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延彪曲艺之路桃李满园

来源:海东时报社 作者:张德生 鲁占奎 发布时间:2019-06-26 10:48:14 编辑:冯大馨
 

农历四月初三,郭冬花的父亲把刘延彪请到了家里,刘延彪本来对收徒也没那么多讲究,仪式也没有举行,喝了顿酒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在刘延彪这里,郭冬花才真正知道三弦、越弦怎么弹,并将最难的定弦也学到了手。拜刘延彪为师,“入学”容易,“毕业”却很难,教学过程也是一波三折。郭冬花和刘延彪都是盲人,无法通过看乐谱交流,只能靠听来学。之前郭冬花所学的东西都不是特别正规,和专业民间曲艺相比有一定的差距,这样改正过来更加艰难。一遍遍听刘延彪弹奏,自己再一遍遍练习,但难免还是出错,虽然老师没有责怪,但郭冬花也曾偷偷躲到墙角掉眼泪。后来,刘延彪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就手把手教郭冬花弹奏,让郭冬花记住弹奏时手的位置在哪里。

就这样,郭冬花终于成为刘延彪最得意的学生。此后,刘延彪开始对郭冬花传授下弦,《林冲买刀》、《鸿雁传书》、《十二月花开》这些传统下弦曲目很快就被郭冬花烂熟于心。

其实,刘延彪之前也曾教过不少人曲艺,也收过一些徒弟。

“哎,刘老师啊,把我的这个娃娃收上当个徒弟,你教教。”在刘延彪20多岁时,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民间艺人,张家庄的一位村民找到他,想请他当师傅。

刘延彪好说话,对这些也不讲究,就说:“你:把尕娃吃的、喝的管上就行,我啥都不要,你看行就领过来。”

那人自然乐意,屁颠屁颠的就把孩子领来了。但是,他把娃娃领过来就不管了,吃的也不管,大人也不来,完全把刘延彪家当作慈善机构。

在那个时代,物资匮乏,多数人都吃不饱穿不暖,家里的衣服也是老大穿旧了改一改给老二穿,家里突然多了一张嘴,刘延彪一家本来都填不饱肚子,现在连个半饱都混不上了。家里人自然埋怨,说刘延彪找了个累赘,不过气过一阵,他还是得尽老师的责任。教了很久,刘延彪就彻底失望,这娃不是学曲儿的料,对拉弦唱曲没有一点兴趣。

“今儿个就教你拉胡胡吧?”刘延彪说。

“成,就拉胡胡。”那尕娃附和道。

可是一转眼,那尕娃却拿着刘延彪的二胡跑去和别的孩子玩去了。孩子们玩起来放得开,相互打土仗,就是两帮孩子互相投掷“土蛋蛋”,那尕娃就把二胡当成球拍,像玩棒球一样用二胡把对方投过来的土块打回去,这下不得了,一把好好的二胡瞬间报废。一把二胡坏了,再拿一把,一会儿功夫就弄坏了刘延彪的几把二胡。

刘延彪听见那尕娃“梆梆梆”地用二胡打着玩,脸都气绿了,那时做一把二胡不容易,最主要的,是这尕娃根本就不学。

遇到这样的主,刘延彪自认倒霉,赶紧把尕娃给送回了家。

说白了,这家也是穷的揭不开锅,看到刘延彪唱曲多少能混上吃的,就把孩子送来“蹭饭”,根本没打算让孩子学这个。

从此以后,刘延彪就不轻易收徒弟,强扭的瓜不甜,他希望能找到真正喜爱民间曲艺的人,将自己的所学能够传承下去。

不过,刘延彪对庄子上的曲艺爱好者也没少指点。那时,庄子上有几个年轻人喜欢唱曲儿。

“刘师傅,今天给我们好好教一下。”有个叫陈毅的带着一帮子年轻人登门拜访。

“好好好,你们经常学,我就经常教呗。我全教给你们几个,大家就好好学呗。”刘延彪深知自己当年学艺的艰辛,毫不保留地将一切都教给这些年轻人。

李光荣也是跟刘延彪学艺比较早的“大弟子”之一。和郭冬花不同,李光荣和刘延彪同村,并且只比刘延彪小16岁,并且李光荣身体一切正常。

李光荣兄弟姐妹七八个,李光荣排行老三,这么一个大家庭,经济条件肯定好不了,要不也不会有后来的口号“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

小时候李光荣就喜欢二胡,哥哥弟弟们也都喜欢,大哥爱好的是秦腔。大哥见李光荣对民间曲艺痴迷,就对他说:“你要真想学,就拜刘延彪为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de":0,"errmsg":"","dat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