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智才旦的绘画人生

2019-11-27 09:49:37 来源:
文/ 图 董德娥

一名学识渊博、匠心独运的藏族画家,依托传统的力量,却又秉持着突破传统的信念,用手中的画笔改变了唐卡绘画史的进程,又用自己坚韧不拔的意志和不停歇的脚步不断创造着历史。这就是藏族画家东智才旦,这期发现就让我们就去了解他的艺术人生。

今年45岁的东智才旦出生在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金源藏族乡支哈加村。七岁起,他就利用酥油浸透的纸张临摹经堂壁画,后又分赴其他地区拜师学艺,在西北民族学院系统地学习国画和油画技法。从油画和国画中汲取艺术营养,一种基于唐卡画而又超越唐卡的画风逐渐在他笔尖成形,别具一格的绘画创作风格日臻成熟,他终于探索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并在藏区绘画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海南州共和县文化馆综合楼的展厅里,摆放着东智才旦的两幅作品:《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和《和缘——文成公主进藏和亲图》。他的作品与传统的唐卡作品有所不同,他突破传统唐卡的格局,竭力摆脱固有法度的繁琐与束缚,完全褪去了传统唐卡重复的单调,描绘的每一个人物都鲜活有力、栩栩如生。所涉猎题材从宗教神祇、格萨尔神话至藏族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创造了多幅表现藏族民俗风情的大型唐卡画作,成为后学者竞相模仿的对象。如今,他的作品已在国内外展览多次,更有部分作品被博物馆永久珍藏。

东智才旦虽然没有正式上过学,但他不仅热衷于绘画创作,还在建筑设计、铜雕、泥塑、浮雕、装饰及设计标志等方面有一定的造诣。

东智才旦说:“我从小时候就喜欢画画,在自己家里面的墙上画,还在废纸上画了很多画。有一天,我的师父白日光活佛来我们家,看见我的画很欣赏,后来就跟着他去学画画。大概7个月后,我就自己独立地去画。师父给我定下了规矩,三年之内画完的每一幅作品,都拿到师父面前来指点,就这样持续了三年时间,后来,我开始在村子里画唐卡之类。大概我16岁的时候,开始在别的寺院里画画,还在帐篷里画画,这样就延续了将近7年多时间。1993年时,我开始在藏区的寺院和村子里画,同时学习藏文化方面的知识。这之前我不会说汉语,也不懂汉文化。从23岁开始,我就一句一句地去学,逐步学习汉语知识。”

23岁那年,对东智才旦来说是个很大的转折点,之前他画的一直是佛像,1997年开始画格萨尔王题材的150幅画,接着画了民族团结题材的。后来,他的一个朋友编了一本书《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他就用唐卡的形式画了出来。

东智才旦的作品是这片神秘的土地上超凡脱俗的艺术画卷。2015年创作的红色唐卡系列《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作品高1.2米,宽0.8米,共80幅。

东智才旦的创作,以传统唐卡艺术为根基,以宗喀艺术为手法,注重凸显画面的层次感和立体感,具有策划精细、主题突出、线条柔美、设色均匀、人物刻画着眼于写实等技法特征。

唐卡长征组画的创作,是唐卡千年传承后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主题拓展和艺术创新,是唐卡发展史上第一组红色唐卡,第一次全景式地用唐卡艺术形式展现被毛主席称作“开天辟地第一次”的伟大长征,歌颂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艰苦卓绝、万难不屈的革命精神,体现军民团结、汉藏一家亲的主题思想。

东智才旦创作的以“民族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为主题的大型历史题材唐卡集锦《和缘——文成公主进藏和亲图》,作品总长108米,高1.2米,共25幅。以敦煌壁画、丹斗壁画、瞿坛寺壁画以及宗喀唐卡相结合的表现形式,绘制了文成公主进藏和亲。作品紧扣文成公主进藏联姻主题,沿着汉藏和亲的发展脉络,通过唐卡艺术表现形式,生动再现了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宏大场面及故事片段。让世人更加真切地体验和感受文成公主进藏和亲的不朽佳话,以及唐卡艺术的独特魅力和博大精深。该史材巨制由东智才旦设计并率40多位唐卡艺术家,汇艺家智慧,辅以金银矿料,历时400多天精绘而成。寓藏族唐卡技法、古代汉唐画风、绘佛度量法则与现代美术创作为一体,开拓创新,独树一帜。是有形的物质文化艺术结晶与无形的非物质文化表现形式的完美结合,充分表现了以和缘为贵、文化认同、艺术融合的价值理念。

