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釉来自唐蕃古道的历史记忆

2018-12-12 11:17:34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褐釉剔刻花经瓶

时报记者 贾丽娜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作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中国发展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2018年11月30日——2019年3月5日,在青海省博物馆举行了《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此次展览共有文物精品200余件。本期收藏与鉴赏就带您了解一下“唐蕃古道第一期——彩釉”博大精深的历史记忆。

釉是什么

“釉是瓷器最直接的外观特征,是构成瓷器的重要因素。”文物研究中心管理员胡学捷告诉记者。釉的产生是古代垒石烹食时所用含钙石头与炭灰而生成,也可能是受贝壳表面美观质感的启发,有意识地用贝壳粉作为原料制成。釉是覆盖在陶瓷制品表面的无色或有色的玻璃质薄层,是用矿物原料(长石、石英、滑石、高岭土等)和原料按一定比例配合经过研磨制成釉浆,施于坯体表面,经一定温度煅烧而成。古代烧窑都是以树木柴草为燃料,燃烧后的草木灰落在窑内的胚体上,在窑内达到一定的温度时,这一层草木灰与胚体表面的硅酸盐氧化物作用后,熔成玻璃态物质而附着在胚体的表面。“其实,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学会了用岩石和泥巴制成釉来装饰陶瓷了。”胡学捷说。

釉的发展

釉的形成与发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商前时期的孕育阶段,包括陶器上陶衣和泥釉的出现;第二阶段为商周时期釉的形成阶段,包括从硬纹硬陶分离而来的原始瓷釉;第三阶段为汉到五代釉的成熟阶段,包括南方越窑的青釉和北方邢、巩、定等窑的白釉,形成了南青北白的瓷业布局;第四阶段为宋代到清代釉的提高阶段,其中出现了史上名满天下的宋代五大名窑,为釉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到3000年前的商代,人们从易容黏土高温中熔融成玻璃质光亮层的认识基础上,直接采用或加工精致易熔黏土做釉料,这是最原始的釉料。“从自然灰形成釉中得到启发,创造出草木灰加水调和成泥状,直接涂抹于器物之上,这就是纯粹的灰釉。”胡学捷说。用草木灰配以适当的黏土做成釉料,是商周时期高温釉的主流,自商代一直沿用到宋代,形成我国瓷器的“灰釉”特色。至此,釉被分离出来独自发展。

汉代到五代釉的成熟阶段时期所用的原料较原始瓷有了更高的要求。胡学捷说道:“青釉是我国使用最早,延用时间最久,分布最广的一个釉种。”到隋唐时代,我国北方出现了白瓷釉。宋代是陶瓷发展的鼎盛时期,出现了著名的官、哥、汝、钧、定五大名窑。钧窑以瑰丽的钧釉闻名天下,结束了长期以来的单色釉效果,为多彩釉开辟了新的纪元,具有跨时代的意义。

釉的鉴赏

褐釉剔花叶纹瓷罐西夏,青海省互助县丹麻乡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瓷罐高22.2厘米,口径20厘米,足径15.4厘米,腹径27.3厘米。敛口,鼓腹,平底,口部饰弦纹。白胎,褐釉,剔花露胎工艺,主题纹饰为缠枝牡丹纹。器型规整,工艺娴熟流畅,纹饰美观生动,是西夏瓷中的精品。

青釉牵马瓷俑 唐代,1978年万县驸马公社出土,四川博物院藏。瓷俑高24.3厘米,足径宽6.5厘米,长7厘米。瓷俑为胡人形象,作牵缰姿势,直立于方形底座上。阔脸大胡,浓眉高鼻,双目圆睁,嘴微张。头戴幞头,二带反系于头顶,二带垂于脑后。身着窄袖束腰长衣,足蹬高筒靴。右手下垂,左手手腕翻转,作半握状,曲于腹前。瓷俑为灰白胎,青黄釉,底座仅一面满釉。胡人是往来于“丝绸之路”上的友好使者,墓葬出土的胡人佣是对唐代现实生活的生动体现。

