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风吹河湟》的序言

2018-01-26 11:05:59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范 超

由长安西北望,仰之弥高着一片高山高水高大陆。其上有高人,临高风而独立,风里又丝毫不闻高声语,刮目相看去,人正为讷言敏行、深情似海的廷成兄,风便是属于这一场春阳载途、真爱如织的风吹河湟了。

这是我的梦境罢?却显然是活生生的现实。细细想想,我们文学兄弟间,又是长久未见面了!幸好,金秋里乡风阵阵,吹送来他第二部散文集的样稿,一页页摊开在我的书桌上,照拂着我的思念,就像他默坐于我的对面,在海晏河清的国风里,在尊道贵德的时风中,说几句互助衷肠,道一声乡邦平安!

廷成兄黑发曲卷,相貌堂堂,一米八零的个头,是典型的西北男子,却并非风流才子之类。他为人有侠义古风,诚挚恳切,顺和自在,从无做作言行,还总是惴惴不安地怕辜负和亏欠友人。如此一来,天下斯文人到了西宁,就都爱去他处一游,共拥一窗灯火,共饮一盏美酒,共同感受属于他那独一份的“梨花院落融融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雅致情怀。在那样的聚会里,我觉得他是能写好散文的,就建议他以后可以在写诗的同时多尝试这种文体。

他不强迫自己,也不刻意装扮,来来去去,平常旷达,葆有着诗人心性。但他渐渐也就写开了。他的散文就是他的人,少而精!他心素,没有架子,其文便也不浓妆艳抹,花拳绣腿。他把农家的生活、故里的风情、永恒的乡愁一劲儿写出来,每一篇都是真正的创作,汤汤浆浆,干干净净,诚诚实实,精精彩彩。他心热,那些从生活中细致采撷来的诗意矿石,经过他的文思熏染,又经过他的不俗阅历、个性认知和柔美情感的冶炼,就化成了铁骨铮铮的钢水。当这荡气回肠的热流寻找到一个个合适的时机,完全是自然喷发而出,充满着热能和热量,温暖着读者,感润着读者。凡有幸读过他文字的人都不知不觉地为其中蕴含着的真情实感所震撼,赞佩着他的本质、本分、本色,真挚服膺着他的朴实、朴善、朴率……

多少年来,文坛上时常兴起这风那风,呼呼刮过,人也是五颜六色,走马灯似的在轮流转换。但杨廷成却还是杨廷成,依然是三十年不改秉性的河湟男儿。笔端从不见风花雪月的小儿女扭捏作态,亦从未有生冷、凛冽和暴戾,他纯真朴朗的文风丝毫没有受到任何世风的影响。他的笔墨一直深情地眷恋着故乡三月里田野上的雨滴、五月里树枝上的花朵、八月里秋风中的庄稼、十月里缝补寒衣的老妈妈……他的散文和诗歌,自初始至现在,几乎全部在书写歌颂着他的故土和家园,即便去了异地他国,一着眼、一落笔,依然还是“村桥原树似吾乡”。一个人出生在哪里,灵魂即永驻其中。制作一个陶罐,从哪里起手,也得从哪里收口;多些“留一份心田交与子孙耕”的不开发地带更是体现着时代进步的大智慧。杨廷成经年守心一处,终于守得云开月明,惠风和畅。如此,其人其文,也就必然成全一种让人喜悦的风范!

大风起兮云飞扬!我祝贺《风吹河湟》出版,也期待能尽快和廷成兄一道,樽酒相与细论文,兄弟骑马归故乡啊!此为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