东智才旦的作品《和谐海南》《大美青海》等都表现了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内容。他在继承传统唐卡艺术精华的同时,挖掘自己的精神特质,不断寻找、发掘出唐卡艺术的灵魂和生命。他的创作理念充分彰显了传统唐卡艺术对现代艺术的表现力,把传统的唐卡艺术引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寒暄时,东智才旦说:“藏族唐卡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一种古典的宗教艺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唐卡艺术家们尝试过各种表现形式,除了佛像外,历史、神话、传说、医药、民俗都曾经画在唐卡上,我们之前画过《格萨尔王》和《文成公主进藏》等历史题材的大型唐卡长卷,这次红军长征题材的系列组画,不仅是我绘画生涯的一次尝试,也是藏族唐卡绘画艺术一种大胆的创新和体验。当今是各种艺术门类都飞跃发展的时代,唐卡艺术家必须与时俱进,这样才能传承和保护好唐卡艺术。红罕长征时在藏区留下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我用我的表达方式、唐卡语言讲述红军长征故事。”

多年来,东智才旦始终以公益性教育为抓手,亲自编写培训教材,亲自传授技艺,将自己精通的唐卡、古建筑设计、藏绣、泥塑等技艺尽相传授,大力培养藏区各地藏文化艺术人才,至今已带徒弟超过400余人。他所亲授的学生更是秉承师恩,成绩斐然。

东智才旦的学生仁青项杰告诉我:“我从小喜欢绘画。2008年去果洛学习唐卡,2017年的4月份我到青海民族大学的唐卡培训班,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师带我们去青海多个大学的画廊考察,考察的过程中,我看到老师的《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和《和缘》这两幅作品,感到非常震撼。2017年的6月,我到东智老师这里来学习,他严格地要求我,不但要画,而且要学习唐卡背后的一些历史故事。”

东智才旦不仅在唐卡绘画领域成就斐然,而且在宗喀艺术方面涉猎广泛,触类旁通。作为一名艺术家,怀着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在外出采风期间,每至一地他都会拜师学艺,博采众长。因此,在宗喀艺术的其他领域也取得了不俗的成就。2005年,他被青海省人民政府授予青海省第五届文学艺术创作奖;2011年,作品《大圆满》获得第十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美术作品奖,获得最受欢迎的民间艺术家称号;2013年,被评为“第三届青海省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2018年,作品《八马财神》获得深圳·金凤凰工艺品创新设计大赛金奖,作品《极乐世界》在“雪域丹青·匠心筑梦”青海唐卡绘画艺术精品展获金奖。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东智才旦的绘画人生

文/ 图 董德娥

一名学识渊博、匠心独运的藏族画家,依托传统的力量,却又秉持着突破传统的信念,用手中的画笔改变了唐卡绘画史的进程,又用自己坚韧不拔的意志和不停歇的脚步不断创造着历史。这就是藏族画家东智才旦,这期发现就让我们就去了解他的艺术人生。

今年45岁的东智才旦出生在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金源藏族乡支哈加村。七岁起,他就利用酥油浸透的纸张临摹经堂壁画,后又分赴其他地区拜师学艺,在西北民族学院系统地学习国画和油画技法。从油画和国画中汲取艺术营养,一种基于唐卡画而又超越唐卡的画风逐渐在他笔尖成形,别具一格的绘画创作风格日臻成熟,他终于探索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并在藏区绘画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海南州共和县文化馆综合楼的展厅里,摆放着东智才旦的两幅作品:《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和《和缘——文成公主进藏和亲图》。他的作品与传统的唐卡作品有所不同,他突破传统唐卡的格局,竭力摆脱固有法度的繁琐与束缚,完全褪去了传统唐卡重复的单调,描绘的每一个人物都鲜活有力、栩栩如生。所涉猎题材从宗教神祇、格萨尔神话至藏族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创造了多幅表现藏族民俗风情的大型唐卡画作,成为后学者竞相模仿的对象。如今,他的作品已在国内外展览多次,更有部分作品被博物馆永久珍藏。

东智才旦虽然没有正式上过学,但他不仅热衷于绘画创作,还在建筑设计、铜雕、泥塑、浮雕、装饰及设计标志等方面有一定的造诣。

东智才旦说:“我从小时候就喜欢画画,在自己家里面的墙上画,还在废纸上画了很多画。有一天,我的师父白日光活佛来我们家,看见我的画很欣赏,后来就跟着他去学画画。大概7个月后,我就自己独立地去画。师父给我定下了规矩,三年之内画完的每一幅作品,都拿到师父面前来指点,就这样持续了三年时间,后来,我开始在村子里画唐卡之类。大概我16岁的时候,开始在别的寺院里画画,还在帐篷里画画,这样就延续了将近7年多时间。1993年时,我开始在藏区的寺院和村子里画,同时学习藏文化方面的知识。这之前我不会说汉语,也不懂汉文化。从23岁开始,我就一句一句地去学,逐步学习汉语知识。”

