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平凹书里录家乡

2017-09-08 09:00:16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秦 青

我是陕西丹凤人,提起贾平凹,是我们无数家乡人的骄傲,提起家乡,更因为他的成就而影响力日增。对一位多年在外的游子来说,翻阅家乡人的家乡作,感受家乡情,是骄傲是自豪,也是思悟是收获。

今年暑假,我回到了久别的家乡,翻开贾平凹的《商州初录》,自有一股乡情扑面而来。在家乡三十六七度的高温里,山山水水和乡情记忆都伴着书页的翻开缕缕袭来。都知道贾平凹是著名作家、书法家,众多小说老少皆知、诸多作品也红遍天下,而给我印象最深感受也更深的依然是他的散文。《商州初录》更是描绘了家乡事家乡人,起承转合洋溢着乡情。这些作品有他三十多岁的,也有近二十年来的,体现的不仅仅是作家本身的文风与真实,更有挥笔中的悲苦和欢乐,如他在序中最深情的表白:“笔是第三只手,人和手尽力合一,忠诚的,真情的,几十年写过去了,再继续写下去……”这对热爱文学,喜于笔耕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既新且深的启迪。

作为一名离家千里且离家二十余载的游子,看《商州初录》是想更深刻地了解家乡,也将家乡的风情和更多记忆铭刻。翻开书页,从过去读到现在,展现出不断变幻的家乡画图。一条丹江水、重重青石山、有扶疏的青竹,有夭夭的山桃,有水有鱼有石有树有历史有文化既神秘又贫瘠,又从贫困山区变成省会的后花园,让人几多欣慰,几多喜悦,更想为家乡歌唱。在初录里,从黑龙口到桃冲到龙驹寨到三省交汇的白浪街再到镇柞的山,既记载了家乡的地质和内容,还有人有事有景,一个地方就是一种民风,一个地方就有一段传奇。讲人讲故事更是作家擅长的风情,一对情人、一对恩爱夫妻、一个摸鱼捉鳖的汉子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风雅,连划渡船的老人也在劳务之余读着陶渊明的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一笔笔的描述活画出来家乡人固有的风格和注重文化的特色。

一场初录让外面的世界知道了商州,商州人知道了自己,也让作者无限欣慰。于是,再次出行,一场又录让商州的山山水水出人出物又出文章。一篇又一篇,细细的考察,人情风俗世事变化又录一个折光的家。与初录相比,结构不同,文风不同,更多的诗意伴乡情开始流淌。四季就是四首诗,四个篇章,作家的数次采风将家乡的画图镌刻得更加深刻更加清晰。

再往后看,有了初录,又录,商州引来了无数天文地理,风物人情以及远古近今的交流,于是作家来了再录,让一些发现和感受有了新的味道,思想意识、社会风气都热情可炙,于是看平凹录家乡,更让我跟着作者想不断到家乡去,到山地去,到生活的深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