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万木楼:承载家园梦想与未来

2018-12-10 10:46:44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时报记者 雪 归

河湟木楼,是河湟民居中一种传统的建筑样式,雕梁画栋,气宇轩昂。中国传统建筑的许多元素在河湟木楼中都有体现。阿万木楼,是我省海东市乐都区共和乡桦林村阿万家族的家居建筑。一百多年前,阿万家所建的三栋木楼,也成为阿万家族显赫一时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保存完好的木楼建筑

前往阿万木楼探访的这一天,天气晴好。虽然已是初冬,但并没有想象的寒冷。

我们在区委宣传部和区博物馆负责人的陪同下共同前往,乐都区对古建筑有一些研究的拉有清老先生也与我们同行。

桦林村地处海拔2000多米的脑山地区,自然条件严酷。从乐都城区出发,十多公里后就到共和乡政府。我们沿着努木支沟蜿蜒而行,沿途所在多为一层的低矮民居。大约四、五公里行程后,我们到达桦林村三社。在村里,我们见到了阿万家一栋木楼的主人——男主人阿更治和女主人阿行毛。因为新农村建设的需要,这个早晨,他们一家人正忙于拆除院门外破旧的建筑。

进入大门,院内赫然而立的木楼古色古香、挑梁雕花。木制的花窗、木制的门、木制的护栏,一切皆由纯木打造。一根根檩条皆一般粗细,前檐下皆有饰纹雕花,多以花卉和云纹为主,精雕细琢,古朴而典雅。站在院中仰望木楼,这气派高大的建筑有种难以描摹的轩昂之势。相较于我们平时在农家常见的千篇一律的新式盖板房,这木楼结构庞杂,又不失精巧。

“木楼至少应该有一百五十年或者更久。”今年50岁的阿更治告诉记者。

加上杂物室、楼梯间,木楼上下共有十四间。要上二楼须进入右手侧的楼梯间,如今已变为羊圈。木制的阶梯墩实而厚重,踩上去发出橐橐之声,伴着一两声吱吱呀呀,与踩在钢筋水泥的台阶迥然不同。木楼阶梯并不太多,一层一层上得楼来,却也让人生出些许联想,不知道当年是怎样的人家在这里安享岁月。

二楼的松木门上贴有藏文对联,藏文字下面有一行汉译文:

白昼吉祥夜吉祥

昼夜永照吉祥光

横批:万事如意

这是阿更治的父亲在世时所贴。对联里,饱含着主人对家宅平安兴旺的一番寄托。

二楼中间是佛堂,左右又各有几间居室。打开四扇的松木隔门,进入堂屋,靠墙壁的佛堂木门为推拉式。阿行毛告诉我们,早年曾经有小偷进入佛堂,偷走其中的一个花瓶。为了安全起见,现在他们在上面加了玻璃罩,并配了一把铁锁,以防再次失窃。

这座经风历雨的木楼,在旧时被当作饲养院才得以保存至今。

阿更治一家人也曾在这楼里面住了二十多年,直到六年前修建新房才搬出木楼。

与阿更治紧邻的其叔一家外出,大门紧锁。我们的目光越过院墙,从阿更治家的小院望出去,另一栋木楼披着阳光静静矗立。外观上看,这栋体积略小些,下共有上下十间,花藻的雕凿没有阿更治家的这么复杂。

修缮的木楼透出现代气息

记者一行又来到桦林二社村民阿显彪的家中,他们家也有一栋木楼。

一进门,这栋木楼给人的印象并没有想象中的古旧。它的外观已经有改变,二楼的围栏和一楼的外墙涂着鲜亮的明黄色油漆,一楼还安装了铝合金门窗,门也改为推拉式,有几分现代气息。进入木楼一层,屋里收拾得干净整洁,显得十分亮堂。屋内生着火炉,有一根通天柱顽强矗立。

主人阿显彪今年55岁,他们一家人仍在木楼居住。阿显彪是阿更智的叔叔。此时,阿显彪正忙于家中院墙的修葺,一身的泥灰。忙碌中他还是抽身来陪我们。

木楼上下总共有十二间,中间二层为佛堂。木楼原来的木梯已经拆掉了,放了一个木制的梯子搭在二层房檐。

阿显彪告诉我们,30多年前,这座木楼曾经发生过倾斜,他们还进行了拉端的改造,并更换了新的柱子。柱子至今保存完好,虽为杨木,但看不出明显的虫蛀痕迹。

阿显彪有着十分虔诚的宗教信仰。这个藏族汉子,为人随和又热情。他每天早上起床洗漱之后,在早饭前,会一个人到佛堂上香、点灯、磕头、祈愿,许多年未曾间断。他说,佛堂里是不能进女人的,只有男人才能进去,哪怕记者也不行。

阿显彪一家如今在南面的平房里居住,南房已经修建了十多年,里面整洁干净,到处都亮亮堂堂的,客厅内装了一个十分华丽的顶灯。

阿显彪说,木楼是以前先祖留下来的遗产,他想保护。正是出于这种朴素的意识,他对木楼进行了改造。

阿显彪今年57岁的堂兄阿德才常年在外地居住,最近才回老家。他告诉记者,关于这个屋子的修建时间,他在年少时曾看到在牛皮上有记载,算来至今有154年。他说,阿万家还有一栋木楼,建在甘肃天堂寺的附近。

此时,一只猫在阳光下悠闲地打着盹儿,木楼在阳光下显得安详而静谧。

古老木楼将添新韵

如今,桦林村的三座木楼被我们全部收入镜头中,这是乐都共和沟努木支沟保存最为完好、最具规模的木楼。

阿显彪告诉记者,他想通过区上相关部门争取一部分管理保护资金更好地将木楼保存下来。而阿更治同样也想将先祖的遗产进行保存,但苦于个人能力有限,资金不足。他二人同样面临着自己管理困难、经费紧张的问题,阿更治甚至想卖掉这栋木楼。

在河湟谷地,这些融汉、藏以及土族文化为一体的木楼,已经越来越稀有。这些木楼,可以说是各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研究地方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的实物资料。这些特色独具的木楼建筑既丰富了青海民居建筑文化,也具有重要的建筑艺术价值。但是,因为年代久远,虫蛀、潮湿加上屋内光线不够明朗、格局不够开阔,许多人家已经不愿意居住其中,一些人家甚至认为在其中居住是自家没有能力盖新房的表现。还有一些村民,和阿显彪一样将木楼进行了改、扩建,却破坏了原有的格局而失去木楼所独有的风格,这让风雨中飘摇的木楼如今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前不久,乐都区委在共和乡召开了桦林村项目建设会议。会议围绕桦林村建设,提出围绕阿万木楼适度发展乡村旅游,最终实现产业兴旺、群众安居。

会议认为,桦林村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旅游资源匮乏,不适于大规模发展乡村旅游,产业发展定位为牛羊为主的养殖业。会议决定,将拨付资金,围绕阿万木楼,重新拟定乡村旅游发展规划设计方案。会议要求做好阿万木楼文物历史价值的鉴定评估,以及文物保护点的申报工作。目前,几个部门已经启动了相关工作。

经过时代变迁的阿万木楼,同样承载着家园梦想与未来。相信在政府部门的牵头和多方努力之下,阿万木楼会再添新韵,使更多人有机会领略这一高原上难得的民族建筑文化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