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斗》:了解一个区域民众生命根源之书

2018-05-07 09:35:28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雪归 仲新春

近日,长篇小说《金玉斗》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在西宁书城首发。这部作品以明洪武年间,南京珠丝巷洪氏家族为代表的“八大军户”因“谋逆之罪”被发配到青海河湟地区,其间十六年中所经历的悲惨遭遇为主线,讲述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那段生与死的抉择、灵与肉的磨难及离奇曲折、凄惨诡谲的故事。

雪归:您好仲老师!首先祝贺《金玉斗》出版。当初您为什么会想到创作这样一部小说?最初的动因是什么?

仲新春:退休前我曾经出版了文学专集《追求无限》(国家文联出版社出版,30万字),里面收集了我过去公开发表过的短篇小说、散文、杂谈、报告文学等,但我对自己这些零敲碎打的东西并不满意,因此,退休前就想写一部反映青海人历史的长篇小说。我为此花费大量工作业余时间和休息日,查阅大量史料,走访世居青海的古老家族,尤其是明洪武年间来自南京珠丝巷的青海人,拜读家谱三十多部。同时研读寻根文学的名著,如反映美国黑人家族史的《根》,反映藏族土司部落历史的《尘埃落定》,尤其美国一本反映犹太人历史的长篇纪实《父亲的失乐园》。我因此想起了六百多年前南京珠丝巷人西迁青海的历史传说,想起了身居河湟大山深处的青海人每年清明上祖坟祭奠时面朝南方磕头的乡俗,想起了青海人家谱中关于当年的南京先祖被发配到青海的记载。为了留住一代代青海人曾经扎根高原胼手胝足、戍边屯田的奋斗历史,一部南京人西迁青海的历史长篇小说慢慢在我的头脑着构思成型。

雪归:省作协主席梅卓认为,您以小说的形式对青海各民族多元文化的成因、民族团结进步的历史基础做了可贵的探幽。那么,能说说小说中都涉及了哪些民族,而一些民族的在几百年前的风俗习惯您又是通过什么方式探知并运用到小说中?

仲新春:小说中涉及到的民族有汉、藏、回、土、蒙、羌等。在几百多年前,各民族文化、信仰、风俗习惯都不同,我主要通过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以各民族之间的自然联系、相互冲突和冲突的自我消解来反映其和而不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脉相连、文化交融的特点。

雪归:我记得您出生于土乡互助的一个村庄。这种生活环境,对您的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仲新春:我的老家互助县红崖子沟是全县的文化乡,民风纯朴,自古就有耕读继世的传统,人们普遍崇尚文化、尊敬文化人。我父亲虽然是个农民,教育子女不遗余力,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含辛茹苦供我们几个孩子上学读书。记得在我升到初中时,村上办了戴帽中学,我的多数同学就近上了初中,而我父亲却将我送到十公里外的正规中学读书。正是家乡这种崇尚文化的传统,使我在少年时就懂得了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也激起我以后热爱文学的兴趣和创作动力。

雪归:这部小说以珠丝巷洪氏家族为代表的“八大军户”西迁十六年当中所经历的悲惨遭遇为主线,那么相关的创作素材您通过什么渠道获得的?

仲新春:有关“八大军户”的传说一直在我老家流传,且后裔人口众多,至今仍居住在我的家乡担水路、上寨、站家三个村,这三个村过去叫“上寨堡”。我创作的素材,主要来自民间家谱和口头传说,尤其“八大军户”于明朝洪武年间从南京珠丝巷西迁青海的传说。这虽然在地方正史中没有记载,但确实是真实的历史。

雪归:也有读者认为,在阅读快餐化的时代,长篇小说是用一种不动神色的叙述挑战读者的耐心。您怎么看?

仲新春:真正的读书是一种文化享受。而当今的文化产品往往以快取胜,读者“食用”时间短,容易消化。这种快餐如果是精品,能解一时精神饥渴,也有益于提高心智。而长篇小说乃是精神“大餐”,尤其是精品,其内容丰富多彩,如耐心阅读,会使人受益无穷,获取更多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