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大墩岭探秘

2015-04-20 16:03:47 来源:


 

文/图 时报记者 张扬

数千年来,西宁北山最高峰大墩岭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当年的烽火台身在何处?如今的大墩岭又带给人们什么呢?


 

群山叠嶂

只有登上大墩岭,才能感受到西宁是如何落入群山怀抱的。

从北禅寺山门前的道路东行,昔日的荒芜土地上,已是成片的绿化带。道路虽然狭窄,但很幽静,沿着这条道路,很快来到一个山谷前。这里,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直通大墩岭。

不时有工人们在修补公路,虽然如今的大墩岭已打造出健康步道,但前来的人并不多,很多人对大墩岭的险峻望而却步。

道路下方,是万丈悬崖,尽头是崭新的西宁城——一片钢筋水泥森林。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弯道,踏上一座又一座山峰,仿佛大墩岭永远无法抵达。远处,泮子山岿然而立;更远处,是望不到尽头的群山。有人说,翻过这些山,就是互助。


 

独特地貌

大墩岭的地质地貌异常独特。进山的峡谷好像并非山洪的杰作,而像是被巨大的外力直接撕开的豁口。由此,峡谷内乱石密布,有些巨石甚至就“悬浮”在你的头顶。

大墩岭下方,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岩石早已化作赤色的沙土。而往上走,则是层层叠叠的岩石。相关资料显示,这里应该是沉积岩层。

而登上大墩岭,则会看到另一种震撼:一条巨大的沟壑,如同巨龙般盘旋远去,沟壑两侧的座座山峰,基本上都成相互“拥抱”之势,显然是巨大的挤压力造成。

数亿年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答案已经深埋在山底。但科考界公认的是,数亿年前西宁周边是一片远古海洋,青藏高原的隆起,形成了现在的地貌特征。


 

寻找烽墩

大墩岭是西宁北山的最高峰,以悬空寺著称的土楼山实际上只是它的一个脚趾。

据说大墩岭名称由来与明代海寇之患有关。明万历年间,海寇盘踞青海湖地区后,其火落赤部“不三日而五犯内地,循环出没,此劫彼戮,岁无宁日,掠去牛马不止数万,男女不止千百,号泣声彻,山谷皆动”,给西宁周边人民带来无尽苦难。明王朝为了加强对海寇的防御,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调遣西宁卫军民,连续在西宁东北、北、南三侧筑成威远(今互助威远镇)、平虏(大通)、伏羌(南川徐家寨)三城,作为西宁的屏障,并在周边高山之巅连筑七十四个烽墩(烽火台),作为传递敌情、相互联络的设施。建成之后,按烽墩地理位置、作用大小,或三人,或五人,派兵守卫,当时共有345名军士长年驻守着这些烽墩。

这些烽墩中,离西宁城最近的只有五里,如城西墩、凤凰墩, 最远的是东线匾坡墩,离西宁足有350里。而西宁周边则有四山烽墩,即城北墩(大墩岭)、鸳鸯墩(湟中总寨西山顶上)、骂雨沟墩(湟中蚂蚁沟水库之南的山顶上)、伯颜川墩(湟中多巴体育训练基地之北山顶上),除城北墩外,其他烽墩遗迹犹存。如今,在大墩岭我们只看到了一座欧式公园和一块海东界碑。

城北墩与北线最远的李茂轻墩(距西宁100里)等连成一线,以威远堡为枢纽,传递着北面的敌情。后来,明王朝取得有名的“湟中三捷”之后,海寇之患基本解除,守军裁撤,烽墩也随之失去了防御功能,只作为一个高耸的土台,端坐在西宁周边各山之巅,打发着寂寞的岁月。大墩岭的名称也由此得来。


延伸阅读:走进大墩岭公园

大墩岭公园并不被很多人所熟知,实际上该公园是南北山绿化的成果。上世纪80年代中期,人们的环保意识逐渐加强,在政府的关心下,南北山绿化问题摆在西宁市环保的首位。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光秃秃的大墩岭终于披上了绿装。公园大部分景点为仿欧建筑,古罗马敖包、大柱与古希腊长廊相映,世界名画和人像雕塑呼应,其间有花坛、泉池点缀。

前往大墩岭公园的路上,还能看到一个独具特色的建筑——囊谦噶尔寺(又名尕尔寺)修建的佛塔,即吉祥林苑菩提大佛塔。噶尔寺是藏教白教最大的一座寺院,位于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白扎乡的巴麦村和西藏交界的地方。噶尔寺供奉的是文成公主的一些遗物,最有名的是经筒,据说从唐代到现在从未停转过。噶尔寺有将近1000年的历史,传说公元700多年前,莲花生大师曾在此修行。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