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老爷山: 大通旅游的“头牌”胜地

2020-09-29 11:16:30 来源:海东时报社

    □王祥奎

每一座县城都会有一个主题。一条街道或一处景,或尊古、或创新、或倚山、或文化、或凭史……

隶属古城西宁的县域——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是丝绸之路南辅道大邑通都。

位于大通县桥头镇的老爷山,又称“元朔山”“北武当”,傍依北川河,见证了北川河五千年的风云变幻、百年沧桑。

老爷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历经沧海桑田,不断风化和水蚀,构成了“雄、奇、险、幽”的独特神韵,“参天奇石秀、拔地老松苍。野鸟迎人语,山花夹路香。”千余年来老爷山以“奇峰突兀、苍松蓊翳、石蹬盘梯、川流萦带、风景佳丽”而闻名遐迩。

走进老爷山,就有一种俯视八极的气象。只见丹霞翠璧、腾云走雾、苍松杂树,负势而上;山道盘旋,宛如羊肠,且景色四时不同而终年常新——春则山岚缭绕,夏日佳木葱茏,金秋红叶似火,寒冬银装素裹。故清代贡生赵遐庆登老爷山时曾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作:“奇峰叠叠水汤汤,林壑森然比武当。身外云烟心上事,偶逢山鸟语斜阳。”清乾隆年间谢陛也曾赋诗《元朔山谒太元宫》:“振衣高叩碧琳宫,石蹬盘虚曲曲通。仙仗绕庭临帝座,雄图控虏借神功。天垂北斗悬梯上,云压西山挂殿中。万里壮心思出塞,长驱青海欲从戎。”

步入气势恢宏、古色古香的仿古山门,“老爷山”三个红色大字扑面而来。登上陡峭的石阶,迎面便是关公大殿。因殿宇巍峨,气势夺人,成为登山第一胜景。大殿前塑有关公像,左有关羽持刀而立,两厢墙壁上绘制了关羽伟绩。

出大殿,拾阶而上。于右侧洼处建有一座尼姑庵,罕有人至,这便是“观音洞”。登临山腰,便见一文化长廊。飞檐搭脊,迂回斗折,古朴雅趣。信步长廊,步移景换。既可小憩,又可赏四边美景——极目西望,山川河流,城镇村落错落有致;纵目北眺,东峡河奔流不息,牦牛山屹立其侧;引首南眸,北川河浩浩东去,明长城蜿蜒群山怀抱。

半山腰处,感应寺与关公大殿上下垂直呼应 。气势恢宏的双鹤台大殿,因地势较高,游者可一览桥头镇概貌。

自山脚至山顶,山势突兀,前山悬崖绝壁,怪石嶙峋,虽有石阶,但低首俯瞰,仍不免惊心动魄。山腰奇险无比,以铁链险阻,铁链上缀无数同心锁,凭空陡增一丝温情。

扶铁链遥望,极目处深沟险壑、层层峰峦,在天地间一一打开,进入视野,向游人展示着老爷山的厚重和瑰奇,故当地有“上了老爷山,仰伴肚儿摸着天”的谚语。极目处,那些层叠远山,它们以不同的姿态,挺立着,于云霄处,安静地守候着岁月,千万年来,身处峰巅,却宠辱不惊。

每每登临令人惊心动魄的石阶,史铁生“人生就是与困境周旋”的话语萦绕耳畔,感觉险象迭生又处处美景。放眼望去,感觉大自然是一帧立体画,以视觉方式,再现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在这里,你可以扬天长啸或引吭一曲“花儿”,一吐胸中积郁的块垒,让生锈的心重新锃亮,让自己不再僵滞和困顿。

老爷山,宛若一段绵延的神话长廊。将军岩,苍劲嶙峋的岩石如一位披甲戴盔挺胸而立、凝视远方的将军,果断中透射出不可侵犯的威严。栩栩如生的金蟾,面南背北,双目圆睁,紧盯皓月,四肢蓄劲,恍如凌空一跃,飞临蟾宫。“上山虎”欲做扑状,似与上山游人做竞赛游戏。游人目睹“上山虎”,于攀登间陡增力量与勇气……

步入后山,柳暗花明,则别有一番洞天。只见山顶佳木如盖,山腰翠岗如屏,山脚碧草如茵。层峦叠嶂中,乔灌间杂,万树溢翠,葱茏欲滴,令人叹为观止。

晨夕或多云之时,阳光透过云层,把老爷山渲染成金黄色,如江南的锦缎。

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曾说:“我们望见的这片天空,这片拥有阳光和繁星的天空,正是我们的祖先曾经望见的也是我们的孩子将要望见的。对于天空而言,我们既是老人,又是孩子。”曾几何时,我睹此奇景,于陡然间,潜入心头。

老爷山的魅力不仅在于它雄奇绮丽的风景,还在于它蕴藏的深厚地域文化。

      滔滔的北川河从古流到今,大通这片地域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中原文化、印度文化、阿拉伯文化在这里交会。汉族、藏族、回族、土族、蒙古族等多元民族文化,使大通县有了独特的人文景观。

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前后,大通朔北、城关、桥头等地区以及互助土族自治县的部分民众纷纷来到老爷山举行盛大的朝山仪式。其间,锦罗伞盖、唢呐吹奏、山炮轰鸣,场面宏大。

“石崖头上的山丹花,刺梅花把人的手扎。人前头见了别搭话,大眼睛一闪给回答。老爷山上的刺梅花,扎是个扎来就摘两把。只要你尕阿姐说句话,死哩嘛活哩(是)我不怕。兔儿钻到刺底下,老鹰来了它不怕。要想把这路断下,除非我把气断下……” “高墙的园子里白牡丹,叶叶儿苫过了塄坎。早起晚夕的我你(哈)牵,你我(哈)没牵过半天 。”

每当农历六月初六,老爷山“花儿会”吸引着河湟谷地乃至雪域高原“花儿”爱好者的青睐。“花儿会”上人山人海,男女老少,摩肩接踵,人人盛装,各个皆露喜色。

在苍松翠柏、山岚观景深处,“花儿”像来自雪线的一股清泉,汩汩流淌于广袤的天地间,浸润着老百姓沧桑的心坎,描绘出一幅撼人心魄的生活画卷。

“刀刀拿来头割下,不唱由不得个家。” “‘花儿’是我救命丹,不唱心像油锅煎。哪怕没有一分钱 ,不唱‘花儿’心不甘。”

走进了老爷山,走进了 “花儿会”,就走进了爱情,走进爱情的氛围,就走进了理想的天堂。

“半空殿阁有霞住,六月松深无暑来。”如今的老爷山正用全新的姿态迎接着八方来客。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