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梅:刺绣是我最美好的“事业”

2019-12-26 09:51:21 来源:
文/图 时报记者 王学玲

在青海这片古老又神奇的土地上,各族儿女在长期的生活劳动实践中,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留下了众多令人叹服的技艺和优秀的传统文化。而河湟刺绣,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不仅代表着民族文化的进步,还是家庭素养的象征,它一直流传在河湟人家,尤其在河湟儿女的生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河湟刺绣曾来源于江南,伴随着农耕文化的发展,刺绣手艺便通过各个渠道走向千家万户。几经演变,最终形成了独具地方特色、内容丰富、精美别致的河湟刺绣。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海东市平安区许长梅老人家中,一起感受67年来她对刺绣的深深情怀。

将生活融入绣品

虽然已是77岁高龄,但许长梅老人穿针引线的功夫依旧不减当年,还是那么明快、利索。“我从10岁就开始学刺绣,孩子们都劝我歇息,可我闲不住,总琢磨着绣点儿什么。最近又迷上了绣钱包。”许长梅说话跟她做针线一样爽朗、干练。

她说,过去人家的姑娘们从小就会跟着家中的女性长辈学习针线活,而刺绣就是其中一项必须掌握的技能。许长梅打开身边的包袱,里面是一双双绣着精美图案的鞋垫,“孔雀戏牡丹”“佛手抱桃”“鱼儿扳莲”“鹿嗅梅花”……许长梅指着眼前的一幅幅“景色”,兴致勃勃地介绍着。牡丹花朵层层叠叠,梅树骨朵儿纷繁稠密,孔雀神情傲然,小鹿身形俊俏……一幅幅刺绣让人挪不开眼。这些鞋垫图案经典、针脚细密、色彩艳丽、立体感强,犹如一个个小生命活跃在绣布上!

还有许多未完成的鞋垫上面缝满了剪纸图案。原来,许长梅不仅会刺绣,还会画画和剪纸。许长梅说,想要制作一幅完整的刺绣品,就得学会画画和剪样。一般在刺绣之前,要画花样,然后把这个花样剪下来,用针线缝在绣布上,再用彩线在花样上面绣,将花样细细密密地缝合起来。

这么多花样从哪里来呢?许长梅说,其实在刺绣的题材上,能体现出很多本土元素。如在常见的鞋垫上,刺绣的图案多为花卉,而花卉中最惹人喜爱的就是牡丹。牡丹是庭院中经常见到的花卉,人们把对牡丹的喜爱也表达在了刺绣中,所以很多基本图样都是代代相传的。不过现今社会信息来源广泛,随处都可以看到好看的图案,挑选合适的,再把它画下来。

“在看电视剧时,发现孝庄太后胸前戴的荷包很别致,我就照着那个样子画下来,做了几个。”许长梅随后拿出四个形似葫芦状的大荷包。它比普通的荷包要大一倍,上面分别绣着“梅兰竹菊”的图案,底色和绣花颜色搭配浓淡相宜,一种古朴素雅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说,每次看古装剧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观察人物的服饰、用品及上面绣的花样,然后自己就照着做。给孙女做的枕头就是看了《甄嬛传》后受的启发,因为她常常在做的时候也会添加自己的想法,这里多剪裁一下,那里少缝几针,有些可能不会完全和电视剧里吻合。

用绣品表达生活

如今的姑娘们很少学针线活了,不过也有很多人家办喜事的时候还保留着一些以前的习俗。婚嫁习俗中的“摆针线”“抬针线”就是其中之一。

河湟汉族人家嫁姑娘时,送亲的娘家人会把带到婆家的包袱一一打开摆到桌子上,这些东西有被子、床单、被套、枕套、衣服、鞋垫、荷包、腰带等物件,这就是“摆针线”。在旧时,这些物件都要新娘子亲手缝制,并在这些物品的角角落落绣上预示美好寓意的图案给婆家人看,也就是让婆家人品鉴新娘子的针线活。如果这些绣品能得到婆家亲朋好友的连连称赞,那说明娘家人把女儿教得贤淑得体,此时的娘家人也就很有面子。

“摆针线”之后,娘家人又会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衣服、鞋袜、鞋垫、枕巾、荷包等物品,赠送给婆家的每一个人,这又叫做“抬针线”。其实,这也是检验新娘子的女红的一种方式。

