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蓝:以网游为载体的写作

2018-07-02 10:49:48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时报记者 雪归

雪归 :您好!祝贺您和烽火戏诸侯等人成为2017年度“五大至尊”!许多传统作家对网络作家的这种奖项评选不太了解,您能否简要介绍下?

蝴蝶蓝:谢谢雪归!五大至尊是“网文之王”评选的一个奖项设置。“网文之王”是网络文学首个为全行业创办服务的奖项,通过业内权威人士和业界顶尖作者投票评选,选出年度最受业内肯定的网络作家,前五位作家获得五大至尊称号。第一届曾经评出辰东、猫腻、梦入神机、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五位网络作家。

雪归:许多读者认识您,是从您的网游文开始的。青海作家对网游文不是很熟悉,您能简单说下吗?

蝴蝶蓝:简单而言就是描写游戏玩家在游戏中生活的小说。网络游戏是在网络时代新出现的一种文化活动,在游戏中玩家结实新朋友,参与游戏中的各项活动,描述这过程中形形色色的人与事,就成了网游文。

雪归:网络作家在许多人眼里,是昼夜颠倒的创作,您是否也是如此?这对您个人的生活和家庭有没有影响?

蝴蝶蓝:这是因人而异的。网络作家因为是自由职业,时间全由自己来支配,何时写作看每个人的写作习惯。我自己会把每天的事情都处理完才能安心下来写作,倒是没有特别统一固定的时间段。至于影响也谈不上,这就是我所选择的生活。

雪归:我知道有人追您的文有十几年,您能否说说您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创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您又是靠什么让读者一直关注您的文章?

蝴蝶蓝:我从2005年开始写作。网络文学作品要得到读者的持续关注,其实要做的工作都是差不多的。首先要保证所写的故事足够有趣,这个是最重要的;其次要持续不断地保持更新,多也好,少也罢,总之要让新的内容不断地呈现在读者眼前。

雪归:一边玩游戏,一边写文章挣钱,相信这应该是许多年轻人所向往的。但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不良影响也是众所周知,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蝴蝶蓝:这个理解有点误会,我的职业是写作,玩游戏并不属于我的工作内容,而是业余爱好。本质上来说和普通人下班回到家玩玩游戏是没有区别的。区别只是我的工作内容正好与之有关,正好用到了我娱乐所涉及到的内容。

至于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不良影响,这已经不是众所周知的问题,而是一个过时的问题。80、90年代单机游戏开始兴起,2000年前后网络游戏开始流行,有关游戏不良影响的讨论一直存在,但如我们所见,在这种所谓的“不良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昔日少年,如此已经是三、四十岁的社会中坚。网络游戏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只是信息时代下一项新的娱乐内容。国际奥委会已经将电子竞技认可为一项“运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也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再讨论游戏的不良影响未免有些过时。足球、篮球这些大众化的体育运动,在激烈对抗中都有很高的受伤风险,我们似乎并没有因此拒绝孩子接触这些运动。一切归根结底都在于人自身的掌控。电子游戏不过是随科技发展而诞生的一项文化活动而已。它在艺术方面的综合性、交互性和广泛性,理应得到更积极的对待。

雪归:可能在一些人眼中,您已经功成名就了。那么,是什么力量推动着您一直继续进行这种写作?

蝴蝶蓝:这个问题在提问中其实就回答了,只是在“一些人眼中”而已。对我自己而言其实并没有所谓“功成名就”这方面的追求。写作于我而言是工作,同时也是兴趣和爱好,还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一种习惯。以上这些因素,都是推动我继续写下去的原因所在。

雪归:对小说家而言,形象塑造尤为重要,有人评价说您是牢牢把握住了小说的要旨——塑造人物形象。能否给大家介绍下您塑造的形象里哪些让您觉得满意,为什么?

蝴蝶蓝:记得早在上学时,语文课上讲到小说时提到的三要素:人物、情节和环境。现在回头来看,网络小说的创作真的是将这三要素抓得很牢。在我所写过的作品中,最让我满意的角色其实一直都是一样的,就是主角。因为在我的小说中主角要承担大量的戏份和功能,对塑造其所花费的心思也是最多的。在如此长篇的字数下,如果还不能塑造得让自己满意,那未免就太遗憾了。

雪归:如果不涉及商业机密,能否说说这种创作有什么诀窍吗?或者您个人的心得也可以。

蝴蝶蓝:这种问题我们作者互相之间其实也经常讨论。其实也没什么诀窍,先期都是多看,我们这些写作者其实最初无一不是阅读的爱好者,这种阅读的积累与潜移默化为你提供了写作的空间和素材;再然后就是多写,写作也是需要练习的,对文字的把握和掌控,只凭脑海勾勒是不成立的,只有经历将其变化成文字的过程,才能真正掌握写作的技巧。所以概括起来,也就是多读多写,并长期保持这种习惯。

雪归:您是从青海走出去的少有的优秀网络作家。上次回青海是什么时候?和青海作家有接触吗?从您的角度出发,您觉得青海的传统作家如何让创作更上台阶?

蝴蝶蓝:每年过年基本都会回来探望这边的亲戚,来往的也多是这些亲友,和青海作家确实没有过什么接触,所以也不敢乱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觉得写作这种事无论在青海,或者是别的其他什么地方,其本质和规律其实都是一致的。对于传统作家,如果是小说的话,我觉得也得先保证故事好看,这样才能将想表达的文学性和思想性传播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