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像砖 来自唐蕃古道的历史记忆

2018-12-19 11:35:38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胡人牵驼画像砖

《狩猎图》画像砖

仙人模印砖

骑马武士模印砖

人物故事模印砖


时报记者 贾丽娜

中国是世界上几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作出了许多重大贡献。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尤其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在中国,制陶技艺的产生可追溯到纪元前4500年至前2500年的时代,可以说,中国发展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陶瓷发展史,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的成果以及对美的追求与塑造,在许多方面都是通过陶瓷制作来体现的。2018年11月30日——2019年3月5日,在青海省博物馆举行了《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此次展览共有文物精品200余件,其中就有画像砖,这个来自唐蕃古道的“稀客”。本期收藏与鉴赏就带您了解一下“唐蕃古道第二期——画像砖”博大精深的历史记忆。

画像砖是什么

全长三千多公里的唐蕃古道,一半以上的路段在青海境内,散落在我省境内的许多文物,是唐蕃古道兴衰的见证者,“画像砖”就是其中之一。“画像砖是用拍印和模印而制成的图像砖。作为古代民间美术及艺术的‘一枝独秀’,画像砖艺术在战国晚期至宋元时期的古代美术及艺术园林中持续开放了十四五个世纪之久。”文物研究中心管理员胡学捷告诉记者。

期间,朝代更迭,人世沧桑,社会面貌和意识形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迄今发现的数千块画像砖不仅真实形象地记录和反映了这一变化,而且将这一种古老的民间美术及艺术的发展历程生动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画像砖的形制有两种,一为边长 40cm 左右的方形,一为长 45cm 左右、宽 25cm 左右的长方形。分布地区主要是四川,偶见于河南等地。汉画像砖是一种表面有模印、彩绘或雕刻图像的古建筑用砖,它形制多样、图案精彩、主题丰富,深刻反映了汉代的社会风情和审美风格,是中国美术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画像砖的分类

根据出土情况大体可分为五种内容:

一、反映汉代农业、副业、手工业和商业的;如播种、收割、酿酒、市井等为主题的画像砖。这类画像砖,内容最为丰富,颇具研究价值。如成都羊子山一号墓出土的“盐井”画像砖。画面上盐井装置着提取盐卤的滑车,盐卤正通过架设着的竹枧,缓缓地流向烧着火的铁锅中。“盐井”画像砖是研究古代盐业史最难得的实物资料。

二、表现墓主身份和经历的,如车骑出巡图、丸剑起舞图等。画像砖的墓主多为当地的豪强显贵。这类画传砖所表现的内容,与文献记载相符合。

三、表现当时社会生活和政治制度的;如以市集、杂技、讲学授经、尊贤养老等为主题的画像砖。如“讲学授经图”,生动地塑造了博士、都讲和学生上课时的情景。汉代的教育,由此可得其梗概。

四、表现墓主享乐生活的;如宴饮、庭院、庖厨、乐舞、百戏等画像砖。这也从一定的角度反映了汉代建筑、民俗风情等的实际情况。

五、表现当时神话传说和迷信思想的;如伏羲、女娲、日月、仙人六搏等。

画像砖的鉴赏

力士模印砖

汉代,平安东村汉墓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石砖长20,宽18,厚6厘米。砖灰色,略呈长方形,一面平,另一面采用浮雕模印技法制作。力士粗眉大眼,高颧骨,长耳朵,颏下带须,上身袒露,腹肌发达,下身穿短裤,两腿弯曲下蹲,臂肘置于腿部而高举,似托沉重物状。有学者认为是刻画了力士练武的高超技艺。力士砖常被排在墓室最下层,围绕墓室一周,寓意平安吉祥,象征着墓室的牢固。模印砖,是画像砖的一种,在甘青、四川一带较常见,是中国古代墓室中具有装饰意义的建筑构件。画像砖出现于战国晚期,盛于汉代,三国两晋南北朝时继续流行。由于画像砖内容大多反映当时社会文化生活,因此,真实形象地记录了社会历史的变迁。

胡人牵驼画像砖

南北朝(公元420~589年),青海省湟中县徐家寨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胡人在唐代主要用来称呼西方人,其中尤以粟特人居多。胡人俑五官为大眼睛、深眼窝、高鼻梁,典型的西方人的特征。粟特人能歌善舞,其服装特点是翻领窄袖,头上带有一顶毡帽。

人物故事模印砖汉代,平安东村汉墓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石砖长20,宽16,厚6厘米。砖灰色,略呈长方形,一面平,另一面采用浮雕模印技法制成。画面为厅堂建筑,前檐为双柱斗拱,屋内置一榻,榻上置一案几,隔案几对坐两人。人物身着衣衫,各袒左、右膊,头顶圆帽,侧头目视前方。人物之间有一花瓶,榻前立一小矮人,手捧细颈花瓶,当为侍者。

《狩猎图》画像砖魏晋,甘肃嘉峪关魏晋5号墓出土,甘肃省博物馆藏。石砖长34、宽16.5、厚6厘米。砖呈长方形,白粉涂底,朱红色勾勒边框,墨线描绘,红黑色敷彩。画面两侧分别绘两棵大树,树干朱红色,树叶墨色,中间绘一猎人骑马架鹰狩猎,前方两只鸟惊逃。

仙人模印砖

汉代,平安东村汉墓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石砖长20,宽16,厚6厘米。砖灰色,略呈长方形,一面平,另一面采用浮雕模印技法制成。位于墓壁最上层。主题为正面而立女子,锥形发髻,长脸大耳,身着短衣长裙,肩披长带,左臂上举手托半月,右肩上方有一轮红日,日中隐现一鸟。右手下垂提一星辰。对于此画像砖说法颇多,有的说是婀娜的舞者,有的说是嫦娥奔月,有的认为是西王母的形象。

骑马武士模印砖

汉代,平安东村汉墓出土,青海省博物馆藏。石砖长20厘米、宽18厘米、厚6厘米。砖灰色,略呈长方形,一面平,一面采用浮雕模印技法制作。骑马武士身披铠甲,头戴高盔,手持长矛,目视前方。骏马鞍镫俱全,双蹄作曲呈奔跑状。表明墓主人生前是征战的武将,有可能是武士镇守墓中,以保护墓主人亡灵的安全。

《牧马图》画像砖魏晋,甘肃嘉峪关魏晋5号墓出土,甘肃省博物馆藏。石砖 长34、宽16、厚5.5厘米。 砖呈长方形,白粉涂底,土红色勾勒边框,墨线描绘,红黑色敷彩。砖面内容为一牧马人正在牧马。牧马人深目高鼻,衣窄袖,穿长靴,牧马人前方有六匹马,呈飞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