,坡面有道道小沟垂直向下,宛如一顶巨大的佛幢。

他们恍然大悟,原来眼下就是他们翻山越岭苦苦觅寻的地方。随即在此定居,成为道帏北部三村的一大部落,至今仍被当地人称为霍尔盖部落。他们在此建寺筑塔,弘扬佛法。从此,那块巨石成为先辈们扎根此地的精神支柱,村民们把这块巨大的石头当作一种圣物来敬崇。为了纪念先辈们到达此地的时间,村民们在每年的阴历五月初九日,对巨石进行祭祀活动,称之为石帐节。为了延续先辈们鲜活的身影,村民们还自创了一个世代相传的舞蹈——夏尔群鼓舞。

事关全村的祭祀仪式

夏尔群鼓舞是贺隆布村所独有的民间舞蹈,舞者是村内所有青年男子。在当地语言里“夏尔”指小伙子,而多人合众的舞蹈形式谓之“群”,因而“夏尔群舞”的意思是小伙子合众舞。

阴历十二月十五日这天黎明,小伙子们带上事先准备好的“隆达”和煨桑用的各种物品,步行到村后深沟的一个据说是祖传的煨桑山冈。煨上桑烟,插上经幡,高呼着“拉加洛”把“隆达”抛向高高的天空。

毕后,人们回聚到山坳,席地而坐,吃干粮,唱歌嬉戏。待到太阳高高升起,大伙儿回到离村不远处,更换服装,持手鼓,向村庄列队舞步而行。 这时村口有老人们端着白酒,捧着哈达,说唱着吉祥祝辞,迎候缓缓而来的舞者。小伙子们喝了敬酒,接过哈达,直接跳到村中玛尼庙院,开始正规有序地上演,让全村老少观看。

舞者手持手鼓,鼓面绘有“诺布嘎琦(喜蜷之宝)”图案,直径40公分左右,两侧拴有两条牛皮鼓槌弹丸,垂直竖有一个把柄。舞者手持把柄,使劲向左右摇晃,甩响发声,众人齐舞,鼓声则响彻山谷,撞钟一般,场面极为壮观。

舞者身着传统藏服,项垂护身符,两条彩色缎带交叉披挂于双肩,缎带上拴有数条哈达,脚蹬长靴。右手持鼓举上,左手攥袖上举,排成一列。一个舞姿优美者为“夏浑”(领舞者),此人在前面领舞,其余人跟随其后,一边跳动舞姿,一边甩响手鼓,动作缓慢而舒展,古朴而粗犷,鼓声节奏深沉又悠扬,具有比较完整的原始形态特征。每结束一个动作,“夏浑”通过一个转折动作,依次转换为另外一个舞姿。以鼓声节奏,有分班齐跳、对行穿插等21 种动作。

起舞过程中有一个歌唱仪式,此时大伙儿以圆圈形式向顺时针方向顿步旋转。事先指定好的两人一边跳,一边向圆圈中央靠拢,至中央,大伙儿便停下舞步,甩响手鼓。两位歌手在中央,双双举起手鼓,遮侧脸,面对面歌唱。每唱完一段,大伙儿甩鼓三下,高呼“扎西德勒彭森措巴肖”。  

在村民们的眼里,夏尔群鼓舞不仅是一种供大家观赏的舞蹈,更是事关全村的祭祀仪式。因此,在春节期间,每个修了新房的家庭和新生儿女家庭特邀夏尔群鼓舞队到家院演出。领队老人随舞者到每户人家祷念祝词,祈求该户人家来年幸福,五谷丰登。

未来将更加繁荣

1980年的那个冬天对于黄立加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冬天,也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一个冬天。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顺利召开,道帏乡宁巴村螭鼓舞的恢复,在全乡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到1980年,黄立加所在的贺隆布村也开始筹划起了恢复夏尔群鼓舞的事宜。经过商议后,正式确定由42岁的黄立加做“夏浑”,开始对村中青年人进行培训。“因为我在小时候就跳过夏尔群鼓舞,有一定的基础。”黄立加自豪地说。虽然期间间隔了20年,但对于夏尔群鼓舞的表演要领,黄立加早已烂熟于心。

因为是恢复后的第一年,培训难度可想而知。“最主要的是,那时候人们思想还很保守,青年人大多不愿意来参加。”黄立加对于当时的排练情形仍记忆犹新。既然老人们推选让我做领舞,那么无论困难有多大,我都必须要把它完成。

白天他和队员一样,努力练习每一个舞蹈要领,晚上回到家后他就跟着父亲学做夏尔群鼓舞的道具——夏尔群鼓。从刚开始的照样学样到自己的慢慢领会,两个月后,黄立加便能独立完成夏尔群鼓的制作。

三个月后,黄立加带领的夏尔群鼓舞队正式和乡亲们见面。尽管那次的表现在如今看来还有很多的不足,但当停止了20年的传统舞蹈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后,老人们激动得流下了泪水。

之后的每一年,黄立加都担任指导夏尔群鼓舞的指导工作。“父亲是一个严厉的人,尤其是在指导夏尔群鼓舞动作要领的时候。”今年50岁的兰干东智这样评价黄立加。其实,除了儿子这个身份之外,兰干东智还扮演着另一个角色——黄立加最出色的徒弟。“一方面,是支持父亲的工作;另一方面,个人特别喜欢夏尔群鼓舞,也深刻认识到夏尔群鼓舞的社会价值,所以只有努力练习,才能对得起父亲,对得起夏尔群鼓舞。”兰干东智自信地说。

“这些年来,人们对传统文化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村民们参加夏尔群鼓舞的积极性也有了很大的提升。”黄立加高兴地说,今年夏尔群鼓舞还有了省级非遗传承基地,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夏尔群鼓舞的未来将更加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