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线装书的历史沿革

2020-11-09 11:15:08 来源:海东时报社
􀴁谢其章

线装书是指以线类进行装订的图书类型,又称古线装,是古代中国劳动人民的重要发明。中国古代的纸本书,经历了卷轴和册页两个阶段。卷轴由卷、轴、缥、带组装成。汉、唐代只有这种卷轴形式的书。今天我们看到挂在墙上的轴画、书法,仍是卷轴装的遗风。宋代是书籍印刷爆发的时代,开始出现多种多样的装订方法,宋代是书籍装订形式最重要的一个时期,是书籍装订形式大发展时期与奠定时期,不仅蝴蝶装、包背装等明确产成在宋代,线装书也产成于宋代。

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记载:“王洙原叔内翰常云:作书册,粘叶为上,久脱烂,苟不逸去,寻其次第,足可抄录,屡得逸书,以此获全。若缝缋岁久断绝,即难次序。初得董氏《繁露》数册,错乱颠倒,伏读岁余,寻绎缀次,方稍完复,乃缝缋之弊也。尝与宋宣献谈之,宋悉令家所录者作粘法。予尝见旧三馆黄本书及白本书,皆作粘叶,上下栏界出于纸叶。后在高邮借孙莘老家书,亦如此法。又见钱穆父所畜亦如此,多只用白纸作标,硬黄纸作狭签子。盖前辈多用此法。予性喜传书,他日得奇书,不复作缝缋也。”文中的“若缝缋岁久断绝,即难次序”这无疑说的就是线装书。王洙为北宋仁宗嘉祐时名臣,可见至少在北宋仁宗时就已经出现了线装书。南宋罗璧在《罗氏识遗》中写道:“余谓书少而世不知读,固可恨。书多而世不知重,尤可恨也。唐末年犹未有摹印,多是传写,故古人书不多而精审,作册亦不解线缝,只叠纸成卷,后以幅纸概黏之。”可见线缝作册是当时宋代书籍较普遍的装订形式。

汉代虽然发明了纸,但当时的书写材料,竹、木仍为大宗,其次是帛。纸写书,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中都没有充分的根据说明在汉代(特别是西汉)就已普及。

线装书出现在包背装盛行的公元15世纪的明朝中叶,是我国装订技术史上第一次将零散页张集中起来,用订线方式穿联成册的装订方法。它的出现表明了我国的装订技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线装本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于1996年9月出版。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的规模最大的线装书。

众所周知,中国是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源地。雕版印刷书由隋唐五代发其端,至北南宋而鼎盛。雕版书的装帧由开始的卷轴装、经折装、旋风装、蝴蝶装到背包装,宋以后出现了线装书。一书多本的线装书还用纸板青布糊制成“函”收装,配以象牙别子。这种装帧,便于翻阅,不易破散,在我国书籍传统装帧技术上是最进步的,一直流行了几百年。“线装书”也成了我国古籍的别称。近十几年,线装书有了较大量的出版。国内书店每年出版线装书二三十种,上海古籍出版社、江苏扬州广陵书局每年也出不少线装书。1993年在北京成立了第一家线装书专业出版社———中国线装书局。这家出版社已出线装书近二十种。

线装书的大量印行,究其原因,首先在于这种装帧本身的艺术魅力和实用性。中国线装书局总编辑谢云先生认为:“用料、印刷、装帧是印刷物的三大要素,与印刷物的内容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统一整体。线装书一般用宣纸或毛边纸采用特殊方式印刷,用这种传统的印刷装帧形式能够别具一格地体现学术、艺术价值和书籍装帧印刷的特色。”正因为线装书装帧形式传递着古色古香、浓厚典雅的文化气息,所以在现代依然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

著名学者邓云乡在谈到线装书时说:“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首先在于它的载体线装书,没有线装书,无处看线装书,不会看线装书,那就差不多失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随着中国对外文化交流的加速,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日益扩展,线装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日益受到欢迎。在琉璃厂一些书店的店堂里,常常可以看到成捆的线装书待发海内外。可见,中国源远流长的线装书业将再放异彩。

线装,是中国书籍装订形式发展史的一个阶段,是最接近现代意义的平装书的一个装订形式。在线装之前书籍的装订形式还有包背装、蝴蝶装、经折装等等。现实生活与藏书中,前面的几种装订形态早已退出了实用阶段,惟有线装书还残留在旧书店,作为古老文明的象征,饱受蒙尘之苦,也更受后人的崇敬。线装书同时又演变为一种身价与学问的符号,收藏线装书的人比收藏平装书的人档次要高一级,哪怕你收集的是线装书里的垃圾货。这是人们普遍的看法,泰山难移。也许真的有一天电子书取代了平装书形态,平装书籍也相应攀升到与线装书同样受人景仰的地位,那还真未可知呢。

线装古书是一个概念,线装旧书又是一个概念。线装旧书虽然还保留着线装的装订做法,让人们一眼就看到了“线”,但里面的印刷技法却“偷换概念”了———使用的是铅字排印而非传统的木板雕刻。患有线装书崇拜症的藏书人,一见到线装书,弹睛落眼,心中不觉一喜。待打开书一看,顿时丧气———“咳,不是板的,是铅字的,没劲,不要。”有些个内容很妙趣横生的书,虽然用的是线装法,甚至外面加了函套,古色生香,只是因为里页是铅排的,便遭冷落。如赵汝南的《古玩指南》、夏仁虎的《枝巢四述》、白文贵的《蕉窗话扇》,我都是花了很少的价钱得自旧书店和拍卖会。倒觉得别人尽管使劲地去计较什么板不板的,线装铅排,自爱之,自买之藏之。

黄遵宪的《人境庐诗草》,一函四册,蓝色布函套,日本铅字排印,完全日式线装本风格,由黄遵宪生前编定, 其后由梁启超复校署题,宣统三年(1911年)刊行于日本。杨义著《中国新文学图志》开篇即《“诗界革命”与梁启超、黄遵宪》,有意将新文学启蒙阶段的先行者之荣誉安到二位头顶。于此说来,《人境庐诗草》何等要紧之书,却“零落成泥碾作尘”,长期搁置书架,本人仅以50元代价购藏,钻的就是线装而铅排的空儿。

线装本的最大优处,不单单是“字大如钱”,不损目力,而且阅读时摊得开,张合自如,不像平装书精装书那样较劲儿,有时镇尺都镇不住。线装书可崇拜,不可迷信,线装平装,好中择优,兼收并蓄,不薄今不厚古,最是收书上策。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