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结构调整的“张力”

2021-09-16 09:22:52 来源:青海日报
3-(8046498)-20210915101321.jpg

蚕豆混播。 滕长才  摄

5022大田(8046502)-20210915101207.jpg

大田蚕豆。  滕长才  摄

微信图片_20191105153659(8046506)-20210915101144.jpg

机械化收割。  滕长才  摄

青海13号(8046508)-20210915101340.jpg

青海13号。  滕长才  摄

30adcbef76094b360cb2(8046510)-20210915101303.jpeg

农艺师在大棚手把手指导。 邓万香  摄

种豆虽得豆,良种是关键

8月下旬,走进海东市乐都区瞿昙镇魏家村,田野道路两旁地里的蚕豆挂满了沉沉的豆荚,又是一年丰收的时刻。

“今年我们种植的是省上蚕豆产业平台的专家们提供的新蚕豆品种,长势特别好。鲜荚成熟后一部分已经采摘完了,地里的这些要留作种子。你看,结的荚非常大,一个荚里面有5粒蚕豆,还有好多结了6粒。”听着魏家村村委会主任魏文祥的介绍,同行的我省蚕豆产业技术转化研发平台及对接县产业平台的专家们连连称赞。

距离乐都县城30多公里的魏家村,种植业是主要收入来源。

“去年魏家村种植洋芋丰收了,今年在平台专家们的帮助下,倒茬种植蚕豆,降低了化肥等生产成本,增加了土壤肥力,这是很合理的轮作方式。”乐都区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农艺师邓万香说。

“蚕豆根瘤有固氮解磷的作用,能有效减少化肥施用量,与油菜、马铃薯、饲草等轮作,能够保障与各产业高质量融合发展。”青海大学农林科学院二级研究员、青海省蚕豆产业平台首席专家刘玉皎介绍。

随着轮作体系建设,区域种植结构调整,东部农业区对蚕豆产业发展的需求不断增长。

“鲜食蚕豆一亩地能产1500公斤,收入1800元左右,蚕豆秸秆还可以卖给养殖牛羊的人,又是一笔收入。而且不用上化肥,成本就低了。”魏文祥心里有本账。

“乐都地区引进的青蚕21号鲜食大粒蚕豆品种,是我们团队经过多年选育的首个鲜食专用软荚品种。近几年,随着膳食结构调整变化与对植物蛋白的认可,北方地区鲜食蚕豆也得到快速发展,借此契机,我们可以将鲜食蚕豆推出去。”青海大学农林科学院作物所豆类研究室滕长才博士表示。

近几年,我省蚕豆产业科技创新团队致力于全产业链创新研究,横向拓展发展空间,将蚕豆与蔬菜、饲草等其他优势产业融合发展,通过系统选育,培育出9个适于不同生态条件和市场需求的粮菜兼用、粮饲兼用以及适于机械化规模化种植的蚕豆品种,在蚕豆品种结构优化方面取得新突破,为促进蚕豆多元化发展提供了支撑。

“乐都地区引进适合本地区的菜用蚕豆新品种,在川水地区采用单种、套种、地膜种植,在山区采用轮作的方式全膜种植。川水地区6月底鲜豆荚上市,每公顷收入4.5万元以上,脑山地区每公顷收入在2.5万元以上,种植户的积极性比较高。下一步我们将在全区扩大鲜食蚕豆的推广力度。”邓万香介绍。

区域化布局,基地化运营

共和县是我省蚕豆商品性最好的生产区之一,也是优质蚕豆的高产稳产区,但在几年前,由于海拔的限制,蚕豆种植主要集中在河谷地区。

以早熟蚕豆品种青海13号为主导品种,以全程机械化生产和化学除草、杀青为核心技术,农林科学院刘玉皎团队在塘格木地区成功种植蚕豆,改变了高海拔地区不能种植蚕豆的历史。从2016年开始试种,到2021超过1万亩(每亩≈0.067公顷),已逐步形成“蚕豆+青稞”轮作模式,为当地增加种植效益、减肥增效探索了一条新路径。

贾寿禄是共和县塘格木镇东格村海丰家庭农场负责人,可以说种植蚕豆让他们家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9年我种了750多亩蚕豆,收成很好,光蚕豆这一块就挣了40多万元,再加上300亩青稞,差不多有50万元。去年蚕豆和青稞倒了茬,今年应该也不错。”贾寿禄很开心。

一直以来,机械化是制约蚕豆发展的重要瓶颈,蚕豆在现代农业体系中没有充分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围绕关键技术问题,我省蚕豆产业科技创新平台,联合国家食用豆产业技术体系的相关专家,从机械引进改制、选育适宜的蚕豆品种、配套高效生产技术等多层面全方位科技攻关。

