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戏迷”偷学献艺崭露头角

2019-01-23 11:10:04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张德生 鲁占奎

刘延彪“偷艺”不仅学那些小曲,甚至还偷学“故事”。那时,青海农村经常有说书匠,所讲的故事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当然以历史故事居多,比如三国演义、水浒故事等,也有近代、现代的故事,比如八国联军侵略中国、西安事变等。但凡来了说书的,哪里听见个说书的,刘延彪立马就会赶去,哪怕少吃一碗饭也要先去听。这是为什么呢?按照刘延彪的说法,唱曲儿的人,你不懂点历史,你就唱不好。

“阿爸,央及个,把我领上个听书去!”即便是邻村有说书的,刘延彪也会求着别人带他去,因为他看不见,认不得太远的路。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甚至没有广播、电视的时代,农村的娱乐方式就是听戏、听曲、听书,由此也诞生了一批批民间艺人,他们走街串巷,每到一处都深受群众喜爱,也深受尊重。在一个村子里演出时,不需要提前打招呼,在街头扎下场子直接开演,自然有人前来围观,也不需要提前谈好“演出费”,那时还没有演出费的概念。到了饭点,自然有人送茶送饭,演出结束,每家每户都会送些炒面、青稞、菜籽、馍馍等东西,演员们鞠躬答谢,然后奔赴下一个村子。不用任何人组织,每个村民都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他们认为,这些唱曲、说书的才是真正的文化人,走南闯北,懂得多、见识广,得好生招待。

别人听书是听热闹,刘延彪听书却是在学习,对于说书人所讲的人物故事,还有那些个地名等,他都牢记在心,他认为,这个历史背景,对于他唱曲也很有作用。

关于刘延彪“偷艺”,还有一个最经典的故事。

清水河有个老汉,以前经常来谢家寨唱曲儿。但听说刘延彪的事后,来到谢家寨,看见刘延彪在,他就是不唱。

“阿爷,唱一个呗!”刘延彪说。

“怕你把我的曲儿听去了。”老汉就是不唱。

刘延彪的父亲也爱听曲儿,尤其看到儿子如此热爱痴迷民间曲艺,觉得也是好事,便想了一个办法。

下一次请清水河的那位老汉前来唱曲,先把刘延彪悄悄藏在北厢房里。老汉见刘延彪不在,就开始唱,他那边唱,刘延彪就在这一头悄悄听。

等到全部曲子唱完了,刘延彪从北厢房里出来:“你老人家哪时候来了?”

“哎,这个娃娃啥时候来的?”那个老汉吓了一跳。

“我刚进来。”刘延彪故意撒谎说。

“你不会那边悄悄听着吧?”那老汉不放心地问。

刘延彪心中暗想,不偷听着咋学会呢,你又不教我。

也难怪,民间艺人一般不轻易收徒,不都说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说刘延彪学会了,他在谢家寨还有市场吗?

那个老汉当日唱的是平弦《吕洞宾杭州买药》和《孔子拜师黄雀在西》。

平弦是青海省曲艺中影响较大的汉族曲种之一。它又叫做“赋子”、或“赋腔”,在它的众多曲调中,最基本的一个曲调叫做“赋子”。因其主要伴奏乐器三弦定弦格式属于汉族民间定弦法中的“平弦”而得名,又称“平调”、“西宁曲子”,由于其主要唱腔为“赋子”,因此又称为“西宁赋子”。

平弦流行于以西宁为中心的湟中、平安、湟源、大通、互助等地的汉、回、土族当中。其曲牌来源最早的可追溯到元代小曲,曲词格律谨严精密,犹如宋词、元曲。其歌词讲究文雅典丽,音韵圆润,许多片断犹如古典诗词。它的曲调优美,典雅,曲词格律严谨,诗词化程度较高,可以说是青海地方曲艺中的“阳春白雪”。

平弦又属于连曲体的一种汉族民间艺术形式,只唱不说,每个唱段都配有表达情绪与情节的固定的曲调,这些曲调又是早已成套的,十分丰富,被艺人们称做“十八杂腔,二十四调”。实际上,现已记录的各种曲调就有50多个。

艺人们依照平弦题材与表达的不同,将它的段子分为“赋子”、“背工”、“杂腔”、“小点儿”等四类。每个段子的组成,开头的部分配有叫做“前岔”的调子,结尾的部分配有叫做“后岔”的调子。所以一首完整的平弦段子是由“前岔”加上“赋子”或“背工”,加上“杂腔”或“小点儿”,再加上“后岔”构成的。

赋子又分为“单片赋子”和“三句半赋子”。背宫一般分单背宫、双背宫、垛字背宫、催句背宫四种。杂腔曲调有20多个,如“大莲花”、“十里墩”、“钉缸调”、“太平年”、“凤阳歌”、“离情”(“剪靛花”、“杨点花”、“银纽丝”、“一点油”、“南楼儿”、“思凡”等)。小点则包括正反当韵、阳调、夸调、工字调、百合调、掐菜苔、兰城、茉莉花等近20个曲调。

一个完整的平弦唱段,由前后岔、赋子或背宫、杂腔、小点并列组合而成,曲调优美,绮丽典雅,并且如前所述,其曲词格律严谨,诗词化程度较高。传统曲目多为七字句和十字句韵文,内容广泛,多取材于元、明杂剧和汉族民间传说、故事及历史演义。

不过,平弦没有专业艺人,皆由业余爱好者演唱,俗称“好家”,在工余时间去茶楼酒肆或好友家中结伴自娱或应亲朋相邀在婚、丧、喜筵上演唱。演唱时,某人用一只筷子将一个小瓷碟(称为“月儿”)夹在左手,右手持另一只筷子敲打瓷碟掌握节奏,伴奏有三弦、扬琴、二胡、月琴、琵琶、笛子等,只唱不说,对唱或数人轮唱。

青海平弦的演唱名家有梁世姓、陈厚斋、伊家隆、陈子璋等。

清水河的老汉在前面唱一句,刘延彪就在后面学一句。那老汉唱着,刘延彪就一句一句背着。那老汉的曲唱完了,刘延彪把他的曲子也背会了。

那老汉对此自然心知肚明:“哎,你这个娃娃了不得啊!你把我的曲子偷着听掉的多少啊?”

谢家寨庄子上有几个拉胡胡、弹弦子的老汉们赶紧打圆场:“你这个老头也太不像话,你把你这些给我们娃娃传给点,教给点。你又说他把你的曲子学会,你这个是馍馍再吃上了就没有了嘛?”

然而,那老汉也是一头犟驴,死活就是不教。刘延彪也只能选择偷学,渐渐他也把那老汉的几个小曲学上了。

后来,清水河的那个老汉又到庄子上来了,庄子上拉胡胡、弹弦子的老汉们边故意起哄说道:“你把他的曲子唱着,我看他能怎样。”

刘延彪就对清水河的那个老汉说:“三爷,我今晚上唱个,你老汉家听听咋样。”

“你唱个啥呀?”

“我唱个你的《孔子拜师鸿雁捎书》。”

“你把我的这个哪会儿又听上了?”

刘延彪也不答话,清了清嗓子开唱,从头到尾一句不差,并且还比“师傅”的嗓音还要洪亮,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哎诶,你这个东西了不得,你这个在就学不得。你这个一学,你就把我的好东西一下学完了。”清水河的老汉表面上大惊失色,心里却是一阵暗喜。为啥,实际上他也喜欢上了刘延彪这个聪明的“徒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