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上山养鸡 他收获健康身心

2018-12-18 10:50:58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陈菊邦

老祁是我的一位好友,退休后在家闲了一年,百无聊赖的生活让他感觉浑身不得劲。

没多久,高血糖、血脂粘稠的症状找上门来了,多年的心脏病也时不时地在他胸口刺挠几下,医生说老祁是因为缺乏锻炼,这让老祁愁眉不展,他开始反思自己。想着以前在青藏公司,东奔西跑,忙忙碌碌,身体反而好得很,这才休息了一年多,身体就出现问题,这样下去怎么能行。他前思后想猛然醒悟,病——是闲出来的!要想恢复身体健康,必须找点事做。老祁找到曾经的战友,三人一合计,决定到平安区三合镇原来的条岭村养鸡去。

养鸡成功心里乐

说起养鸡,他们三人谁也没有经验,但都有一份做事的热情,不想无所事事,虚度晚年。于是,三人齐心协力,开始着手准备。他们选好厂址,整理鸡房,买来鸡苗,热热闹闹地干了起来。半月以后鸽子大的一千多只三黄鸡,唧唧喳喳挤满了鸡房。

为养好这些小鸡,老祁和他的战友付出了不少心血。一开始,缺乏经验的他们不知怎么饲养,好多小鸡都死了,有没打疫苗病死的,有身体弱小被互相踩死的,有懦弱吃不上食饿死的,也有鸡舍温差原因得病而死的。看着小鸡不断死去,可把老祁急坏了。他们三人决定分头行动,一个找人咨询,一个上网查资料,一个坚守在鸡棚观察,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看着小鸡一天天长大,老祁心里乐开了花,他笑眯眯地说:“虽然现在忙,但心里踏实,而且头不晕了,心也不痛了。”

忙于鸡群生活美

有一天,我上山去看老祁,打开老祁养殖场的大门,很是吃惊,满地的鸡都不能让人迈步。鸡也不生人,呼啦啦围住我,吓得我不敢动。有胆大的鸡啄我的脚,啄我的腿。“老祁,你看看你的鸡”。老祁笑呵呵地说:“我的鸡特别热情,它们这是在欢迎你的到来,这是鸡的‘待客之道。’”看我站那不敢动了,老祁喊一声:“喝水喽——喝水喽”。他向水槽走去,鸡齐刷刷的抬起头,扇动着翅膀,高傲着头,挤挤扎扎地摇摆着身体向水槽冲去。

下午一点,老祁要和他的战友给鸡喂食,我站在院子里观望。为了便于喂食,他们在院子的空旷地上铺了很多块塑料布,两人各抗了一袋子鸡料,来到塑料布中间,这时又听老祁喊“吃饭喽——吃饭喽”。他俩相背撒食,鸡“咕咕咕”地叫着,从四面八方挤到塑料布上抢食吃,有的从树枝上下来,有的从草丛中钻出来,有的从鸡房里跑出来,个个争先恐后,唯恐慢了没饭吃。

鸡能听懂人话?我呆呆地看着,想着。吃饱了的鸡,懒洋洋地走到树底下乘凉去了;有的度着方步抖着羽毛谈情说爱去了;有的火急火燎地喝水去了;有的懒鸡就地卧倒,伸长脖子晒太阳;还有的吃饱喝足后有了精神,扎煞起全身的羽毛单打独斗,寻求刺激去了;有的甚至三五成群窝在一起聊天去了,挤不上前去的鸡这时候才消消停停的敞开肚子细嚼慢咽。

正在我思索、遐想时,听到老祁在喊:“进—了,进—了”。猛然间,卧着的鸡站起来,不约而同地望向发声的地方,夹着翅膀,左右摇晃着跑进鸡房午休去了。

“老祁,你神了,能把鸡训练成这样,不简单啊!”。我赞叹道。“我通过养鸡,发现鸡跟狗一样,都通人性,有灵气。”老祁幽幽地说。

如今,老祁每天忙碌于他的鸡群,在一声声“出来了,出来了”的吆喝声中,领着鸡们在草地上悠闲散步,陶醉在蓝天白云,青山鸡舍的田园风光中。

打蜂窝煤的温暖情

□ 牛润科

捧着这幅熟悉而又亲切的老照片,就想起那年月里打蜂窝煤的温暖情。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在雁北的一所中专学校读书。当时,每到星期天,学校老师就找我们男同学帮他们家去打蜂窝煤。虽然这是个苦差事,可同学们都愿意争着去干,因为只要去帮老师打一回蜂窝煤,就能美美地吃上一顿。

记得有个星期天的早上,我们同宿舍住的四个男生,正念叨着老师为啥还不来请我们去帮他家打蜂窝煤,哪知话音未落,班主任王老师就来喊我们帮他去打蜂窝煤。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激动地立马穿上衣服出发。刚到王老师家门口,那炸油饼的香味就把我们的馋虫引上来了。我们一进家门还没干活,师母已经笑呵呵地把刚出锅的油饼和香香的豆汁端给我们,大家狼吞虎咽,吃得那个香呀!看的老师和师母一个劲地笑。

到了午饭时间,师母给我们做了她最拿手的北京过油肉,配上香香的米饭,吃的我们差点把舌头都咽进肚子里。我觉得太好吃了,就问师母:“这过油肉是咋做的呀?”师母笑着说:咋,学会了想做给将来的媳妇呀。”顿时,大伙笑得前仰后合,我害羞的脸儿都红了。

直到毕业典礼上我们才清楚,原来王老师请我们去打蜂窝煤,是给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学生改善生活,他怕明给我们吃,我们不好意思接受,才以打蜂窝煤为幌子。

后来,当我从校门走进工厂大门,我的师傅和王老师一样,也以打蜂窝煤为幌子,一到星期天就把我们几个单身徒弟请到他家里,让师母为我们改善生活。师傅两口子都是兰州人,尤其师母做的拉面,那真是一绝,配上师傅做的山蘑肉丝土豆卤,吃起来太解馋了。每次师母守在一旁,总会看着我们吃美食的样子,而我们就像幸福地温暖在娘的身旁一样。

怎能忘记,每次打完蜂窝煤回单身楼,师母总少不了叮咛我们:“下个星期天一定要来呀!师母再给你们做拉面。”这暖暖的情,就像让我们回到了有娘爱的幸福家园。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