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欣赏民族建筑 领略文化魅力

2020-12-25 10:57:49 来源:海东时报社
□本报记者 王学玲

一座建筑不仅仅是人类居住或使用的空间区域,它还装载着人类、社会、自然与建筑之间产生的一切信息。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方的建筑承载了这片土地上的万物,衍生出的各种文化便成为走进这片土地的一扇门,进入这扇门,人们能够清晰地看到这片土地的锦绣繁华,了解这片土地上的风土人情。

青海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地,自古以来,这里生活着汉、藏、土、回、撒拉、蒙古等民族,数千年的民族文化在这片土地上不断生根开花,灿烂绽放,除了不同的民族语言、惊艳的民族服饰、特有的婚嫁习俗之外,辉煌的民族建筑也别具一格,有金碧辉煌的藏式建筑,有大柱相抵的土族建筑,也有圆顶式盖帽的伊斯兰建筑,当然坐北朝南的庄廓大院也是随处可见的民居建筑。

这些建筑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各族人民长期以来的生活习俗和文化艺术的影响,运用方面也跟他们的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息息相关,无论外观设计还是实际运用,我们都能从中寻找到先民们生活的印记。这一座座民族建筑不仅是勤劳人民的智慧结晶,更是高原上一幅幅夺目的异域风景。

这些民族经过千百年共同居住、彼此通婚、相互学习和融合后,有些地方的生活建筑又呈现出新的特点,不仅有力推动了本土文化的发展,也为人们了解传统历史增加了一个通道。本期就带大家一起来欣赏这些民族建筑,领略文化的魅力。

藏族建筑

农牧区建筑——帐房

在青海这片广袤的大地上,有很大一部分土地是绿草茵茵的牧场,在此居住的牧民们自古以来多以放牧为生。为了适应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方式,牧民们搭建了一种容易搬迁、能挡风雨、能生火做饭的住所——帐房。

住帐房是藏族牧民们沿袭至今的一种古老的居住形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其质量、规模、形式和装饰都有新的改进。帐房的平面多为方形,用木棍做整体支架,覆以用牦牛毛织成的毡毯。顶尖开口,用以采光和排气,四角及腰部用牛毛绳牵引固定在地上。房内面积一般为12至20平方米不等,其下四周用草泥或土坯块,个别帐房用石块砌成高约50公分的矮墙,沿矮墙堆放青稞、酥油袋及牛粪燃料等。帐房较矮,一般只有1.5米至1.8米左右,帐内最重要的部分是灶,它位于帐中央稍后的地方。藏族人民的习俗是在灶的正后方供佛像。帐房地上铺上羊皮或毛毡可以坐卧。

除了居住的帐房之外,还有经堂帐房、接待帐房、议事帐房、学校帐房等。这些帐房多为布制,有人字形、六角形、八角形、十二角形、长方形等形状,有些是白色的,也有的帐房在白布上饰以有民族意义的图案,其周边绣着黑色、蓝色及棕色装饰花纹,做工精细,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

半农半牧区建筑——碉房

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等地是半农半牧地区,很多藏族同胞居住的建筑多为石砌的二层或局部三层楼房,大都建在背风向阳、能防御侵袭的山坡地段。为石木作,外墙用块石或片石砌筑得非常厚,门的外形也很坚实、粗犷,窗洞很小,形似碉楼,一般称为碉房。碉房底层布置牛、羊圈和杂用房,楼上住人,藏族同胞大多信佛,所以会把房内最好的一间作为佛堂,旁边是卧室和厨房,个别小型碉房是厨房和卧室同一间。门窗小且排列不整齐,室内采光也不太好。屋顶为平顶,用石磙将草泥面压光,可打麦、晾晒柴草及户外活动。

碉房按其形式可分为碉楼式碉房、碉塔式碉房、独立式和院式碉房。在形成村落的地方,有的碉房彼此相连,依山就势,因地成形,突出塔式碉房或院式碉房,在自由多变中形成了一个中心地区,联系各处的小径巷道,有宽有窄,曲曲折折,这是碉房群体布局的重要特点。

碉院是一组较大的综合性建筑,它与院式碉房不同,一般分三层,局部为四层,平面为四合院式,中间有较大的天井内院,设小花坛,可种树木、花卉。沿内院四周设回廊,四周用石砌成全封闭的外墙,除了门洞之外,墙上开少量小窗。底层为牲畜圈、杂用房;二层多为仓库,接待房,佣工房等;三层为卧室、厨房和粮仓、珍宝库;四层为经堂、佛堂、经书库。碉院内容组成较多,面积、体积较大,有的在外墙部分刷以黑色或棕色圆珠图案,窗的上檐有一层或二层方椽挑出,作为传统式藏窗形式,丰富了立面,改变了石墙面的笨拙感。

