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的“绿洲”乐园

来源:海东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30 11:09:06 编辑:王雨冰
陈玉霞

退休之后,我和老伴儿像写诗作画似的,把我家阳台打造成一个五彩斑斓的小“绿洲”。 我们俩养花、种菜、逗小动物玩,不但享受到层出不穷的乐趣和幸福,还收获了不少生活感悟。

有一回,我遛弯时从路边捡回一盆不知名的草,经过3个月的时间被我养成了一座“绿塔”。 不久,因老伴生病家里请来一位老中医,把完脉的老中医看着我家的小“绿洲”恋恋不舍,我说:“瞅上哪盆,你端走!”只见他绕过名贵的兰花,如获至宝般地端起那盆“绿塔”。我纳闷了:“不就是一棵普通的草吗?”老中医看着我,笑盈盈地说:“它叫解毒草,可不一般呀!”说完,摘下两片叶子,剥去叶子表面的那层薄膜后,敷在我手上被蚊子叮出的红包上。一阵凉丝丝的感觉后,被我挠破的红包竟然不痒了。当时我和老伴恍然大悟:常常被别人当废品丢弃的东西,往往是我们最需要的,生活中我们应该学会珍惜,懂得感恩。

还记得去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从楼下救了一只被暴风雨从杨树上打下来的小金翅,养在我和老伴的小“绿洲”里。小金翅在我和老伴的精心呵护下,很快长成一只会唱歌的大金翅。转眼到了秋天,我和老伴见野外到处都有食物可吃,决定把小金翅放飞,让它接受野外生存训练。当我们打开金丝笼,把长大的小金翅轰出去后,它先落在对面的柳枝上东瞅瞅、西瞧瞧,晃来晃去站不稳。我和老伴强行把它从柳枝上轰起,它才很不情愿地向社区对面的小树林飞去。哪知两日后的早晨,我和老伴正在画画,隐隐约约听见从窗外传来几声有气无力的叫声,我俩心里犯嘀咕,难道是它?我赶紧推开窗户看,一只小鸟迎面扑楞楞地撞进屋里来,吓得我一愣。回头发现竟是我俩放飞的那只小金翅又飞回来了,只见它一头扎进金丝笼里,狼吞虎咽地吃着玻璃杯里剩下的小米,我俩看着它,心理矛盾极了,但最后还是决定把它放出去。这就像我们疼爱的孩子,长大就要让他走出去,不能总被父母呵护着。

退休后远离岗位和事业,养花、种菜、喂小动物的事儿,成了我和老伴天天忙绿且很有成就感的开心事业。平时,当亲人们不在身边时,笑的花、香的菜和那些可爱的小动物,成了一年四季陪我俩的“玩伴”。

每逢过年过节或聚餐时,一家人尽情地赏花、品菜、观看小动物表演,欢声笑语回荡在房间的角角落落,大家的点赞声经久不息,这一切都是对我俩完成“家庭作业”的肯定。

当欢聚过后,儿孙们都走了,虽然家里少了一份热闹,但我们老两口并不寂寞,我们一心扑在小“绿洲”里,快乐地忘记了年龄,忘记了孤独和失落,收获着一份又一份的惊喜。

起初,这只是一个业余爱好,可后来竟成为我俩乐活晚年的主业。这些亲手种养的希望和幸福里,寄托着我和老伴的全部。

努力就有回报。退休十年来,我们养的君子兰曾在报刊上点亮读者的眼球;我们培植的形态各异的仙人球,被朋友圈里称为最有创意的盆景;我们种的菜,成为家宴上孩子们争相品尝的美味;我和老伴儿的小“绿洲”,成了大伙儿观摩学习的样板基地。

不过,此刻我最想说的还是这小小的“绿洲”,它已是我和老伴春播希望,夏洒爱雨,秋收幸福,冬储力量的乐园。

上一篇:离退休后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de":0,"errmsg":"","dat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