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路上

2016-04-22 09:54:56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毕艳君

时光飞逝,转眼间海东市文联成立已经快四年了,这近四年的时间我们看到了海东文艺工作一路走来取得的不俗成绩。从队伍的不断壮大、作品的接踵而出到内容丰富的各种活动和影响力的不断扩大,我们看到了海东文艺的欣欣向荣之势,从而由衷地为海东文艺感到骄傲。

雪归是我熟悉的朋友,也是海东这片土地孕育出来的优秀女作家。多年来她借助文学的形式,用自己的方式发声,写出了许多颇受好评的作品。据我所知,雪归收入这本《云端或泥淖》中的作品,曾先后在《文艺报》《西藏文学》《青海湖》《青海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并且收入一些选本。

虽然她本人曾一再说明,这些作品只是她早期的很不成熟的作品,但我以为,文字一如人生,从起点开始,都是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开始,关键的是,一路走来一路成长,从不停歇。也正因为这些早期作品的积累,才能有她今天更丰硕的文学成果。

如果说,先前由作家出版社和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暗蚀》和《无脚鸟》两本小说集是雪归近20年坚持不懈的结果,那么眼前的这部《云端或泥淖》应该是她一直在路上的最好佐证。

收入这本书中的《那一朵紫云飘》《天那边的相逢》《车行拉脊山》等篇章,文笔流畅优美,充满了女性作家的温婉细腻。而《大湖之畔,金声玉振牧歌人》《阳光朗照的石乃亥》等篇章,在精致的文字中不乏哲学的思辨色彩,使文章显得厚重而有质感。彰显了作者良好的语言驾驭能力和敏锐的观察力,以及较强的文字表现力和穿透力。

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可能和雪归一样,所以一直坚持不懈地走在文学之路上,仅仅是为了“心有所动,有话要说”,而非为了不朽而写作。而正是这种心有所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一个长期的真正的写作者的无穷考验。很庆幸,雪归多年来一直走在这样的写作道路上。

人进不惑,却过早就已体验人生种种曲折与艰难的雪归,因为感同身受,所以她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了一些在底层的卑微却不卑贱的人物身上,用她温润的笔温暖着那些孤独的灵魂,给予她们希望与美好。不论是《鸡蛋换衣裳》中进城拿着鸡蛋去换城里人不穿的衣服的农妇,还是《燕子》一文中下了岗又失去夫君的燕子,或者是《宏泰瓜子》中孤独地摆地摊卖瓜子的中年男子,这一些人的辛酸与无奈,隐忍与渴求,都在雪归这位女性作家的笔下让我们内心深有所动,警醒我们不容我们忽视和淡忘的也许正是这些平凡人。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底层世界往往是陷入沉默的、被代言的,很少独立发声。即使发声,也是很少被聆听”。如果说吴晓波等人是借助纪录片用镜头为沉默的底层工人发声代言,那么,当雪归的目光与笔触,有意停留在我们身边这些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等贫弱人物的身上时,她写作的这种姿态,无疑是值得肯定与赞扬的。这种发声,虽然微弱,但让我们更有理由肃然起敬。

正如雪归在《故土家园最终实的守望者》一文所言,对一种事物、一种场景、一种情感的持久倾注最能铸就一段华章。雪归的这种坚持与努力,也更让我们相信,雪归的文学之路,可以走得更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