23岁那年,对东智才旦来说是个很大的转折点,之前他画的一直是佛像,1997年开始画格萨尔王题材的150幅画,接着画了民族团结题材的。后来,他的一个朋友编了一本书《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他就用唐卡的形式画了出来。

东智才旦的作品是这片神秘的土地上超凡脱俗的艺术画卷。2015年创作的红色唐卡系列《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作品高1.2米,宽0.8米,共80幅。

东智才旦的创作,以传统唐卡艺术为根基,以宗喀艺术为手法,注重凸显画面的层次感和立体感,具有策划精细、主题突出、线条柔美、设色均匀、人物刻画着眼于写实等技法特征。

唐卡长征组画的创作,是唐卡千年传承后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主题拓展和艺术创新,是唐卡发展史上第一组红色唐卡,第一次全景式地用唐卡艺术形式展现被毛主席称作“开天辟地第一次”的伟大长征,歌颂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艰苦卓绝、万难不屈的革命精神,体现军民团结、汉藏一家亲的主题思想。

东智才旦创作的以“民族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为主题的大型历史题材唐卡集锦《和缘——文成公主进藏和亲图》,作品总长108米,高1.2米,共25幅。以敦煌壁画、丹斗壁画、瞿坛寺壁画以及宗喀唐卡相结合的表现形式,绘制了文成公主进藏和亲。作品紧扣文成公主进藏联姻主题,沿着汉藏和亲的发展脉络,通过唐卡艺术表现形式,生动再现了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宏大场面及故事片段。让世人更加真切地体验和感受文成公主进藏和亲的不朽佳话,以及唐卡艺术的独特魅力和博大精深。该史材巨制由东智才旦设计并率40多位唐卡艺术家,汇艺家智慧,辅以金银矿料,历时400多天精绘而成。寓藏族唐卡技法、古代汉唐画风、绘佛度量法则与现代美术创作为一体,开拓创新,独树一帜。是有形的物质文化艺术结晶与无形的非物质文化表现形式的完美结合,充分表现了以和缘为贵、文化认同、艺术融合的价值理念。

东智才旦的作品《和谐海南》《大美青海》等都表现了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内容。他在继承传统唐卡艺术精华的同时,挖掘自己的精神特质,不断寻找、发掘出唐卡艺术的灵魂和生命。他的创作理念充分彰显了传统唐卡艺术对现代艺术的表现力,把传统的唐卡艺术引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寒暄时,东智才旦说:“藏族唐卡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一种古典的宗教艺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唐卡艺术家们尝试过各种表现形式,除了佛像外,历史、神话、传说、医药、民俗都曾经画在唐卡上,我们之前画过《格萨尔王》和《文成公主进藏》等历史题材的大型唐卡长卷,这次红军长征题材的系列组画,不仅是我绘画生涯的一次尝试,也是藏族唐卡绘画艺术一种大胆的创新和体验。当今是各种艺术门类都飞跃发展的时代,唐卡艺术家必须与时俱进,这样才能传承和保护好唐卡艺术。红罕长征时在藏区留下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我用我的表达方式、唐卡语言讲述红军长征故事。”

多年来,东智才旦始终以公益性教育为抓手,亲自编写培训教材,亲自传授技艺,将自己精通的唐卡、古建筑设计、藏绣、泥塑等技艺尽相传授,大力培养藏区各地藏文化艺术人才,至今已带徒弟超过400余人。他所亲授的学生更是秉承师恩,成绩斐然。

东智才旦的学生仁青项杰告诉我:“我从小喜欢绘画。2008年去果洛学习唐卡,2017年的4月份我到青海民族大学的唐卡培训班,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师带我们去青海多个大学的画廊考察,考察的过程中,我看到老师的《这里是红军走过的地方》和《和缘》这两幅作品,感到非常震撼。2017年的6月,我到东智老师这里来学习,他严格地要求我,不但要画,而且要学习唐卡背后的一些历史故事。”

东智才旦不仅在唐卡绘画领域成就斐然,而且在宗喀艺术方面涉猎广泛,触类旁通。作为一名艺术家,怀着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在外出采风期间,每至一地他都会拜师学艺,博采众长。因此,在宗喀艺术的其他领域也取得了不俗的成就。2005年,他被青海省人民政府授予青海省第五届文学艺术创作奖;2011年,作品《大圆满》获得第十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美术作品奖,获得最受欢迎的民间艺术家称号;2013年,被评为“第三届青海省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2018年,作品《八马财神》获得深圳·金凤凰工艺品创新设计大赛金奖,作品《极乐世界》在“雪域丹青·匠心筑梦”青海唐卡绘画艺术精品展获金奖。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