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盲童偷艺崭露头角

2019-01-16 10:19:12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张德生 鲁占奎

这天傍晚,悠扬的二胡声再次在谢家寨村里响起,这声音里既有欢快的节奏,又充满了一丝丝哀愁。当然,这二胡也拉得磕磕巴巴。听到这二胡声,年仅5岁的刘延彪心头一震,他知道那是叔叔刘文方正在大柳树下拉二胡,并且感受到还有很多人围观。他被二胡发出的音色深深吸引,暗下决心一定要学会拉二胡。

“这二胡哪买的?实在的很呐!”

“啥时候学会拉二胡了?不错不错!”

“这二胡拉的,咋像狼嚎啊?哈哈哈”

刘文方的二胡刚停下来,就有不少左邻右舍七嘴八舌的打问,也有一些人故意对刘文方拉二胡的技术打趣。

刘文方只是报以微笑,刘延彪猜想,他的脸上肯定笑成了花。

“阿爸,把你的二胡让我摸摸呗!”刘延彪循着叔叔的笑声凑上前去,同时将手也伸了过去。

“去去去,我这二胡金贵着,炮弹娃别乱摸。”看见刘延彪要自己的二胡,刘文方赶紧把二胡抱在怀里。一来他确实爱惜自己新买的二胡,要知道为了买这把二胡,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一年的工钱都搭进去了;二来他知道刘延彪眼睛看不见,怕不小心把二胡给摔了,再者说,刘延彪是个盲童,根本没办法拉二胡。

见叔叔不给,刘延彪就缠着不放:“好阿大,就摸一挂,让我弹个响!”

叔叔见刘延彪纠缠不休,拿起二胡急忙跑回家去。

刘延彪紧跟不舍,他家和叔叔家是前后院,这路他熟得很,连叔叔家的门槛都摸得清。所以,他几乎一路小跑溜进了叔叔家。

“这尕娃今个是咋了?”婶婶见刘延彪进来的急,便问自己当家的。

“这尕娃想玩我的二胡。”刘文方回答。

“那就玩给呗。”婶婶说。

“不行不行,给我弄坏了阿么办!”刘文方最终还是拒绝了。

“还把他家的当成宝贝啦!”婶婶不满地说。

刘延彪虽觉得没戏,但并没有马上离开。叔叔也没辙,心想刘延彪如此喜欢他的二胡,一定要藏好了,藏到一个不让刘延彪够得着的地方。

刘文方四处打量,桌子上肯定不行,刘延彪搬个凳子随便够得着,柜子上也不行,刘延彪能爬得上去,干脆架到梁上吧!

于是,刘文方搬了个凳子踩上去,在房梁上钉了个钉子,就把二胡架到了梁上。

说实话,刘延彪的叔叔买二胡纯粹是心血来潮,也可以说是为了赶时髦,那时青海农村谁家有把二胡还是挺风光的事。但是,他拉二胡的技术实在不敢恭维,二胡拉的确实不咋地,因此拉不了几回就完全没有了兴趣,也不再把二胡当宝贝,将它长期遗忘在了房梁上。

刘延彪可没忘记叔叔的那把二胡,一心想拉一下。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还别说,机会还真来了。

没多久,刘文方出了远门去做工,刘延彪便打起了这把二胡的主意。他轻车熟路来到叔叔家,婶婶也不在,去了地里拾掇庄稼,那时庄稼人的家都没有锁,说是路不拾遗,其实是没有锁的必要,家徒四壁,最多有几个破旧的桌椅板凳,贼都懒得看一眼。

推门进了叔叔家,刘延彪先把被褥铺在地上,找了一个长棍,将二胡轻轻松松就挑了下来。原来,刘延彪靠耳朵听见叔叔将二胡藏在了什么地方,所以取二胡也就轻而易举。

刘延彪高兴地拿起二胡走到院子里开始研究,那是他生平第一次接触二胡,几根弦,一个木头杆杆,却能发出如此悦耳动听的声音,这让刘延彪觉得非常神奇。他用手拉了几下,二胡便吱吱呀呀地响了起来……似乎二胡和刘延彪之间有着难以言说的缘分,刘延彪用手触摸到二胡的瞬间,就觉得有种似曾相见的感觉,手拉二胡也是那么得心应手。