所以,旧时代的姑娘们必须从小跟着家里的奶奶、妈妈学做针线,就是为了在出嫁时拿得出漂亮的针线物品,让娘家人脸上有光。

每年端午节时,河湟人家的大人、小孩都有戴香包驱虫防病的说法。许长梅的针线包里怎能少得了这些呢?她能用彩色的丝线在丝绒花布上变出一个又一个五彩缤纷、小巧玲珑的生肖象,小白兔、金丝猴、长龙、骏马,个个活脱脱的,再在上面绣上精美的图案更是锦上添花。“快到端午时,村里的妇女们都带着香草和布料托我制作香包呢!”回忆起这段美好的岁月,许长梅的笑容无比灿烂。许长梅的绣品这么受村民的喜欢,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她的绣品中有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许长梅有六个孩子,每当想起那些艰难而又漫长的岁月,她庆幸自己有个“事业”可以相伴。而在她的绣品中,也寄予了许多对生活的美好追求与向往。67年来,刺绣就如同影子一样已经与许长梅的生活和精神不可分割。

愿绣品走出家门

“现在年轻人结婚已经不时兴这些了,但孙女不久后要出嫁,我还是绣了花枕头想送给新人,以表心意。”说话间,许长梅从另一个包袱里拿出一对“花枕头”,枕头的四周由底色为兰花色的丝绸布料裁剪而成的,两端各是一副栩栩如生的“蝴蝶戏牡丹”绣品。“我做这么多小物件,是准备在逢年过节时作为礼物送给亲朋好友的,就当给他们留个纪念吧。”许长梅笑着说。

“希望这门手艺能够在青年人中继续发扬,否则太可惜了。”许长梅说,她最大的心愿便是希望自己的刺绣能够走出家门,让更多爱好者了解刺绣,学习刺绣。

“只要做起刺绣就能心无旁骛地投入,一双巧手在绣布上穿梭,一针一线间,花鸟虫鱼便跃然眼前。”用这句话来评价许长梅的刺绣人生,一点也不夸张,因为时间是最好的见证。

在夏忙间、秋收后、冬寒时,在田间地头、柳荫下、炕头上,妇女、姑娘们埋头认真做刺绣的身影,曾是河湟地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段时间内,刺绣曾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近年来青海省着力为“青绣”开门铺路,引领省内外刺绣爱好者参观学习,不仅提升了“青绣”的知名度,更激发了广大刺绣爱好者的内生动力。

希望在未来,刺绣能够在这片河湟谷地上开辟出另一片新天地,衍生出更多生生不息的多彩文化。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许长梅:刺绣是我最美好的“事业”

文/图 时报记者 王学玲

在青海这片古老又神奇的土地上,各族儿女在长期的生活劳动实践中,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留下了众多令人叹服的技艺和优秀的传统文化。而河湟刺绣,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不仅代表着民族文化的进步,还是家庭素养的象征,它一直流传在河湟人家,尤其在河湟儿女的生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河湟刺绣曾来源于江南,伴随着农耕文化的发展,刺绣手艺便通过各个渠道走向千家万户。几经演变,最终形成了独具地方特色、内容丰富、精美别致的河湟刺绣。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海东市平安区许长梅老人家中,一起感受67年来她对刺绣的深深情怀。

将生活融入绣品

虽然已是77岁高龄,但许长梅老人穿针引线的功夫依旧不减当年,还是那么明快、利索。“我从10岁就开始学刺绣,孩子们都劝我歇息,可我闲不住,总琢磨着绣点儿什么。最近又迷上了绣钱包。”许长梅说话跟她做针线一样爽朗、干练。

她说,过去人家的姑娘们从小就会跟着家中的女性长辈学习针线活,而刺绣就是其中一项必须掌握的技能。许长梅打开身边的包袱,里面是一双双绣着精美图案的鞋垫,“孔雀戏牡丹”“佛手抱桃”“鱼儿扳莲”“鹿嗅梅花”……许长梅指着眼前的一幅幅“景色”,兴致勃勃地介绍着。牡丹花朵层层叠叠,梅树骨朵儿纷繁稠密,孔雀神情傲然,小鹿身形俊俏……一幅幅刺绣让人挪不开眼。这些鞋垫图案经典、针脚细密、色彩艳丽、立体感强,犹如一个个小生命活跃在绣布上!

