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一曲打夯歌 唱出劳动人民的心声

2020-05-22 09:27:33 来源:

□时报记者 祁国忠

朋友!你可知道什么是打夯?你可曾听人唱过打夯歌?如果你是八十年代后出生的,那你可能是从书本上或影视剧里得知打夯的意思。

海东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下来的古文化,可谓是枝繁叶茂、奇葩朵朵,而打夯歌恰是这些奇葩中的一朵。

流传于互助土族自治县的土族打夯歌有其自己的特色。过去土族住房均为土木结构,房屋外围是庄廓。那个年代的农村没有汽车,更没有挖掘机、碾压机、电夯机等机械工具,修建土夯墙完全靠锄头、铁铲、土箕、杵子等工具手工完成。因此,历史传承下来的打夯歌,便派上了大用场,也在这过程中不断传承,作为协调劳动节奏的号子一直延续了下来。

盖新房是每个家庭的头等大事,在乡亲们看来,只有盖新房才能呈现新景象,才能娶媳妇、办喜事。而对盖新房来说,打庄廓自然是最基础、最关键的一道工序,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谁家打庄廓是全村男女老少共同关注的大事。

所谓打庄廓,简单来说就是打夯土墙。打夯土墙首先要挖开基础,基础开挖深度与宽度的尺寸并无具体的计算公式和规定标准,大多是凭借当地经验丰富的匠人师傅通过现场勘查后,由人工开挖基坑。基坑开挖后,选用较大的毛石与泥土混合砌筑基础至地坪高度,坑内其他空间用土与碎石混合填充。最后在上面倒入土,再由人们用杵子将一层层的土夯实就形成了土夯墙。

打夯的关键是“气”和“齐”。“气”是一种昂扬向上的氛围,“齐”是整齐默契的配合。为了获得“气”和“齐”,打夯时需要喊号子。这种号子粗犷悠长,豪迈有力,曲调单一却不乏魅力,听起来像催人奋进的军歌,人们也叫它打夯歌。

打夯歌的领唱者即劳动时的指挥长,领唱的曲调大多高亢舒展,具有粗犷豪迈的高原风格,气氛活跃、声调高亢嘹亮,多为汉语演唱。2018年元月,土族打夯歌被青海省人民政府审批为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互助土族自治县丹麻镇桦林村的马占山为省级传承人。

马占山的父辈是互助县丹麻地区有名的“好声嗓”,在打土夯墙时,一直担任打夯歌的领唱。“小时候爸爸和爷爷去别人家帮忙打墙,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去。”马占山说,那时候还小,不能上墙,只能在下面看着大人们打墙。久而久之,父辈的打夯歌一点点在马占山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17岁时,马占山开始上墙,而这时候的父亲因为年纪原因不能再上墙当领唱了。或许好嗓音可以遗传,或许是儿时对打夯歌的记忆犹新,当17岁的马占山开口唱打夯歌时,便被人们推举为领唱。自此以后,只要哪里打土夯墙,哪里就有马占山的身影。因为没有他可不行,只有他参加打夯,并唱出十分动听的打夯歌,大家才能动作一致,共同使出一股劲,打夯才有力量。

据马占山介绍,互助地区土族打夯歌歌词没有固定内容,多以衬词衬句来填充旋律,大多打夯歌以歌唱劳动、祈福安康为主要内容,也有叙唱历史故事和英雄人物、民间习俗及生活内容的。做到步调一致,培养情绪,而后慢慢转入正词。由领唱者领唱歌词内容,和唱者跟唱衬词句,见景生情,有感而发,直接反映劳动者的情绪和状态。

有时候,马占山为了让大家稍微喘口气,就故意唱一句生僻的歌词,其他人一时和不出来,杵就抬不起来了,大家哈哈笑一阵儿,体力恢复一些,再重新开始。有时候,见大家精气神不好,马占山就现场编一首“花儿”为大家助兴。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农村传统的土夯墙普遍用混泥砖墙替代,打夯歌逐渐失去了其存在的条件和表现的空间。实用功能已逐步消失,只能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存在。

“那些歌唱的忧愁和欢乐,都成了回忆。今后,我要把父辈们以前所唱的打夯歌全部整理出来,让我们的后辈从这民间艺术的瑰宝中,了解他们祖先曾经的智慧!”马占山说。

(本版图片由互助县文化馆提供)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