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反恐纪录片被YouTube下架!西方的言论自由就是个笑话

2019-12-16 10:32:58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关于言论自由,西方媒体又给中国人上了一课。

近日,CGTN推出的新疆反恐纪录片被YouTube以涉嫌违规为由下架停播。对此,华春莹霸气回应:美国一些媒体没有恪守最基本的新闻报道准则,也失去了最起码的社会公德和责任。舆论场上众人纷纷讽刺,西方所谓的“言论自由”就是个笑话。

关于网络信息的传播与规制,世界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规则。比如删除账号、下架视频的“触发条件”,一般包括诽谤、煽动叛乱以及极端主义,或透露机密信息、侵犯版权、商业秘密等等。以此审之,CGTN发布的新疆反恐纪录片触犯了哪条?它们只是把西方媒体选择性报道之外的事实说出罢了。一贯把自己标榜为“言论自由”的主阵地,YouTube的所作所为让世人清晰看到:他们口中的“自由”是定向的,也是狭隘的。对于不合己意的言论,平台可以公然消声处理。

西方媒体在“言论自由”上耍弄双标是一以贯之的。前段时间,近千个在中国内地创建的账号被推特和脸书封禁,理由是其“散布关于香港的假新闻”。而在这些账号被大肆封禁之时,大量抹黑香港警察、歪曲内地和香港关系等信息却在平台上大行其道;今年以来,智利、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等地都爆发了大规模暴力抗议,但《纽约时报》、CNN等媒体却唯独对发生在香港的暴力活动表示出不同寻常的关注;英国货车惨案震惊世界,遇难者身份尚未确定,西方媒体就自行脑补一口咬定“是中国人”。前后截然相反的报道方向,也引发中国网友群嘲:西方媒体引以为傲的专业主义,难道就是“抹黑中国,我们很专业”?

媒体有立场不奇怪,但西方媒体的虚伪恰恰在于,明明“有选择”地做新闻,偏要打着“新闻自由”之类的旗号蛊惑人心。列宁曾指出,不要把新闻自由看作是一种“绝对的东西”,而应采用“一般阶级分析和评价”的方法,深刻认识其阶级实质。西方媒体虽整日自诩“客观”“中立”,但无一例外地深受西方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及商业力量影响。从根本上说,西方媒体与政府之间早已形成微妙的政商关系。当“主子”需要输出“民主”搞乱别人,坐收渔翁之利,这时媒体就成了冲锋陷阵的马前卒;而一旦出现有悖于自身利益的言论,媒体就马上以“新闻专业主义”充当“看门狗”。

随着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崛起,西方媒体的“双标”症状愈发严重,“西方舆论霸权的高墙”越筑越高。一方面,被西方舆论“裹挟”的民众,越来越难以看到真实的世界。另一方面,我们捍卫网络主权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当中国的硬实力与日俱增,软实力必须及时跟上,特别是提升国际话语权,对外讲好中国故事,除了利用推特、脸书等国外平台外,最重要的还是要建设好自己的网络舆论平台。

毕竟,“阵地”掌握在自己手里,才不会被别人的套路所套路,也才能让世界看到一个真实立体的中国。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新疆反恐纪录片被YouTube下架!西方的言论自由就是个笑话

关于言论自由,西方媒体又给中国人上了一课。

近日,CGTN推出的新疆反恐纪录片被YouTube以涉嫌违规为由下架停播。对此,华春莹霸气回应:美国一些媒体没有恪守最基本的新闻报道准则,也失去了最起码的社会公德和责任。舆论场上众人纷纷讽刺,西方所谓的“言论自由”就是个笑话。

关于网络信息的传播与规制,世界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规则。比如删除账号、下架视频的“触发条件”,一般包括诽谤、煽动叛乱以及极端主义,或透露机密信息、侵犯版权、商业秘密等等。以此审之,CGTN发布的新疆反恐纪录片触犯了哪条?它们只是把西方媒体选择性报道之外的事实说出罢了。一贯把自己标榜为“言论自由”的主阵地,YouTube的所作所为让世人清晰看到:他们口中的“自由”是定向的,也是狭隘的。对于不合己意的言论,平台可以公然消声处理。

西方媒体在“言论自由”上耍弄双标是一以贯之的。前段时间,近千个在中国内地创建的账号被推特和脸书封禁,理由是其“散布关于香港的假新闻”。而在这些账号被大肆封禁之时,大量抹黑香港警察、歪曲内地和香港关系等信息却在平台上大行其道;今年以来,智利、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等地都爆发了大规模暴力抗议,但《纽约时报》、CNN等媒体却唯独对发生在香港的暴力活动表示出不同寻常的关注;英国货车惨案震惊世界,遇难者身份尚未确定,西方媒体就自行脑补一口咬定“是中国人”。前后截然相反的报道方向,也引发中国网友群嘲:西方媒体引以为傲的专业主义,难道就是“抹黑中国,我们很专业”?

媒体有立场不奇怪,但西方媒体的虚伪恰恰在于,明明“有选择”地做新闻,偏要打着“新闻自由”之类的旗号蛊惑人心。列宁曾指出,不要把新闻自由看作是一种“绝对的东西”,而应采用“一般阶级分析和评价”的方法,深刻认识其阶级实质。西方媒体虽整日自诩“客观”“中立”,但无一例外地深受西方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及商业力量影响。从根本上说,西方媒体与政府之间早已形成微妙的政商关系。当“主子”需要输出“民主”搞乱别人,坐收渔翁之利,这时媒体就成了冲锋陷阵的马前卒;而一旦出现有悖于自身利益的言论,媒体就马上以“新闻专业主义”充当“看门狗”。

随着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崛起,西方媒体的“双标”症状愈发严重,“西方舆论霸权的高墙”越筑越高。一方面,被西方舆论“裹挟”的民众,越来越难以看到真实的世界。另一方面,我们捍卫网络主权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当中国的硬实力与日俱增,软实力必须及时跟上,特别是提升国际话语权,对外讲好中国故事,除了利用推特、脸书等国外平台外,最重要的还是要建设好自己的网络舆论平台。

毕竟,“阵地”掌握在自己手里,才不会被别人的套路所套路,也才能让世界看到一个真实立体的中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