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量交集的黄河

——读肖黛的组诗《杂记黄河》

2018-01-05 10:30:42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宫白云

每个人对意象的含义理解是不同的,不同的读者所感悟的意象也是有差别的。肖黛诗歌中的意象因本身的丰富蕴籍而独上高楼,如“……吠声中的烛火熄灭/几个类同身形的影子/代表我爱着的人:/我躲藏的地方是你们的怀抱/它叫做遗址/曾被璨璨的阳光开垦”(《写意》);“用地图合拢某一段章节的黄河/我算是个长久的患者找不到良医?/我算是个没有良医的辽阔的地方?”(《地图上的黄河》);“在渡口,水流的牙齿/会不会很快将我咀嚼得粉碎?//微风起动。船舷是一道光/就囚禁于此了?//原地打转的岁月/浮起陀螺——使得我倍觉辛酸/一面掉进往事的镜子/映照船下的水和水上的船”(《在渡口》);“她的颈项摇动着高原残阳的荣耀/在千里万里之外的耸立/但都市永远不会发现少了一只羊。/在多彩而又剔透的灯光中/少了一只羊——”(《耸立的荣耀》);“我在一切能够做梦的地带/都遇见了你的伤痕:/无意开罪你/然而,伤痕确实不是衣衫上的锦绣。”这些诗句中意象的使用显示出一种陌生的深邃、极致的氛围、从容的神韵与自省的睿智。肖黛无疑是独特的,她用这一系列思量交集的与黄河有关的风物、风貌、场景来表现生命与灵魂的特定情感与感悟,在虚与实中以一种特殊的气息呼出她的想象,她的思维,让精神的实质和内在元素再生出来,在此过程中融入一些新的异质因素,让自己所窥见的生命存在以一种可贵的黄河品质和语言的机锋结合起来,散发出内在的意义或精神的格局。如《母亲河》:

黄河呵,你被流淌的语言

称做了母亲

多年的思路是不是已然动弹不得了?

如是小女人

在万物风情的角落黯然失神。

是的,一条大河无数个岸。

你黄河已不可高迢于自由的弯曲。

尽管拥有无数生养的经历

只是不知道总滴着血

像要分娩致死的时候

像干干净净的小女人

用悲惨的故事说话。

而聆听着的人

已经把你昨天的流淌徐徐拢往身后

你是一部分,是一个原本,是自然

你母亲的劳累是跟踪着岁月的不易

——《母亲河》

这首诗有种旋涡般的吸附力,将黄河不动声色地转化为一种生命的内力。呈现出的母性特质,沉淀了岁月的精华,沉甸甸的支撑起一条巨大的河流。它赋予了“母亲河”以全部的重量,在一种不可分割中让“一个原本”自然流淌或者回归一种母性,而诗人就是母亲河诞生的那个孩子,用“被流淌的语言”跟踪远逝的母亲之踪迹。

从这组诗可以看出肖黛是一个靠文化底蕴滋养的诗人,她的思量具有哲性与神性的自然,她大胆运用了想象的思维来凸显现实存在被异化了的心灵巨大的空虚、失落和孤独感。如她的《感想岸边》:

近一个时期以来

比较河水的消瘦

在近一个时期的河边我的姿态雍容

河边有为我预备好的舟船

那舟船弱小的怀抱

藏有花朵的名单。绯红万千

将与我一道漂过墨黑的河。

只有最精彩的枯萎才匹配消瘦的河水

青春的骸骨,恋爱的遗迹

古往昔年的生存之战

逢迎秋夏的城下降军

都软瘫在我雍容的绽放里。

这安静的美,带来即将沉水的抚慰

哦,就把近一个时期的危亡

留在观望的岸上

而岸上的水中我被花的周期推测着

——《感想岸边》

这首诗显著的特性,就是对日常心境的尊重,诗人在感想的河流里天马行空,驾着“只有最精彩的枯萎才匹配消瘦的河水”这样充满奇思的句子,在思维的河水里上下起伏,

每一句都指向一种气氛,空间跨越瞬息千变,敏感的灵魂、内心的悲悯、危亡的担忧都具有一种感想的心理深度与生命的向心性,在构筑一种神奇的心境共存中将这首诗拖入陌生化的轨道。

在当下低俗化、空洞化的无难度写作大潮中,肖黛的这组诗从形式到内容都反映了诗人的思量与敏锐、深厚而富于质感的深层功力,高度哲理化与水的交流和渗透,涵容了人生诸多复杂的经验与思想,它带来的必定是滚滚黄河源头的神秘感与宗教性糅合而成的黄钟大吕。(下)

上一篇:芳华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