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经历见证幸福变迁

来源:海东时报社 作者:牛润科 发布时间:2019-08-13 11:17:16 编辑:冯大馨

我在地处大山的一个三线厂里工作和生活了几十年,既经历了时代的变迁,也度过了有苦有乐的日子。一次次的搬家经历,原汁原味地记录下了改革开放40年,人们生活幸福指数的提升,也见证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

单身宿舍当婚房

记得我和爱人谈婚论嫁那会儿,我们做梦都想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新房。厂里领导知道情况后,找行政科协商给我们腾出一间单身宿舍当新房。在工友们的帮助下,我们把宿舍粉刷一新,打扫过卫生,和爱人从各自的集体宿舍搬来两张单人床对在一起,然后铺上新褥子和新床单,再放上两床新被子,我们的婚房就算收拾好了。尽管这个婚房简陋,但我们却十分开心,等帮忙的工友们走了,我俩异口同声地说:“这就是我们的家,以后的幸福生活就从这里开始了!”永远忘不了,那是1979年的最后一天。

和爱人住进筒子楼

三年后,我和爱人告别单身楼,住进了眼馋的筒子楼,在那蜂箱般的小屋,我和爱人的小日子过得也是甜甜蜜蜜,事业爱情双丰收。

记得有一回,我这位痴迷摄影的业余爱好者,弄来一台相机,给家人照了一张胶卷像。终于盼到夜深人静时,把公用厕所里的灯关了,在里边冲洗胶卷,就在我聚精会神地定影时,厕所里的灯突然亮了,急得我哎呀一声去关灯,迎面来上厕所的老奶奶一看我在里边,吓得尖叫起来,一下瘫坐在了地上。

“要是能有一套关起门来,互不影响,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新房子,该多好呀!”那天晚上,我一直意味深长地自言自语。后来,我靠照相机练成的技术,被厂宣传科相中,成为厂里一名专职新闻干事,不但拥有了一台与我形影不离的海鸥牌120相机,厂里还在筒子楼特批了半间房让我当暗室,令我激动了好久。

从那天开始,我会把每天抓拍的好新闻连夜冲洗出来,第二天在办公楼门前的宣传栏里展出。每年的年终表彰大会上,当那些先进和劳模们戴上大红花,捧上锦旗和奖状时,我会举着相机给他们拍照留影,记录下最光荣、最美好的时刻。

在那个筒子楼里,虽然过得艰难,但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喜迁新居住楼房

到了2000年,我和爱人拿出几年的积蓄,从厂里买了一套70平米的新房子。拿到钥匙后,我俩直奔新居,得意地看看客厅、看看卧室,又到书房仔细瞧瞧,特别是瞅着宽大且能单独使用的厨房和卫生间,和过去那一目了然,什么都是大家公用的蜂箱般的筒子楼相比,眼前的一切就像做梦一般,令我们欣喜若狂。

知道我要搬新居,工友们都想为我乔迁新居出把力,可我却笑嘻嘻地对人家说:“先让我计划计划。”妻子见我谢绝了别人的帮忙,自己推着自行车每天大包小包地往新家搬东西,还逗我:“不就搬个新家吗,搞得像人家要抢走你的幸福似的。”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早乐开了花。说实话,那年月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些积攒下来的书报和胶片,当我把它们一包一包搬到新家,开始在阳光般的灯光下盘点时,每一幅、每一件背后的故事,都能让我回味悠长。

怎能忘记,在住进新居的那天,我们夫妻俩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仍然开心地展开双臂,互相拥抱,并感叹道:“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真是太幸福了!”

到省城买房养老

2004年退休后,我和爱人幸运地赶上连续13年涨工资。腰板硬了,我们的幸福愿望飞得更高了。我和老伴在省城工作的女儿身边买了套80平米的房子。入住的那天晚上,我们夫妻俩兴冲冲地推开前后左右的窗户,看着外面美丽的夜景,心花怒放。“咱俩真从四面环山的生活区,搬进灯火辉煌的省城社区了?”老伴问我。“当然啦!我们就要在这里养老,开启我们愉快的晚年生活了。”我拉着老伴的手悠悠地说。

虽然搬到了省城,但我和老伴依旧大包小包地把那些“心爱的东西”从老家往新家捣腾。女儿心疼地劝我们:“别捣腾了,快扔了吧,我给你们买新的。这来来回回的,你们这么大岁数,我很不放心。”我和老伴会心一笑,对女儿说:“放心吧!咱们过上好日子也不能忘本,过日子能省还得省。”

永远也忘不了,那天从大山沟搬进省城的楼房,我和老伴激动地感慨了半天:“要是没有改革开放40年,我们哪能住在条件优越的省城,哪能在女儿身边养老?没想到临老了,我们还能做一回城里人。这要是在过去,我们连想都不敢想。”

此情此景,让我和老伴顿生一种对生活的渴望。我们老俩口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祖国啊!这是我家最幸福的歌。

{"code":0,"errmsg":"","dat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