还有许多未完成的鞋垫上面缝满了剪纸图案。原来,许长梅不仅会刺绣,还会画画和剪纸。许长梅说,想要制作一幅完整的刺绣品,就得学会画画和剪样。一般在刺绣之前,要画花样,然后把这个花样剪下来,用针线缝在绣布上,再用彩线在花样上面绣,将花样细细密密地缝合起来。

这么多花样从哪里来呢?许长梅说,其实在刺绣的题材上,能体现出很多本土元素。如在常见的鞋垫上,刺绣的图案多为花卉,而花卉中最惹人喜爱的就是牡丹。牡丹是庭院中经常见到的花卉,人们把对牡丹的喜爱也表达在了刺绣中,所以很多基本图样都是代代相传的。不过现今社会信息来源广泛,随处都可以看到好看的图案,挑选合适的,再把它画下来。

“在看电视剧时,发现孝庄太后胸前戴的荷包很别致,我就照着那个样子画下来,做了几个。”许长梅随后拿出四个形似葫芦状的大荷包。它比普通的荷包要大一倍,上面分别绣着“梅兰竹菊”的图案,底色和绣花颜色搭配浓淡相宜,一种古朴素雅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说,每次看古装剧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观察人物的服饰、用品及上面绣的花样,然后自己就照着做。给孙女做的枕头就是看了《甄嬛传》后受的启发,因为她常常在做的时候也会添加自己的想法,这里多剪裁一下,那里少缝几针,有些可能不会完全和电视剧里吻合。

用绣品表达生活

如今的姑娘们很少学针线活了,不过也有很多人家办喜事的时候还保留着一些以前的习俗。婚嫁习俗中的“摆针线”“抬针线”就是其中之一。

河湟汉族人家嫁姑娘时,送亲的娘家人会把带到婆家的包袱一一打开摆到桌子上,这些东西有被子、床单、被套、枕套、衣服、鞋垫、荷包、腰带等物件,这就是“摆针线”。在旧时,这些物件都要新娘子亲手缝制,并在这些物品的角角落落绣上预示美好寓意的图案给婆家人看,也就是让婆家人品鉴新娘子的针线活。如果这些绣品能得到婆家亲朋好友的连连称赞,那说明娘家人把女儿教得贤淑得体,此时的娘家人也就很有面子。

“摆针线”之后,娘家人又会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衣服、鞋袜、鞋垫、枕巾、荷包等物品,赠送给婆家的每一个人,这又叫做“抬针线”。其实,这也是检验新娘子的女红的一种方式。

所以,旧时代的姑娘们必须从小跟着家里的奶奶、妈妈学做针线,就是为了在出嫁时拿得出漂亮的针线物品,让娘家人脸上有光。

每年端午节时,河湟人家的大人、小孩都有戴香包驱虫防病的说法。许长梅的针线包里怎能少得了这些呢?她能用彩色的丝线在丝绒花布上变出一个又一个五彩缤纷、小巧玲珑的生肖象,小白兔、金丝猴、长龙、骏马,个个活脱脱的,再在上面绣上精美的图案更是锦上添花。“快到端午时,村里的妇女们都带着香草和布料托我制作香包呢!”回忆起这段美好的岁月,许长梅的笑容无比灿烂。许长梅的绣品这么受村民的喜欢,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她的绣品中有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许长梅有六个孩子,每当想起那些艰难而又漫长的岁月,她庆幸自己有个“事业”可以相伴。而在她的绣品中,也寄予了许多对生活的美好追求与向往。67年来,刺绣就如同影子一样已经与许长梅的生活和精神不可分割。

愿绣品走出家门

“现在年轻人结婚已经不时兴这些了,但孙女不久后要出嫁,我还是绣了花枕头想送给新人,以表心意。”说话间,许长梅从另一个包袱里拿出一对“花枕头”,枕头的四周由底色为兰花色的丝绸布料裁剪而成的,两端各是一副栩栩如生的“蝴蝶戏牡丹”绣品。“我做这么多小物件,是准备在逢年过节时作为礼物送给亲朋好友的,就当给他们留个纪念吧。”许长梅笑着说。

“希望这门手艺能够在青年人中继续发扬,否则太可惜了。”许长梅说,她最大的心愿便是希望自己的刺绣能够走出家门,让更多爱好者了解刺绣,学习刺绣。

“只要做起刺绣就能心无旁骛地投入,一双巧手在绣布上穿梭,一针一线间,花鸟虫鱼便跃然眼前。”用这句话来评价许长梅的刺绣人生,一点也不夸张,因为时间是最好的见证。

在夏忙间、秋收后、冬寒时,在田间地头、柳荫下、炕头上,妇女、姑娘们埋头认真做刺绣的身影,曾是河湟地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段时间内,刺绣曾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近年来青海省着力为“青绣”开门铺路,引领省内外刺绣爱好者参观学习,不仅提升了“青绣”的知名度,更激发了广大刺绣爱好者的内生动力。

希望在未来,刺绣能够在这片河湟谷地上开辟出另一片新天地,衍生出更多生生不息的多彩文化。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