农牧地区时有野兽出没,碉房在当地起到了很好的保护居民和牲畜安全的作用,同时有就地取材、建造方便等特点,被广泛采用。

藏传佛教寺院

青海的藏、土、蒙古等民族信仰藏传佛教,寺院遍及各地,历史悠久,保存时间也较长,是青海地方特色建筑之一。藏传佛教寺院建筑尽管所建地址不同,年代不同,所受藏传佛教派别影响不同,所处的自然条件、生产力水平各异,但仍有许多共同特点。总的来说,大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西藏藏传佛教寺院传统艺术和汉式殿宇建筑艺术的影响,多为藏、汉建筑艺术结合的建筑形式,一般称之为藏汉式建筑。

藏传佛教寺院建筑的选址,除了个别寺院有一定宗教意义之外,大都选在安静幽雅的山坡或依山的丛林之中。寺院建筑的造型以汉式歇山顶和藏式平顶相结合。屋顶多见金色的琉璃瓦,房檐下的梁枋上细刻或彩绘了各种藏式图案,房檐四角起翘,斗拱悬挑,飞椽出檐,有些寺院挂以铜铃。平顶上有金幢、金鹿法轮、宝塔、宝瓶、布幡等装饰。殿内布置各色幡、帏、绸缎和哈达。在女儿墙上采用了“蜈蚣墙”横带装饰,墙面作有梯形砖腿和棕色嵌框的藏窗,窗上挑二重或三重短椽,窗间墙涂以黑色和棕色,有的使用鞭麻层突出铜镜。

藏传佛教寺院建筑独特的造型让人叹为观止,其内部精美的壁画更让人大开眼界。壁画多用热贡艺术的手法和技巧,别具一格。壁画多以佛的形象和活动为主要内容,还突出了当地人物活动,高原自然风光、飞禽走兽、亭台楼阁、草原风貌、花卉彩云等,人物栩栩如生,景物多姿多彩。

蒙古族建筑

蒙古包,是青海西南和西部草原蒙古族牧民的主要居住建筑。它一般用200余根约2米长的木杆支架,其顶部为圆伞形木杆,架在用圆杆交叉组成的支架上。圆型平面一般面积为15平方米左右,可宿五六人,多则七八人,有的大蒙古包可容纳七八十人聚会、诵经。包外围设有一扇门和一扇窗,顶部尖端敞开一圆口,可以透光和排气,遇到风雨时可遮盖起来;地上是木架板床,上面铺上地毯,沿边陈设木柜、衣柜及叠放整齐的被褥、毛毯,入室者可席地而坐,入门左侧布置客位,右侧是主人席位,对门的正上方为高贵客人或长辈之座。入门右侧一方设火炉或灶,旁边有食品、用具、餐具架,以便就餐和招待客人。

蒙古包外形简洁,大多为白色的布,上面饰有各式花边和具有民族意义的图案,非常有特色。

蒙古族人民热情好客、能歌善舞,行走在草原,从很远处就能听见优美的歌声不断地从蒙古包里飘然而出。

篱笆楼

撒拉族建筑

撒拉族大约于13世纪(元朝初期)从撒拉克(土库曼斯坦境内)迁移到青海省海东市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撒拉族古民居篱笆楼是一种木、石、土混为一体的古老民居建筑,因楼房墙体大部分用树条笆桩制作而成,故得名篱笆楼。

21世纪,篱笆楼仅存于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孟达地区。孟达地区古称河关地,自古以来,是甘青交通要冲,从13世纪至14世纪(元代)开始,生活在孟达地区的撒拉人,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和智慧,开发林地,利用当地自然林木和土石资源,同时与周边藏、汉、回、土等民族交往,集结了丰厚的多民族文化,修建创造了篱笆楼建筑。因此,篱笆楼不仅记载着不同时代的建筑特征,也是撒拉族建筑风格的历史记忆,同时积淀着多民族的文化现象,其营造技艺是高原上难得一见的。2019年11月,文化和旅游部认定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文化馆为撒拉族篱笆楼营造技艺的保护单位。