褐釉剔花牡丹纹瓶西夏,青海省博物馆藏。瓷瓶高33.7厘米,腹径25.7厘米,口径5.5厘米,底经12.5厘米。陶质,褐釉。小侈口,束颈,溜肩,两系,长圆形鼓腹,下腹近足处内收,平底。颈肩部饰弦纹,腹部饰为缠枝牡丹纹。胎釉对比鲜明,该件器物线条流畅、祖犷,工艺水平较高,为研究西夏瓷器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褐釉扁壶

西夏,1986 年宁夏灵武市宁东镇灵武窑址出土,宁夏博物馆藏。扁壶高 15.5 厘米,腹径25.7 厘米。直口,斜沿,束颈,溜肩,扁圆腹。前后腹中央各有一圈足,接缝处起一周附加堆纹,上置对称双系。正面剔刻牡丹纹,背部光素无纹。施褐釉。仅残存五分之一,其余为后修复。扁壶是西夏瓷器中常见的器物,两侧的双耳或四耳便于穿绳,形状适合在马背或驼背上吊挂,为长期游牧的党项民族所喜爱。

青釉人首鸡身瓷俑

唐代,1978年万县驸马公社出土,四川博物院藏。瓷俑通高9.2厘米,宽7厘米,底座长7.8厘米,宽6.3厘米,瓷俑上身作人形,下身为鸡状,伏卧于长方形底座上。人头梳髻,胖脸,双目微合,昂首挺胸。鸡尾高翘,双翅展开,双脚张爪并列前伸,作欲飞之状。瓷胎灰白,坚硬细腻,釉色青黄,莹润光亮,玻璃质感强。此式明器或为观风鸟的一种,多见于唐宋墓葬,被视为羽化升仙的载体和引导墓主灵魂趋吉避凶的神物。瓷俑造型别致,做工精美,体现出先民丰富的想象力和精湛的制瓷技艺.

青釉五棱小碟

西夏,1986年宁夏灵武市宁东镇回民巷瓷窑出土,宁夏博物馆藏。瓷碟高3厘米,口径12厘米。尖唇,敞口,浅斜腹微弧,下腹向内平折,平底,圈足,挖足过肩。5 道竖向条棱将内壁分为五瓣。内及外壁口沿施青釉。内底有涩圈。瓜棱腹多见于唐、五代及以后的执壶、罐等器,腹部压印数条纵向凹槽,做出数瓣纵贯的弧形凸棱,似南瓜形,西夏的碗、盘、罐上也多见瓜棱腹。

褐釉剔刻花经瓶 西夏,1987 年宁夏灵武市宁东镇灵武窑址出土,宁夏博物馆藏。瓷瓶高30.5厘米,口径9.5厘米,底径10.3厘米。小口,方唇,窄沿平折,直颈,折肩,长弧腹下收,假圈足。腹部剔刻开光折枝牡丹花纹,并辅之以弧弦纹、卷草纹。开光内花朵一俯一仰。施褐釉,肩部有涩圈。残存口及腹部一小块,其余为后修补。经瓶是北宋创烧的一种瓶式,因器口小仅容梅枝又名梅瓶,也是西夏时期常见的一类生活用瓷。西夏经瓶常以剔釉露胎的技法,在腹部开光剔刻折枝牡丹,形成白地黑花的效果。

褐釉剔花叶纹瓷罐西夏,青海省互助县丹麻乡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瓷罐高22.2厘米,口径20厘米,足径15.4厘米,腹径27.3厘米。敛口,鼓腹,平底,口部饰弦纹。白胎,褐釉,剔花露胎工艺,主题纹饰为缠枝牡丹纹。器型规整,工艺娴熟流畅,纹饰美观生动,是西夏瓷中的精品。

