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江河 笔下的青山

2018-02-02 10:49:10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时报记者 雪 归

耿占坤的随笔集《大香格里拉坐标》中,游牧状态、半农半牧状态和纯农耕状态下的人们,有着对生存和自然的不同理解与感受。在他们眼里、心中,大自然或是可畏的,或是可敬的,或是可亲的,但无论哪种情况下,他们对自然都怀有一种深深的感激之情。他们感激大地上的水草使牛羊肥壮,他们感激土地的孕育使庄稼丰收,他们感激森林与岩石给他们以温暖的栖身之所。千百年来,他们深悟“靠山吃山,靠山吃水”的道理,他们知道将贪婪与傲慢无礼加诸于大自然会遭到神灵严厉的报复和惩罚,由此他们尽力保持了自己生存环境内的生态平衡。

久美多杰创作有《世界末话题》《雪线以下》《雪域上空的风马纸》《在宗果河滩怀念森林》《极地的雪》《还我衣服》《从柴达木走过》《果洛夏天的雪》等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文章。

创作了散文集《玉树临风》的祁建青认为,“生态书写”堪称青海文学的专利,许多作家作者不仅把青海大地的山水人文看作取之不尽的资源,而且已然意识到还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祁建青在文章中指出,“许多人或许还并没有彻底明白过来,我们一生所处的这种地理的独一无二、山河的原始亘古以及人文存在的深切神圣,乃是父母上天的一场巨大恩赐。”他的散文《极地玉树》《曲麻莱之夜》《我所认识的两条河流和一条哈达》《瓦蓝青稞》《经幡山》《草之王者说》《山结穴水结穴》《尕马羊曲呀拉索》等,深度探秘山水生态之文化文学品质蕴含,由地理而人文如同由物质而精神,文脉文气的高远底盘和深邃基座是什么、在哪里,他认为“生态文学”需要这样不断思考和不断超越。

葛建中在纪实文学作品《哭泣的藏羚羊》中,对濒危物种藏羚羊遭到疯狂盗猎的情况、藏羚羊遭盗猎的深层次原因及为此开展的各种保护行动做了全景式展现,是较早关注青藏高原野生动物保护的一篇文学作品。在散文《在大湖的北岸》、《河源纪事》中,他对青海湖周边及黄河源头地区的生态环境给予了关注,对这些地区的历史、现状和人文传统做了描述和思考。他的散文《最后的藏獒》第一次以文学的形式对青藏高原上的独特物种——藏獒的历史、传说和生存状态进行了追溯和反思,对藏獒这种物种和生灵遭受到的不公命运而深切地担忧。

自1991—2017年间,梅卓每年都会深入到玉树等地区采访创作,她多次前往玉树地区可可西里的曲麻莱县考察野牦牛的生存环境。梅卓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三江源国家公园特辑”中,分别以《无人区最后的牧人 》《黄金、羔皮和鹰一样的舞步》为题,描写了全世界大约仅存15000头、生存在青藏高原腹心区域的野牦牛,和在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边缘留守着驯养牦牛“野血”的那一家人,以及家在三江源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评论家卓玛在《行走与言说的梅卓方式》评论中指出,梅卓的“长篇小说《太阳部落》《月亮营地》是对藏族部落史的艺术重构;《人在高处》以文体实验作为切入点,建构了藏民族日常生活的状态:虚幻与现实之间;《麝香之爱》反映藏族人民生活在都市、当下的种种变化;即使是早些时候的散文诗,也依然从中汩汩流淌着对本民族生活状态的关注。”

唐涓和海桀二人合著的《离天最近的生灵》是对青藏高原上人与动物的生存现状的生动记录。野牦牛——一个曾驰骋在远古大地上的凶猛动物:一个起源于中国的特有牛种:一个与藏族生活密不可分的宗教图腾:如何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雪域高原上进化、生存、延续血脉:又如何面对日益恶劣的生态环境和种群退化?该书首次以多元的视角,深邃的内涵及难得一见的野牦牛画面,为读者打开一个神奇世界。

唐涓的《通天河畔的藏娘社》全文12000字,发表在2017年《天涯》第2期,后被《青海日报》“人文地理”版连载。此文透过藏族传统村落藏娘社的日常生活,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民族敬畏自然、尊重生命的生活方式和当下环保理念对他们的影响。她17000字的《河曲草原:三河滋润的芬芳》用文化散文的笔触表述了河南蒙古族自治县生态保护的最新成果,并融入河南草原的历史文化和独特风光,使其具有一定的文化内涵。

辛茜的创作始终都没有离开过生态环境的保护,特别是散文创作。她在长篇散文《青海湖的召唤》,写到有关青海湖流域的生态及环湖地区的野生动植物生存状态、牧人的生活,以及青海湖地区面临的生态危机。长篇散文《我的青海湖》是抒写青海湖一年四季的作品,具体而细致地描述了青海湖流域春夏秋冬,呈现出的不同景致,包括野生动植物、牧民的生活,祭祀活动、节庆。这些作品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出现,展示的不仅是青海湖的大美,且有着呼唤人类敬重自然,热爱自然,进而保护自然的情怀。

雪归的散文随笔集《云端或泥淖》所收入的多篇作品都与高原生态保护相关。《雪线与雪线之间》《阳光朗照的石乃亥》《松巴峡里松巴村》《时光碎隙里的影兆》等文,或关注一个高原村落的变迁与发展,或着力于荒原戈壁的开发与建设,或落笔于拍翅而过的飞鸟与甩尾吃草的牛羊,她笔下高原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有着诗意的唯美和现实的悲悯,行文流畅优美,充满了女性作家的温婉细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