篱笆楼建筑布局多种多样,因地自由搭建,有横字式、拐角式、三合院式。通常分上、下两层,上层设卧室、客房等,楼底的房间为仓库、畜圈等。篱笆楼的楼体框架均由木质良好的松木构成,墙体用杂木枝条编织,两面抹以草泥,墙体中间为空。房子的门窗和柱子上大多雕饰有各种精美的图案。

这种营造技艺建造的篱笆楼房,既能节省建筑材料,又可以减轻楼体重量,同时,中空的墙体冬暖夏凉、透气性强。撒拉族的篱笆楼设计,以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最具特色。现在的篱笆楼建筑群基本上保持了当地历史上撒拉族“当家子”“孔木散”原始的社会基层组织风貌。

庄廓

青海东部沿湟水河和黄河一带的地区,居住着汉、藏、回、土、撒拉等民族,盛产小麦、蚕豆、土豆等农作物,田野里,笔直的白杨树丛中,点缀着时而稀疏时而密集的村落。人们把这些村庄里每一户独立人家的居住地叫庄廓。平面图为方形或长方形,用4至5米高、50至80公分厚的黄土墙或土坯砌筑的庄墙,包围着内部所有的房屋和庭院,有四合院、三合院和两面建房等形式,庄墙内两三面都建造了用房,四角多为厨房、仓库、牲畜棚、杂用房及厕所等。

庄廓以平房居多,房屋为木构架或以水泥板承重,屋顶呈平面,上施草泥,用小磙碾压光,顶坡度平缓,下雨时屋顶不易被雨水冲刷,下雪时便于上房扫雪。很多农家的屋顶也被用来晾晒粮食、干菜,平常架设木梯可上下屋顶。

庄廓院子的最中央一般会修建一个花坛,四周用砖砌一米高左右的墙体,里面种植了一些果树和花卉,尤其夏秋季节繁花盛开,果树飘香。居室一般有三间,坐北朝南,居室的大小、进深与梁架的用材有关,六柱或八柱成的开间为基本开间。上房的屋内设备比其他各屋好一些,一般是长辈的住房。青海农家的冬天会煨炕,炕洞留在屋外,主要以牛粪、羊粪和麦草为燃料。

有人可能会好奇一些人家的主房梁柱上为什么裹着一块红布?其实那是人们在盖房上梁时包裹的红布,有的还在红布里面包裹了金银首饰等物品,示意放在房屋的最高处用于辟邪求平安,上梁之后不再取下来,任其久远。

其他民族的庄廓院子形式和用途大同小异,有的房檐和大门饰以木刻花纹,有的照壁多有砖雕,也有的布幡飘扬,细细品之,较为考究。

“阿依勒”

土族建筑

土族“阿依勒”(村落)的历史源远流长,作为曾经的游牧民族,土族先民最初都是以血缘关系“依玛格”(宗族)为单位逐水草游牧。随着畜牧业的发展引发出草场纠纷、部落战争等,规模很小的“依玛格”不得不适应新的现实。传说,那个时候百姓的毡帐绕成一个环形,“图茹奇”(头人)的毡帐处在环内中心点上。这不仅是一个游牧形式,而且是一个战斗防御形式。

构成现今土族“阿依勒”的“库都”(家)建筑中,所使用的建筑材料均是来自本地的石材、木材、黄土等,都是纯天然的材料,土族人把墙头用白泥抹光,墙四角置白石,给人以整洁、美观的感觉。房屋多为土木结构,正对大门为主房,两边为厢房,传统房屋有三间。院子的中央砌有花坛,坛上设有煨桑炉,并竖有高高的嘛呢旗杆。清晨扫完院落,在佛龛前点上佛灯,献上净水,在煨桑炉上煨上桑烟。此时佛灯明亮,香烟缭绕,给人一种安静、无忧的感觉。大门饰以雕花,非常讲究,门顶也竖有小嘛呢旗杆,嘛呢旗杆是土族人家的标志。房屋的格局一般是主房中间为堂屋,堂屋里面靠墙放置一对大红面柜,面柜上设佛龛或挂帖佛像等。堂屋一边为客房,另一边为老人卧室。厢房为儿孙卧室,角房用作库房、灶房和牲畜圈。土族的灶房很有特点,灶房内灶与炕连在一起,中间用矮土墙隔开,留一窗口,端饭递碗很方便。

历史上,土族人为了在战祸和匪乱中自保,在村里地形较高处或山上筑以团城(土语叫“日藏”或“先姜”),团城高墙坚门,易守难攻。如今的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北庄村等地还保留着较完整的团城样貌,团城内居住着土族人家。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