经多年试验示范,选育了适于机械化生产的青海13号、青蚕16号、青蚕19号等籽粒均匀、结荚集中、成熟一致的蚕豆新品种,制定机械化生产技术标准3项,主产县全面实现蚕豆机械化联合收割,提高了20倍以上的生产效率。

“种蚕豆是下苦的活儿,现在机械化种植、收割、化学除草,让我们轻松了不知多少倍。今年,我们村种植了近1.5万亩,接近种植面积的50%,与当地优势作物青稞持平。”贾寿禄有些感慨。

今年,共和县蚕豆种植面积达到2万亩,比上年增长10%,并进行了合理布局:海拔2800米以下的黄河河谷地区重点发展菜用型蚕豆和大粒蚕豆;海拔2800-3000米的区域内,重点种植小粒蚕豆。

“‘蚕豆+青稞’轮作倒茬,比常规的青稞重茬每亩增产100公斤以上,耕地质量也得到提升,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明显提高,真正实现了化肥减量增效绿色发展。”共和县农牧业综合服务中心高级农艺师辛元凤表示。

据了解,目前,我省已完成了蚕豆品种和产业的区域布局,以海东发展鲜食基地为主,海南发展粒用和种业基地,海西、海北高寒地区以粮饲兼用为主,实现了蚕豆由低海拔川水地向旱作农业高海拔区域的延伸和转移。

“为打造我省的蚕豆种业基地,按‘一乡一业,一村一品’布局,海南藏族自治州的5个贫困乡建立了稳定的大粒蚕豆、中小粒蚕豆和菜用蚕豆种子基地,培育和发展蚕豆种业作为贫困村的扶贫产业。青海13号蚕豆在高海拔地区迅速推广规模化种植,种植区的亩产值增加500元以上,化肥减施50%以上至零使用,使科技助力产业扶贫变得真实有效。”滕长才介绍。

助种养结合,促循环发展

2020年前,门源回族自治县桂林生态农牧场采用的是种养分开的生产方式,种植的青稞、燕麦以市场价格出售,然后将销售所得用来购买养殖饲料。

“这么算下来,养殖上的获利很小。加上前些年种植耕作模式单一,每年都是青稞和燕麦进行轮作,产量逐年下降,青稞平均亩产由刚刚承包时的265公斤降至200公斤左右,燕麦产量也越来越低。”总结前几年的种植养殖经验,农牧场负责人李桂林深有体会。

2020年,桂林农牧场在门源县鼎盛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省蚕豆产业化技术转化研发平台大力支持下,调整种植模式,将100亩的蚕豆、青稞、黑饲麦进行混种,亩产计300多公斤,种植效益明显提高。今年李桂林扩大了混种面积。

“去年种植蚕豆的地块,今年种植其他作物后长势优于其他茬口,预计产量也会高于其他茬口,今年豆茬用肥料比其他茬口用肥料每亩降低了10公斤。”李桂林很高兴。

在养殖湖羊的过程中,李桂林发现,将收获的蚕豆籽粒和秸秆饲喂湖羊后,羊的死亡率明显降低,母羊产羔稳定,饲喂成本也明显降低。

“我们种植的1100亩农作物所收获的籽粒、秸秆,全部用于湖羊的饲喂,除了购买少量玉米外,没有购入其他饲料,而羊粪经发酵又成为肥料,加之蚕豆的种植,土地肥力会越来越高,完全可以不用化肥和农药,实现绿色循环发展。”李桂林说。

从事青稞和油菜种植的门源县七星湖农牧业生态专业合作社,几年前发展起了养殖业,现在有几十头西门塔尔牛。今年合作社试种了30亩蚕豆,添加在饲料中。

合作社负责人李生祥告诉记者,加了豆类的饲料,蛋白质高,营养好,奶牛产奶量高出20%,上膘也好。

据了解,目前,蚕豆与黑饲麦(燕麦)混播生产模式已经成熟。以青海13号为重点,在海拔2800米到3000米区域成功实现混播,每亩生产高蛋白优质饲草3吨左右,蛋白质较单一禾本科草提高1倍,同时,进一步促进土地用养结合,减少化肥使用量直至零使用。

门源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产业办公室主任徐锦告诉记者,“对高寒地区来说,混播是特别好的一种轮作方式,而养殖是门源县的特色产业,将种养结合起来,契合农牧结合县份高质量发展思路。下一步我们主要发展方向是蚕豆饲草。”(作者:王玉娟)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