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女人更具魅力

2017-12-29 10:40:56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李兰花

“和书籍生活在一起,永远不会叹息。”法国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罗曼·罗兰如是劝导女人。

作为女人,除了漂亮的衣饰美化外表,更要用丰富的知识充实她的精神世界。读书使女人变得聪慧,变得成熟,使女人懂得包装外表固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滋润。一个女人如果不读书,即使长相貌若天仙,穿得华贵时髦,而那些用物质涂抹起来的面具,终归是浅薄的,再好看也不会长久。相反,如果她喜欢读书,充满书卷气质,即使穿戴朴素,她依然会显得那么高雅,衣服对她来说,只是一种饰品和点缀,拥有丰富的知识会让她更加美丽,更具风韵。

我认识她,是一种偶然。那年,我爱人在省医院住院,有一天,我看见一个穿着简朴,其貌不扬的女人坐在病房外走廊的椅子上,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看得津津有味。在医院里连续守护了爱人几个月的我,已经好久没触摸过我那些心爱的书籍了,看见书就像见到了我亲密的伙伴一样,一时间,忘了我和她是陌生人,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问她看的是什么书——这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味。她给我看了封面,是《中国作家散文选》。

在这充满药水味、疼痛味的嘈杂的医院里,能专注地看此类书的人,必定是内心丰富且爱好文学的人,我心里有些佩服这位显得瘦弱的女人。出于好奇,和她攀谈起来。我们兴致勃勃地谈起了书籍,谈起了张爱玲、朱自清、白落梅、雪小禅等作家的作品,也谈起了离我们比较近的梅卓、肖黛、古岳等作家。我们从书籍谈到人生,从爱好谈到眼前的生活,我得知,她祖籍江西,在青海长大,也算是大半个青海人了,她在医院也是陪护生病的丈夫。在那种场合里碰到志趣相投、爱好相同的人,我们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彼此很快熟悉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日里,我和她在趁病人午休的时间,经常在走廊里聊天,我们除了说各自守护的病人的病情外,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读书。我发现她虽然只上过高中,没有正式的工作,经营着自己的一家小超市,但她对读书的热爱,对知识的追求和向往,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她说她不大爱逛商场,不买高档衣服和化妆品,喜欢买书,把书当做是她的化妆品,也不愿意像有些无正规职业的女性那样,闲暇时间不是看电视就是逛商场、搓麻将、闲聊,把许多大好的时间浪费在做无聊的事上。她在空闲时间里喜欢看书,看中外名著,看名家散文,书看的多了,也学着写写随笔,写写散文,到目前也写了上万字的短文,由于家里没有电脑,她的文字都是用笔写在了笔记本上。她有给报刊杂志投稿的想法,但每次都是望而却步,不敢送出去。她说她有个愿望,希望有一天,自己写的东西也能变成印刷体,出现在报纸上,或者是某本书里。

我欣赏她的读书精神,佩服她不被世俗的潮流所感染,不用华丽的衣服装饰外表,而是与书为伴,在不与文字打交道的行业里,她和文学结下了较深的渊源。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女性的另一种优雅和美丽,我与她虽然萍水相逢,但我真心希望她的理想能变为现实。

一个喜欢读书的女人,她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她可能貌不惊人,但她有一种内在的气质,幽雅的谈吐超凡脱俗,清丽的仪态无需修饰,那是静的凝重,动的优雅;那是坐的端庄,行的洒脱,那是天然的质朴与含蓄混合在一起,像水一样的柔软,像风一样的迷人,像花一样的绚丽。喜欢买书、读书、写书的女人,书是她们经久耐用的时装和化妆品。她们衣着普通,素面朝天,走在花团簇锦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反而格外引人注目。是气质,是修养,是浑身散发的书香味,使她们显得与众不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读书其实就是一种化妆,一种心灵的化妆。

爱读书的女人,心里有一盏明灯,守得住心灵这个宁静的港湾,始终视书籍为精神的伴侣。不挂金戴银,底气十足,她敢于素面朝天,心清气爽,身居闹市,却能远离红尘的繁琐与喧嚣。她爱听属于自然的一切声音:风声、雨声、浪涛声,犬吠、鸡鸣、蟋蟀叫。听到它们的时候,是心情最宁静的时候,耐得住寂寞,没有争逐的安闲,没有贪欲的怡然。

读书让我们知道了天地间的很多奥秘,而且知道还有更多的奥秘不曾被人揭露。读书是一切美好的基石,当你把他人的聪慧加上你自己的理解,恰如其分地轻轻说出的时候,你的红唇就比任何美丽色彩的涂抹,都更加光艳夺目。读书不需要花费很多的金钱,但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坚持下去,持之以恒,把阅读变为悦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优雅和美丽就像五月的花环,某一天飘然而至,簇拥你的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