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寻找小峡弹子石

2015-04-15 15:58:16 来源:
文/杨子 图/王学超
    曾经造就了小峡的弹子石真的存在吗?如今它会藏身何处?

寻找一座古桥的遗迹

湟水河畔的春日,有着别样的暖意。

西宁市城东区与海东市平安县接壤处的小峡口是湟水河上游较为险要的地段,我们在当地一位回族老人马得祥的带领下,首先寻找一座古桥的遗迹。

一座新式的曲拱大桥飞跨湟水河,贯通南北两岸,这是新修的湟水河特大桥,一座旧桥与之相邻。多年以前,这里有一座年代更加久远的老桥。马得祥说他小时候经常在老桥上穿行。老桥的两端由铁锁链固定在河的两岸,桥面由一根根拼在一起的圆木搭着木板建成。马得祥回忆说,由于桥面破损严重,骡马不敢走过去。过桥的人只能用布条蒙上牲口的眼睛,在皮鞭的驱使下才能让牲口勉强通过。

我们驱车穿过宽阔而结实的湟水河特大桥,将车停放在较为宽阔的桥南一侧,下车沿着一段土道东拐。

湟水河在这里显得格外清幽,两岸杂树丛生,荒草盖着河岸。在较为狭窄的一段,南北两岸分别露出整齐的青白色石基。

“这是一座承载历史的桥,现在只剩下桥两端的基石。”马得祥指着河岸露出水面的长条石桥墩说。

当地人称此桥为“握桥”,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桥的构建形式就像两手相握。平安县文物管理所所长许显成介绍,西汉时期著名的军事家赵充国曾三上《屯田奏》,在河湟一带大片开垦农田,同时设置驿站,积极构筑军事防务。期间,赵充国治理小峡以西的多处道路桥梁,小峡口的握桥就是那时修建的。

眼前,握桥只剩下了两处桥墩,一新一旧的两座大桥替代了它。

握桥之上的高速公路边,有一高耸的天然石台,当地人称之为马营台。据传,这里是当年为选择优良战马所设。马坊喂养的马匹经过精挑细选之后,送到这里来备战。
 


王家庄的民俗收藏馆

祈福风神洞

战乱频仍的年代,生灵涂炭,生存自是不易。而小峡口因地处青藏高原的东端,自然条件差,灾害多发,加之风灾肆虐,当地人深以为苦,希望能够控制风害。于是,人们便在小峡口的风神洞前修建了风神庙,祈盼镇住风灾,地方风调雨顺,居民安居乐业。

风神洞就在离马营台不远的对面石山之上。从国道小峡口段西望,便可以看见刀削斧劈的半山腰上有一个洞口朝东大开。现在要达到风神洞并不容易,因为根本没有通往洞口的路,只能从国道南侧摸索着上山。山石粗粝而狰狞,山势十分凶险,加之一旁的山石被取石的人破坏得七零八落,更增加了攀山的难度。据《西宁府志》记载,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西宁知县陈问淦筹款重修小峡口风神祠,内塑风姨像,俗称“风婆婆洞”,祠外建有碑亭,立有“风神坛”石碑。清时朝廷每年派官员到此祭风,以祈免大风。许显成说,这祭风的官员,先要到青海湖祭湖,然后再到这里来祭风。如今风神殿内神像已毁,而那块石碑现存于青海省博物馆。想象当日朝廷大员在此祭风的肃穆与隆重,如今这里一片荒芜,令人感慨。
 


马营台高高耸立

龙王 曾在小峡“安家”

处于咽喉之地的小峡是兵家必争之地,早年只容一人一骑走过。清代名将左宗棠就曾这样描绘这里的险峻:“山径狭隘,车不双轮,马不并辔”。过了峡口的险要地段东行,当年屯田时开垦的田地十分开阔,尤其是小峡镇的三十里铺村,更是平畴沃野,宜居宜业。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龙则灵。这三十里铺村,还真的与龙有关,这里有龙王滩、龙王庙,以及龙王泉。

十多年前曾在小峡乡当过副乡长的王学超回忆,以前三十里铺村每年农历的六月初六都要在龙王滩举办传统的“花儿会”,届时三乡五里的农民,甚至西宁、乐都、民和、化隆、大通等附近的人们都赶来参加“花儿”会,有时赶会的群众多达万人。

当我们到达如今的龙王滩时,由于海东空港工业园区的建设,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是海东最大的现代化工业园区。村民们搬离了昔日低矮的民居,统一迁到新的聚居地。

