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的美,鱼知道

2016-07-15 09:31:42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海东市互助籍作家张翔的散文集《西望大泽》,与之前2006年他出版的《西部聚焦》相隔十年。

《西望大泽》封面蓝底白字,装帧设计庄重素朴,无序文,亦无后记。书后仅有一篇评论文章是已故诗人杨异才的。斯人已去,选择故人的评论,足见作者对他的看重和对友谊的珍视。因此也使《西望大泽》这部书平白多了一份郑重感。

溪的美,鱼知道;青海的美,张翔知道。正因为他对青海这片土地的爱,才使他摆脱个人写作的范畴,用放眼世界的眼光,以一个报人和诗人的大气魄,大胆识、以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担当和勇气大胆讴歌青海,才有了他今天这部《西望大泽》的诞生;正因为张翔对青海这片土地的爱,才使他对《西望大泽》这部作品凝聚深厚的思想情感,汪洋恣肆尽情抒写青海,以此传达作家对青海山水人物和对现实的观照,给读者呈现出一幅幅绚丽多姿的青海画卷 。

从圣山圣水到佛教圣地塔尔寺,从母亲河到巴颜喀拉,从草原玉树到雪山大坂,从著名诗人昌耀到个体导游——16岁的回族小姑娘马丽娜,从西宁市的高原明珠塔,到站到明珠塔上望见远的近的高的低的各种建筑和优秀的青海人,他用他那颗善感善思善于发现的眼睛向读者展现他眼里青海的美和青海人的美,以及青海这些年发生的巨变和一些令人堪忧的有关环境污染、拜金主义等事件和现象。

《西望大泽》这部书是厚重的,是作家张翔这个地道的青海人奉献给美丽青海最珍贵的礼物。正因为他是个地道的青海汉子,所以他对青海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正因为他爱得深沉,他才无比慷慨毫不吝啬地把他知道的有关青海的美一股脑不厌其烦地说与你。比如说开篇《西部大泽》,由青海湖的水,到湖里的鱼,由龙驹岛到美丽的鸟岛,由青海湖周边的山谷再到美丽的昆仑神话,从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到西部歌王王洛宾,从油菜花到自行车赛等,一说起来就有那么多的话题,这是一个不热爱青海的人很难做到的。

“谁不说俺家乡美”。一提起青海人熟悉的“土豆”“花儿”“枸杞”“母亲河”“冬给措那湖”等,作者如数家珍,让你在增长知识的同时又耳目一新,不得不佩服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远见卓识。只要你想听、爱听有关青海的话题,他可能会不厌其烦给你一直说下去。他从一个作家的视觉,对进入他眼中所有有关青海的美毫不放过,一览无余地展示在读者面前。

《西部大泽》这部书是深沉的。这部书不光有对美丽青海景色的礼赞,其中还融入作者的人文关怀。书中有两篇作品《好大一棵树》《徜徉在诗人昌耀的故乡》都是写诗人昌耀的。从《徜徉在诗人昌耀的第二故乡》里,我们看到昌耀先生落难时生活过的湟源县日月乡下若月村,在这里他和一个叫杨尕三的藏族女人结婚并生下两男一女。是这不懂诗的藏族女人一家给了流浪的诗人一个温暖的家。诗人昌耀孤独且不善言辞,尽管他在湟源县日月乡下若月村结婚生子,可当作者张翔问起现在居住在那里的人们,他们几乎无人知晓这里曾经有他这样一个大诗人。

今天昌耀先生已离开我们整整16个年头了,在我们享受他这棵诗歌大树给我们带来绿荫的同时,作为和他一起生活在青海这片热土的我们,应该多一些像张翔这样的人,对诗人昌耀一生多舛的命运投入更多的人文关怀,这才是我们对诗人昌耀最好的怀念和最深切的爱护。

在这里,我也要直言不讳谈一点不足,一个人文章的优点可能也是缺点,一篇文章如果总是面面俱到,到头来可能会顾此失彼。真心期待步入知天命年的作者能写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来。 张云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