就这样,只要叔叔不在家,刘延彪都会偷偷“潜入”叔叔家,将那把二胡从房梁上挑下来拉上一阵,琢磨每一个声调。

有一天晚上,庄子上放电影,那时青海已经解放,翻身农奴当家做主,河湟大地到处充满欢歌笑语,上级组织了电影队,到每个农村轮流放映。

村里人得知电影队要来的消息后,大清早就在放映场地占据有利位置,将自家的凳子摆好。因为是露天电影,放映场地一般选在村内宽阔的地方,多数是村里的主街道上,头一天就要在村道两侧各栽两个柱子,柱子就地取材,最好的就是碗口粗的杨树干,干透后去掉外皮,既光滑又笔直。

柱子栽好、栽牢后,第二天中午前就在柱子上挂好白花花的屏幕,而屏幕前就是那一排排参差不齐的凳子。

每逢放电影,就是孩子们的节日,大清早将家里所有的凳子全部搬来,然后就守在这里,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回家去吃,为了防止好位置被抢,兄弟姐妹几个轮流换班,直到天黑后电影正式放映。

村里要放电影了,全村老少都兴奋无比,每一个人都不想错过,连拄着拐杖的阿爷也颤巍巍地前来。刘延彪虽然看不见,自然也不会错过这种热闹,在叔叔刘文方和堂弟的带领下,也加入到了观影行列。

天渐渐黑了下来,放映机里一条光束射向屏幕,电影就开始放映了,不知是谁家的孩子站起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长长的影子。当然,这一切刘延彪都看不到,放映的电影的名字也不知道,但他仍津津有味地用心“看”着电影。说是看,其实是在用耳朵听,听男女主角的对白,并且听得几乎入了迷。

突然,传来一段悦耳的音乐,刘延彪浑身一颤,看到他激动的样子,身旁的叔叔小声说,那是电影插曲《二郎神》。刘延彪并没有搭叔叔的话,只是认真地听着这段插曲,时而还摇晃着脑袋。

电影很快放完了,现场一阵嬉笑声,还有搬动凳子的声音。叔叔拉起刘延彪,准备送他回家。

“阿爸,我先不回家,先到你家。”刘延彪说。

“阿么了?想听叔叔讲鬼故事吗?”叔叔问道。

在青海农村,夏天的夜里,村民们都会聚在街头闲聊,多数是天南地北的扯谈,如果有小孩子,还会有人讲有关鬼的故事。讲述者将鬼故事描述的活灵活现,如同真的一般,讲到扣人心弦处,往往还有夸张的肢体语言,吓得孩子们直往大人的怀里钻。最终的结果,就是孩子们不敢独自回家,需要大人们挨个送回去。虽然如此,孩子们仍喜欢听鬼故事。

“阿爸,你去了就知道了!”刘延彪有些激动的说。

到了叔叔家,刘延彪说:“阿爸,把你的二胡拿下来,我给你拉个曲子。”

“你逗阿爸开心啊?你怎么会拉二胡,你又没学过!”叔叔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爸,你只管拿来,你听了就知道了。”刘延彪说。

在刘延彪的一再央求下,叔叔从房梁上取下二胡递给刘延彪。

只见刘延彪抓起二胡就要拉,叔叔见他手都拿反了,别人都是手心向上,他却是手心向下,就提醒他说:“尕娃,你拿反了。”

刘延彪说一声“甭管了”就反手拉起了二胡,自此以后,刘延彪反手拉琴成为最独特之处。

二胡声音一响,在场的全部惊呆了,刘延彪竟然将电影插曲《二郎神》完整地演奏出来!

“尕娃,你咋会拉这个曲子?你一没学过二胡,二不懂谱子,咋拉的这么好,难道你是个拉曲的神童?”叔叔刘文方一脸的惊愕。

刘文方哪里知道,刘延彪早已对二胡琢磨了好长时间,已经掌握了二胡演奏的基本技巧,拉个小曲早已不在话下。

庄子上有一位陈姓老人,擅长一个名为《满天星》的曲子,这首曲子要有一定的基础才能学会。老人听说刘延彪的事情后,也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尕娃有音乐天赋,就给刘延彪制作出了一把二胡,并教给他《满天星》这首曲子。对于没有任何基础的刘延彪来说,拉出个大概的音色来说不成问题,再加上老人的精心指点,用了一个后晌的时间,刘延彪就把这首曲子给完整地拉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