看不到龙王滩昔日花儿会时摩肩接踵的热闹场面,龙王庙已经迁走,只有断壁残垣。那些遗落的庙柱石和残破的砖雕,无声地诉说着当日龙王庙的兴盛。历史的车轮总要碾过一些东西,新旧交替之间,是时代的大变革。

早年这里有当地村民为保护龙王池而建造的一处院落,山门内雕梁画栋,如今只能从现场的遗留物上,遥想当年龙王庙宇的风姿。

龙王泉依旧,花砖墙围起一池幽碧。俯身向池内细看,只见清碧的泉水从地下突突冒出,深潭泉涌,并不流向地面,而是向着地底更深处流走。传说这泉水能医治百病,当地人取水时修建的石阶直通至水面。

我们一行人围着龙王泉回想那个久远的故事。从前,村里有一户黑姓人家,养了一匹老马,老马生了一匹小马驹。小马驹十分俊美,生性活泼,人见人爱,黑姓人准备把它敬献给皇帝。谁知皇帝想要看小马驹时,它却跑到西海去洗澡。黑姓人骑虎难下,最终碰死在金殿之上。没想到不久小马驹却又自己跑了回来。皇帝见小马驹果然是少见的骏马,便追封黑姓人为西海龙王,并让西宁镇王总兵将龙王和圣旨带回地方。这王总兵也是小峡乡王家庄人氏。黑龙王为感谢王总兵,便托梦给他,说要留给他十石水地,使其不受水旱灾害,让他和当地乡亲们过平安日子。王总兵早晨醒来,颇觉奇怪,到村北一看,只见湟水河北拐东流,留出了大片肥沃土地。他把土地分给乡亲们耕种,不多不少刚好十石籽种,正好应了梦中之托。人们便把此处称为龙王滩,此后这里年年五谷丰登,岁岁旱涝保收。村民感念黑龙王之恩,于是修了庙宇祭奉黑龙王。
 


龙王泉一池幽碧,深不可测

古时小峡有两关

马营台又是一个制高点,站在其上,小峡口尽收眼底。如果在这里设一弓弩手,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小峡口的险要可见一斑,它既是连接东西的必经之道,又是隔断两地的关隘。宋代时这里曾修筑绥远关以控制要害地段,清代时修筑了武定关和德安关。

在马营台对面的东南方向不远处,有一道山梁横在面前。许显成说,这山叫黑虎旗。以前形状酷似一面旗子,现在因为山体被损坏,已经看不出旗形。如今的黑虎旗山上,还留有旧时的战壕,大约为清代或明国所筑。

已故青海地方史学研究者邓靖声先生曾提到过此山。他说1940年间,有一架国民党飞机飞至西宁上空,准备降落乐家湾机场时,因无联络信号,竟被马步芳的军队开枪射击。该机未敢降落而向东飞去,结果撞在小峡口被称作“黑虎旗”的石山峰顶,机毁人亡。邓靖声说,由于日军要空袭的消息不断传来,那日他们正在西宁的北郊躲避空袭,看见小峡方向浓烟升起,原以为是日机被毁,据后来去现场的人说发现了一些钞票残片,传闻是一架国民党的运钞机。

弹子石 成就小峡奇石缘?

和小峡有关的传说不止于此。很久以前这里重山环围,河道不通。于是有仙人弹石击山。顷刻间,石山崩裂,湟水中通,小峡口就此形成。清代西宁诗人朱向芳有诗如下:

传闻开此山,丸脱神手间。

百丈惊星落,三生逐月还。

烟凝苔草绿,两点土花斑。

会待娲皇炼,补成天九寰。

也许是这弹子石令小峡人有了奇石情结,小峡的王家庄是河湟奇石第一村,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奇石馆。所有奇石馆的牌匾全都放成金字褐底,醒目地立在门额上。奇石既丰富了当地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也增加了农民收入,成为王家庄的支柱产业之一。如今的王家庄,黄土夯成的院墙变成了红砖青瓦,低矮的小平房变为二层小楼。原先散乱堆放的奇石都有了一个造型一致的摆放之所:阶梯式的白色水泥平台上,一层层摆放着各类奇石,规整而有序。每家都有一个青砖砌成的古色古香的墙群。墙群外,还有低矮的栅栏围起一小块地方,种植着各类花草树木……一条向着湟水汇流的小河上,又修建起了跨河的小拱桥,如一道别致的彩虹横卧。一条曲折回转的小路伸向未可知的密林深处。一个檐角飞翘的小亭,在错落的民居和青杨与旱柳间时隐时现……

今日小峡,正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迁……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