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情深是故乡

2018-07-16 10:02:43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时报记者 雪 归

坦白说,当我看到这厚厚的四卷本时,内心的震惊是不言而喻的。

早在2016年年初,当李永新先生的《白草台》文丛出版时,我就曾写下《情浓最是吾乡与吾土》,表达了我个人对于李永新先生由衷的敬意。他本人对故土家园如此深挚、如此持久、如此厚重的情感,实属可贵。

此时,我仍想重述这一观点:一个人对于家园故土的深厚情谊,如果必得要凭借某种具体的介质来表现才能得以充分的体现,那么眼前的如今这部《李永新文丛》四卷本,就是李永新先生对于家园故土最最浓情的凝结。对某种事物的持久关注,最能成就一段华章。如今这部文丛的出版发行,可以说是最为恰切也更见深意。

我曾有机缘走进一个名为白草台的河湟谷地东部的自然村落。李永新先生就出生在这个小小的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村落。缺水干旱,朴素的乡民世代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为吃一口水都要走出十几里山路,或者依靠单薄的双肩,或者依靠牛马的脚力。干涸、贫瘠、偏远、落后,是这个村庄的代名词。不是我吝于将溢美之词献给这个村庄,而是我坚信所有和这类村庄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一定不能否认,这里根深蒂固的贫乏和困窘是几代人都难以脱掉的沉重枷锁。黄土夯就的院落,关不住寒门学子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迫切。年少求学,他经历了现在的学子难以想象的艰辛;饥饿和寒冷一起逼近的岁月里,生活的困窘如影随形;周围十余个村落,坚持攻读的孩子如凤毛麟角……也许直观而真切的苦难体认,更有助于灵魂坚挺,思想深刻。凭借勤奋好学、刻苦钻研的精神,李永新先生走出了那个小小的村庄。而且在李永新的多方协调和众乡亲的努力下,这个小村获得乐都区政府支持,整村迁至交通便利的城区附近,从此旧貌换新颜。

2012年,海东成立了文联。在此之前,有人曾这样说:“长期以来,海东的文学艺术事业主要靠海东文化人的自觉。”这种直言不讳的说法,虽然听来不免刺耳,却也着实触到了海东文艺发展的软肋。没有文联组织,许多文艺爱好者处于散兵游勇、自生自灭的状态。自担任海东第一届文联主席以来,李永新先生便殚精竭虑于海东文艺事业的发展与繁荣。如今,海东新人佳作频出,文艺队伍不断壮大,文艺创作成果喜人。在为文艺人才搭建展示才华的平台,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的同时,李永新先生积极听取文艺人才的呼声,竭尽所能为文艺爱好者提供支持和扶助。海东的文艺人也因此发出由衷的感叹:海东文艺的春天终于来了!海东的文艺人才终于集结在一起,吹响了嘹亮的冲锋号。

同时担任宣传部领导的李永新先生,在海东撤地设市五年多的时间里,在宣传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时,胸怀大局,着眼大事,因势而谋,顺势而为。对此,在文化卷的序言《文化自信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中,文学博士赵兴红女士有着这样的阐释:“他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认识自己所从事的宣传文化工作的使命和责任,坚持文化理想,做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

作为市委宣传部负责日常事务的李永新先生,工作的繁重而琐碎不言而喻,当李永新先生用手机,在车上,在家中,在难得的空闲间隙写下属于他也属于海东、属于河湟的这些文字,他饱蘸心中炽烈的浓情书写,让人肃然起敬的同时,也不能不让我们汗颜。是的,不可否认,现实早将我们每一个人拥有的时间无情地切割为断带或者碎片。然而,我们也有必要扪心自问:有多少时间,曾被我们浪费在麻将桌前,浪费在无谓的消耗中,浪费在可有可无的消闲中?

李永新先生曾写过一篇题为《站在田野瞭望河湟大地》的文章,写给走过二十年征程的《河湟》杂志。其实他本人,何尝不是站在河湟的高地上瞭望河湟大地?他纵横捭阖,激扬文字,他既有 “遗留在湟水浪尖上的那一抹乡愁”,也有“在四季的欢歌里挥洒着雪白的浪花”的浪漫,还有“永恒而不可碰触的蚀骨之痛”,更有“以镍的高贵品格再次面向世人”的金石之声。

李永新先生的不间断书写,留下了《极地门户的瑰丽传奇》,展示了《海东作家的精神情怀》。或者是打麦场、老宅、社火队,或者是一个萝卜、一根虫草、一朵花,或者是许多个晨昏日常、四时之景,皆是他关注的对象。他倾心书写他生活并深爱的土地,在平安古驿,在威远小镇,在乐都新区,在两化之地,他用“闪耀人性光芒丰富现实的表达”。一些颇显才情的诗文,散着清新、优雅的气息,仿佛涌出地表的脉脉清泉,既有悦耳的淙淙之音,也有奔流向海的雄壮气势。这种书写,一如他的作品集中文化卷和评论卷所表达的,他在不断寻找梦想栖息的地方。细读这些深情的,透着泥土芬芳的文字,打动读者的,便是这精神家园的着力构建与倾情表达。一个灵敏的主体,一个不寻常的感受者,努力承担理想性的东西, 李永新先生用他的独特方式实践“作品和作者互相印证”,让这种实践体现出一种难得的感人的见证性力量。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获得了什么,而在于留下的什么。就这一点来说,李永新先生应该是无愧也无憾的,因为他用自己的辛勤耕耘,留下了累累硕果。

诚如中国社科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王峰在《田野瞭望》一书的封底所言,“大力挖掘和激活各民族的优秀文化,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将更好地凝聚起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建设各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

此处情深是故乡。李永新先生始终怀揣故乡向着通向人类精神家园的路上坚持着,并且不遗余力。再次向这种姿态、这种实践致以由衷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