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成龙:渴望皮衣制作传承久远

2019-09-25 09:38:50 来源:
文/图 时报记者 马正艳

说到衣服的材质,很多人会想到棉、麻、纱、丝绸或者各种化纤材料。那么手工缝制的皮衣究竟有多少魅力,您可以想象吗?对于生长在青藏高原的土族儿女而言,将羊皮经过加工制作穿在身上,不仅将驱寒保暖与传统的民族服饰特色融为一体,更是对传统土族皮衣制作的传承。本期,请您随记者一起走近土族皮衣制作传承人索成龙,近距离了解皮衣制作的过程与方法。

土族皮衣的历史渊源

互助县地处祁连山段南麓,为黄土高坡与青藏高原交错街按地带,地势北高南低,达板山的由西北向东南横穿全景。地理位置介于北纬36°30-37°09,东经101°-46-102°42之间,境内海拔约为 4000米。丹麻镇位于互助县东北20公里处,地形呈北高南低狭长地带,海拔为2200-4200米,常年气温偏低。

据了解,因气温偏低,气候条件较差,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土族群众在穿戴上渐渐形成了适合本地气候和民族特色的材质、色彩以及款式特点。清代《皇清职爱图》古籍中也对土族服饰有着详细的描述和记载:土族服饰中的毡帽、布衣、白皮袄均保留了土族服饰的特点,反映了土族服饰文化古到今的世代传承。随着土族历史的发展,土族服饰也经历了长期复杂的演变过程,从土族的物质生产生活方式的发展过程来看,土族服饰除了具备最初的御寒保暖功,逐渐开始注重美观效果。

在50年代至70年代,土族冬天的服饰以白皮袄为主,婚嫁时以长皮衣礼服为主,因此形成了适合本地地域特点,气候特点的穿戴习惯,保留着高原土族原始的文明印记。特别值得说明的是,近几年,随着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不断推进发展,青海省逐渐产生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非遗传承人。其中互助县丹麻镇索卜沟村村民索成龙,他制作土族皮衣已有十多年之久,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老艺人,作为青海省省级非遗传承人,他对皮衣制作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繁冗复杂的制作方法

土族皮衣分白板皮衣和带有布面的长皮衣,带有布面的皮衣颜色一般以黑色、白色、紫色等为主。土族皮衣在制作方法上也很考究,需要经过多道繁杂的工序。据64岁的索成龙老人介绍,制作皮衣之前,先要将羊皮用盐、碱等物泡腌三周,待腌制完成后将羊皮晾干;其次,在大缸里加温水放上皮硝、麦皮等煮羊皮子的药材,将皮子煮七天时间,期间每两天将皮子拿出来摔打一下,等皮质充分发酵后捞出皮子,将多余水分拧干,再挂在梁头用钩链(一种刮皮子的刮刀)仔细地刮,将皮子表面的肉质、油质刮干净,然后反复用手搓皮,等皮质揉软时用铲刀推产,让皮子变得更加柔软、光滑后才算大功告成。

“皮子处理好之后,接着就是最关键的一步,即缝制皮衣。羊皮经过煮皮、刮皮和搓皮工艺后再进行拼合裁剪,然后用麻线缝合。这就是传统的白板皮衣。如果想为皮衣增加色彩,则要在缝制好的皮衣上面再缝上黑色、白色或紫色的布料,这样下来,皮衣就算制作完成。一件皮衣,需要大约8张羊皮才能缝制而成。”索成龙说。

土族皮衣的价值体现

土族群众对羊羔皮、老羊皮的加工处理有着绝妙之处。他们视羊皮为贵材,积攒羊皮时,先将湿皮展开,绷紧钉在柱子或门板上,撒上少许盐巴防蝇防虫,等风干后架在房梁存放。土族群众所穿的皮坎肩多用羊羔皮制成,价格较高。

通常情况下,皮袄和长皮衣作为土族服饰中的冬衣,一般在冬季或气候较冷的时期穿。羊皮皮衣作为土族的服饰,具有代表性的符号标示,与土族群众的生活息息相关,每逢婚丧嫁娶,宗教节庆等重要活动中土族群众都会穿上皮衣。

皮衣作为一种土族服饰,有着浓缩的自然美,凝聚着民族情感,负载着多种文化信息,为了让皮衣更美观,一般还会用刺绣技艺填补服饰的色泽、图形等。土族皮衣不仅传承了民俗、款式,并且与民族的历史进程、生活方式、风俗习惯、节庆礼仪、宗教信仰等相互交织,彼此渗透。

渴望皮衣制作得以传承

尽管索成龙是土族皮衣制作的第三代传承人,从爷爷、父亲再到自己,索成龙将传统皮衣制作方法复制传承下来。但如今,因为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土族服饰也经历了兴衰和变迁,虽然土族的服饰款式多起来了,然而土族服饰目前面临的现状不容乐观。由于受现代时尚生活的影响,不少青年人在一些重要场合及活动中,不再对本民族的传统服饰情有独钟,而是更青睐一些色彩明艳、时髦更具现代感的服装。但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仍然热衷于穿戴传统的皮衣皮袄,这不仅是对本民族服饰文化的延续,更是对本民族服饰的一种深厚的情感寄托。

为此,年近70岁的索成龙老人毫不犹豫地将制作皮衣的方法传授给自己的儿子索长命。他说:“我希望传统的土族皮衣制作方法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发展,更希望越来越多的土族青年能够热爱皮衣制作,并努力学习这门技术,让传统皮衣制作方法得到传承。”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索成龙:渴望皮衣制作传承久远

