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

2018-03-30 10:50:36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倪匡

并不是所有美丽,都能有普通的欣赏的,《红楼梦》何等美丽,看得透的人就不多。美丽得普通的,就能为广大群众接受;美丽特殊、特出,美丽惊世、骇俗,美得令人神为之夺,气为之窒,自然,能欣赏的人也少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美丽,在很多情形下,甚至十分自我,像男女间的恋情,在参与恋情的男女而言,自然都回肠荡气,悱恻缠绵;在旁人看来,也有可以被感染到的,也有不能的,岂能所有人的恋爱都能使旁人得到感染?恋爱的美丽与否,自然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是无法与众多的人兼享的。

欣赏美丽,是需要有程度的,程度不够,美玉在前,也不知所云,那是程度不够者的损失,与美丽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