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一个四川人的“花儿”情怀

2020-06-05 10:45:02 来源:海东时报社
□时报记者 祁国忠

他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他的专业与音乐完全没有联系,但这些丝毫不影响他对“花儿”的热爱。每年“浪山漫花儿”的季节,他都会准时赶到青海,来一场与“花儿”的约会。近20年来,他记录了青海“花儿”的原汁原味,见证了青海“花儿”的繁荣发展,也愈发喜欢上了这来自青海民间的演唱艺术。他叫杨文良,一个为“花儿”近乎痴狂的音乐记录者。

杨文良,1951年出生于成都,从出生到上学、工作,甚至到退休都没有离开过成都,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成都”。杨文良的专业是历史学,大学毕业后在政府机关工作。这些跟音乐没有丝毫联系的经历,怎么会让他对民间传统音乐情有独钟呢?

“和很多人一样,我从小就喜欢音乐,但我的喜欢仅仅停留在听的阶段。”杨文良说,到后来,他喜欢的音乐也都是正式出版的古典音乐和民族音乐。

听归听,但对于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杨文良来说,来自民间的传统音乐离他很远又很陌生。直到1998年,一张名叫《土地与歌》的原生态唱片,让他彻底爱上了民间传统音乐。“当时觉得这类音乐是从来没有听过的,农民自己唱出来的感觉很好,而且绝对是应该被保留下来的东西。”杨文良说。

2001年提前退休后,有了大把时间的杨文良开始关注陕北、甘青、云贵以及新疆等地的民间传统音乐,并开始在全国各地实地采集。每到一处,他将整个过程完全记录下来,回去后再进行整理。

2002年,杨文良从网络上得知农历六月初六这一天,在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有一场大型的“花儿会”。当他来到现场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在杨文良看来,“花儿”是所有用汉语演唱的民歌当中最具特色的,比如:流传范围的广泛,参与民族的众多,曲令的丰富,格律的别致。更重要的是,在民间传统音乐与人们生活渐行渐远的当下,“花儿”依然在传统民歌中大放异彩,人们仍然在乐此不疲地“浪山漫花儿”。“这是我在其他汉语民歌传唱区域里不曾听闻的,也是我对‘花儿’特别有感情的原因。”杨文良说。2006年,他录制了第一盘民间传统音乐磁带,内容正是2002年在大通老爷山“花儿会”记录的。

近20年来,每年来看青海“花儿会”已成了杨文良的一种习惯。而他也一直以一个“花儿”旁观者的身份去记录、去品味。“我记录的原则是我不做任何干预、参与或者是排演,他们是什么状态,我都尽量保持他们的状态,这样才能保持它的原汁原味。”杨文良说。因此,他也结交了很多知名的“花儿”表演者。

既然是记录的重现,最生动的还是视频。杨文良会在自己写的每篇文章内附上过程较完整的视频。对于“花儿”演唱,如果听不懂歌词的话就失去了意义,考虑到青海方言与普通话的差异,杨文良还会在每个视频上配上歌词字幕,以便让更多的人了解“花儿”。

在杨文良看来,“花儿”是“浪漫”的,而这个“浪漫”并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浪漫。逛山是“浪”,唱花儿是“漫”。“只有在这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夏收前的农歇时光,喜好登高野唱的甘青人,才会这样用词。我们也只有身临其境,再用汉语原意比配,才能领会其中的精妙与传神。”杨文良感叹。

“记录了这么多年,我觉得这些画面和声音太珍贵了,因为有的人和事过去了就不会再有了,若干年后再看这些视频,还会有一个全新的感受。接下来我打算进一步完善以前搜集的‘花儿’素材,再全面地总结一下。”杨文良说。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