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现实的人性隐痛

2017-11-17 15:01:15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彭忠富

当代中国新锐作家宋小词与其他同代作家向内走截然不同,她逆向行驶,撞开封闭的大门,拥抱这个社会最魅力的、混乱而雄浑的、血与泪的生活。宋小词在最新出版的《直立行走》中篇小说集中,收录了《滚滚向前》、《天使的颜色》和《直立行走》三篇小说。其中,《直立行走》通过底层女孩杨双福与城市青年周午马的尴尬生活,展现了生存压力之下的人性隐痛。《滚滚向前》对军嫂在困顿的生活中默默坚守和倔强的奋斗致以高度的敬意。《天使的颜色》讲述的是一个女儿帮助父亲抗癌的故事,张扬的不仅是亲情,更是“对生命的尊重”。这些作品映照着盘附于人性与社会深处的隐痛,呈现了生命的艰辛与坚韧的努力。

以小说《直立行走》为例, 26岁的大学毕业生杨双福,来自鄂西南农村,祖辈务农,天生就是一个打工的命。杨双福们“像背负着血海深仇一样从乡野进入到城市,每天如鸡一样,两只爪子得在地上刨出血来才有一爪食吃。”杨双福每天都带着盔甲,全副武装地把自己弄得质地坚硬,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是个弱者,敏感又极其容易受到伤害,但她绝没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爱情会将她伤害得如此之深。杨双福原本与这场拆迁毫无关系,但因为一次酒吧聚会,她成了周午马的恋人。对方武汉本地人的身份却让她欲罢不能,她盼望着这个武汉家庭能接纳她,“爱情是她的青山。只要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她的心豁然开朗了,所有的光都来了,希望来了,甜蜜也来了。”

其实杨双福的理想很简单,“在一间稍微宽敞点的房子里,跟自己喜欢的人过日子,生个娃,把它养大,然后寿终正寝。”杨双福时刻盼望着与周午马结婚,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武汉人了。然而等待杨双福的却是一场厄运,周午马好吃懒做没有固定工作,其父母双双下岗,父亲身患肺癌熬日子,全家仅靠母亲做点手工活勉力维持。他们之所以同意杨双福与周午马结婚,竟然是为了在拆迁时多分三十平米。一言以蔽之,杨双福自始至终就是周家的利用对象。为了这三十平米,周父去世后周家坚决不出殡,“我这一生什么都不争,拼我最后一口气,就争这三十平米”,周父生前的悲鸣掷地有声,直到尸臭满屋警察找上门来,闹得不可开交场面失控时,这件事才算草草收场。

“我是良民,一直安分守己”,我们很难想象,一向软弱的杨双福怎么会变得如此暴力,竟然用秤砣将一个警察砸得头破血流。不过我们最终发现,在这起周家精心策划的争房事件中,最大的失败者就是杨双福,她失去了贞操和未来,失去了自由和爱情,失去了做人的尊严,更可能在周午马的铁棍重击下失去生命。

这世间任何东西都可以玩弄,唯一不可玩弄一个人的内心深处。杨双福之所以走上人生的不归路,其实跟她自己有关,自己的命运怎么能寄托于一个不靠谱的男人身上。杨双福们的牺牲是没有多大价值的,大城市既然生活不易,我们完全可以在中小城市谋得一席之地。这不是逃避,而是面对残酷现实的正确选择,也是让自己从身体到精神都直立行走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