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量交集的黄河

——读肖黛的组诗《杂记黄河》

2017-12-22 09:58:46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宫白云

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优秀女诗人肖黛的组诗《杂记黄河》,我读完后竟被久久的惊艳与震撼,这组诗在我的心里其实产生了某种消解作用,它消解了我对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诗人传统陈旧写法的偏见,从她的这组诗中我完全看不出性别,如果不是看到简介中标注女性,我完全想不到这组诗竟出自于一位女诗人之手。在通过有限文字构建起来的“黄河”的世界里,“黄河”所有内在的品质都在这里了,“黄河”的神秘,雄浑,磅礴与荣耀就像银幕上的影像,被诗人从四面八方射入的思维与日光所照耀,留下深刻的印记。

肖黛的这组《杂记黄河》并不是地理意义上的黄河,它是纸上的黄河,是虚拟的黄河,是思想的黄河,思维的黄河,同时也是生活的黄河,它们打开了另一道通向黄河的门,就在我们眼底,尽管并不那么容易接近,但透过它们,我们获得了另一种眼界与视野,那里“那些趴着的水,那些以虚待实的水。/不知道可以问问谁啊/遗言变成悼词究竟需要多少时日//日复一日。而我只能推开昨天/越来越远地注目一本小说旁边的黄河”(《小说旁边的黄河》),这样的黄河像是被诗人凝视过的人或灵魂,永恒地流淌在形象思维的空间。

虚与实的结合是诗人肖黛这组诗的主要特色,正如她在这组诗的后记中所言:“我从没有到过黄河源地,交集的是思量。相对而言,其它的河缠绵得多,更需高超之把握,故为黄河所书所写,不过以得心境的安逸而是。诗中有关的秩序并未经过特别处理,相信诗思凌乱了工整并非因为虚薄。”而诗人的这种思量的交集刚好展示出黄河的内质。它们来自于诗人的沉思、想象、感受还有现实中的隐秘观察,她呈现给我们的并非地理上的黄河影像,但却能让我们时刻感受到黄河的内在或精神的在场,它是真实精神的反射,是生活的重新发现,就像一束光亮幽幽地照出黄河的水波,虽然无法看到它的全部,却也足以至深。正如海德格尔曾说的:“这种诗人的标志在于:诗的本质对他们来说是大可追问的,因为他们诗意地追踪着他们必须道说的东西。”就像《水流》:

独尊世界。奔腾的不止

形如无形的蜿蜒

穿过大象之象

停在小船边,你寒暄于相逢

一瞥间,距今已久的道别

留给泥土捧着

泥土的气力滚滚而来

出入人的生死

令你这条状的身体漂泊

瘦而浮肿着

再往东去,神祇的歌

有时是一个警钟幽长的尾音

动听,但会死去

而非消失。与你的清白同样

这水流,你这水流的名声

不幸被哑然选中

于是嘶鸣着地前行

把缺陷淹没。机敏而又勇敢

纵身飞跃在泥土之中

哪怕它的疼已深重

有回首的时候——因为回首

获得了俱足的延伸

——《水流》

这样的诗歌与内心的奔腾、蜿蜒同行,通过那不可定义的流水与灵魂碰撞,在触及的瞬间与脚下的泥土与神性无限接近,这种裹携着流水的形而上的意旨穿越生命的前世今生,在哲学的思辨中获得一种延伸的维度。它蕴涵的万象无论在实质上还是深度上都与诗人的思量交集相融。这种相融可以说在肖黛的这组诗中无处不在,诗人在思量交集中体味着黄河的本原、博大与力量,在心灵中驾驭着那永恒之水,在与水不可分割的互相渗透中积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在诗人几乎臻极的语言深境中从容来去,以其独有的方式探寻《水的秘密》:

秘密潜在水里

被白天忽视得像深夜一样

凌晨:誓言稠密的时候

名字漂上岸

灵魂不出窍。

人与万物化合

天使吟道:

我们颂歌美

我们不要与伟大的寂静较量

但是男人和女人的秘密

还在水里雕砌乌黑的水

——《水的秘密》

这是一首有关生命体验的诗,有着对生命强烈的自省,诗人试图用水的秘密来诠释生命的秘密,甚至“男人和女人的秘密”,而所有的秘密都“潜在水里”,水是生命之源,它不仅养育生活,还可以搭建起巨大的精神空间,那就是“人与万物化合”的美与寂静,在这种伟大的美与寂静面前,“还在水里雕砌乌黑的水”的“男人和女人”显得多么的渺小。“在水里雕砌乌黑的水”这种奇特的语言为“秘密”绘制图像,让人一读铭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