文/图 时报记者 马正艳

说到衣服的材质,很多人会想到棉、麻、纱、丝绸或者各种化纤材料。那么手工缝制的皮衣究竟有多少魅力,您可以想象吗?对于生长在青藏高原的土族儿女而言,将羊皮经过加工制作穿在身上,不仅将驱寒保暖与传统的民族服饰特色融为一体,更是对传统土族皮衣制作的传承。本期,请您随记者一起走近土族皮衣制作传承人索成龙,近距离了解皮衣制作的过程与方法。

土族皮衣的历史渊源

互助县地处祁连山段南麓,为黄土高坡与青藏高原交错街按地带,地势北高南低,达板山的由西北向东南横穿全景。地理位置介于北纬36°30-37°09,东经101°-46-102°42之间,境内海拔约为 4000米。丹麻镇位于互助县东北20公里处,地形呈北高南低狭长地带,海拔为2200-4200米,常年气温偏低。

据了解,因气温偏低,气候条件较差,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土族群众在穿戴上渐渐形成了适合本地气候和民族特色的材质、色彩以及款式特点。清代《皇清职爱图》古籍中也对土族服饰有着详细的描述和记载:土族服饰中的毡帽、布衣、白皮袄均保留了土族服饰的特点,反映了土族服饰文化古到今的世代传承。随着土族历史的发展,土族服饰也经历了长期复杂的演变过程,从土族的物质生产生活方式的发展过程来看,土族服饰除了具备最初的御寒保暖功,逐渐开始注重美观效果。

在50年代至70年代,土族冬天的服饰以白皮袄为主,婚嫁时以长皮衣礼服为主,因此形成了适合本地地域特点,气候特点的穿戴习惯,保留着高原土族原始的文明印记。特别值得说明的是,近几年,随着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不断推进发展,青海省逐渐产生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非遗传承人。其中互助县丹麻镇索卜沟村村民索成龙,他制作土族皮衣已有十多年之久,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老艺人,作为青海省省级非遗传承人,他对皮衣制作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繁冗复杂的制作方法

土族皮衣分白板皮衣和带有布面的长皮衣,带有布面的皮衣颜色一般以黑色、白色、紫色等为主。土族皮衣在制作方法上也很考究,需要经过多道繁杂的工序。据64岁的索成龙老人介绍,制作皮衣之前,先要将羊皮用盐、碱等物泡腌三周,待腌制完成后将羊皮晾干;其次,在大缸里加温水放上皮硝、麦皮等煮羊皮子的药材,将皮子煮七天时间,期间每两天将皮子拿出来摔打一下,等皮质充分发酵后捞出皮子,将多余水分拧干,再挂在梁头用钩链(一种刮皮子的刮刀)仔细地刮,将皮子表面的肉质、油质刮干净,然后反复用手搓皮,等皮质揉软时用铲刀推产,让皮子变得更加柔软、光滑后才算大功告成。

“皮子处理好之后,接着就是最关键的一步,即缝制皮衣。羊皮经过煮皮、刮皮和搓皮工艺后再进行拼合裁剪,然后用麻线缝合。这就是传统的白板皮衣。如果想为皮衣增加色彩,则要在缝制好的皮衣上面再缝上黑色、白色或紫色的布料,这样下来,皮衣就算制作完成。一件皮衣,需要大约8张羊皮才能缝制而成。”索成龙说。

土族皮衣的价值体现

土族群众对羊羔皮、老羊皮的加工处理有着绝妙之处。他们视羊皮为贵材,积攒羊皮时,先将湿皮展开,绷紧钉在柱子或门板上,撒上少许盐巴防蝇防虫,等风干后架在房梁存放。土族群众所穿的皮坎肩多用羊羔皮制成,价格较高。

通常情况下,皮袄和长皮衣作为土族服饰中的冬衣,一般在冬季或气候较冷的时期穿。羊皮皮衣作为土族的服饰,具有代表性的符号标示,与土族群众的生活息息相关,每逢婚丧嫁娶,宗教节庆等重要活动中土族群众都会穿上皮衣。

皮衣作为一种土族服饰,有着浓缩的自然美,凝聚着民族情感,负载着多种文化信息,为了让皮衣更美观,一般还会用刺绣技艺填补服饰的色泽、图形等。土族皮衣不仅传承了民俗、款式,并且与民族的历史进程、生活方式、风俗习惯、节庆礼仪、宗教信仰等相互交织,彼此渗透。

渴望皮衣制作得以传承

尽管索成龙是土族皮衣制作的第三代传承人,从爷爷、父亲再到自己,索成龙将传统皮衣制作方法复制传承下来。但如今,因为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土族服饰也经历了兴衰和变迁,虽然土族的服饰款式多起来了,然而土族服饰目前面临的现状不容乐观。由于受现代时尚生活的影响,不少青年人在一些重要场合及活动中,不再对本民族的传统服饰情有独钟,而是更青睐一些色彩明艳、时髦更具现代感的服装。但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仍然热衷于穿戴传统的皮衣皮袄,这不仅是对本民族服饰文化的延续,更是对本民族服饰的一种深厚的情感寄托。

为此,年近70岁的索成龙老人毫不犹豫地将制作皮衣的方法传授给自己的儿子索长命。他说:“我希望传统的土族皮衣制作方法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发展,更希望越来越多的土族青年能够热爱皮衣制作,并努力学习这门技术,让传统皮衣制作方法得到传承。”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