青釉牵马瓷俑 唐代,1978年万县驸马公社出土,四川博物院藏。瓷俑高24.3厘米,足径宽6.5厘米,长7厘米。瓷俑为胡人形象,作牵缰姿势,直立于方形底座上。阔脸大胡,浓眉高鼻,双目圆睁,嘴微张。头戴幞头,二带反系于头顶,二带垂于脑后。身着窄袖束腰长衣,足蹬高筒靴。右手下垂,左手手腕翻转,作半握状,曲于腹前。瓷俑为灰白胎,青黄釉,底座仅一面满釉。胡人是往来于“丝绸之路”上的友好使者,墓葬出土的胡人佣是对唐代现实生活的生动体现。

褐釉剔花牡丹纹瓶西夏,青海省博物馆藏。瓷瓶高33.7厘米,腹径25.7厘米,口径5.5厘米,底经12.5厘米。陶质,褐釉。小侈口,束颈,溜肩,两系,长圆形鼓腹,下腹近足处内收,平底。颈肩部饰弦纹,腹部饰为缠枝牡丹纹。胎釉对比鲜明,该件器物线条流畅、祖犷,工艺水平较高,为研究西夏瓷器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褐釉扁壶

西夏,1986 年宁夏灵武市宁东镇灵武窑址出土,宁夏博物馆藏。扁壶高 15.5 厘米,腹径25.7 厘米。直口,斜沿,束颈,溜肩,扁圆腹。前后腹中央各有一圈足,接缝处起一周附加堆纹,上置对称双系。正面剔刻牡丹纹,背部光素无纹。施褐釉。仅残存五分之一,其余为后修复。扁壶是西夏瓷器中常见的器物,两侧的双耳或四耳便于穿绳,形状适合在马背或驼背上吊挂,为长期游牧的党项民族所喜爱。

青釉人首鸡身瓷俑

唐代,1978年万县驸马公社出土,四川博物院藏。瓷俑通高9.2厘米,宽7厘米,底座长7.8厘米,宽6.3厘米,瓷俑上身作人形,下身为鸡状,伏卧于长方形底座上。人头梳髻,胖脸,双目微合,昂首挺胸。鸡尾高翘,双翅展开,双脚张爪并列前伸,作欲飞之状。瓷胎灰白,坚硬细腻,釉色青黄,莹润光亮,玻璃质感强。此式明器或为观风鸟的一种,多见于唐宋墓葬,被视为羽化升仙的载体和引导墓主灵魂趋吉避凶的神物。瓷俑造型别致,做工精美,体现出先民丰富的想象力和精湛的制瓷技艺.

青釉五棱小碟

西夏,1986年宁夏灵武市宁东镇回民巷瓷窑出土,宁夏博物馆藏。瓷碟高3厘米,口径12厘米。尖唇,敞口,浅斜腹微弧,下腹向内平折,平底,圈足,挖足过肩。5 道竖向条棱将内壁分为五瓣。内及外壁口沿施青釉。内底有涩圈。瓜棱腹多见于唐、五代及以后的执壶、罐等器,腹部压印数条纵向凹槽,做出数瓣纵贯的弧形凸棱,似南瓜形,西夏的碗、盘、罐上也多见瓜棱腹。

褐釉剔刻花经瓶 西夏,1987 年宁夏灵武市宁东镇灵武窑址出土,宁夏博物馆藏。瓷瓶高30.5厘米,口径9.5厘米,底径10.3厘米。小口,方唇,窄沿平折,直颈,折肩,长弧腹下收,假圈足。腹部剔刻开光折枝牡丹花纹,并辅之以弧弦纹、卷草纹。开光内花朵一俯一仰。施褐釉,肩部有涩圈。残存口及腹部一小块,其余为后修补。经瓶是北宋创烧的一种瓶式,因器口小仅容梅枝又名梅瓶,也是西夏时期常见的一类生活用瓷。西夏经瓶常以剔釉露胎的技法,在腹部开光剔刻折枝牡丹,形成白地黑花的效果。

上一篇:画笔下的乡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