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湖之南的诗意栖居与勤勉不辍

2018-07-30 10:23:47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雪 归

荏苒岁月颓。总有人感叹时光飞逝,收获无多。但孔占伟先生,应该例外。

认识孔占伟先生算来已有十余个年头,我的书架上,他的诗集从最初的一本增加到三本。从早年的《日子与纯洁的季节》,到《岸上的水》,再到《家书》,这些分别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让我看到了孔占伟的创作,在不断探索与学习中渐入佳境的过程。除此之外,由他主持的海南藏族自治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更是生机勃勃,影响力日增。

孔占伟留给我的印象最深的,是他略显匆急的性格。工作方面,他总是习惯于往前赶,从来不会找借口延迟和滞缓,如果偶尔因为意外有拖延,他会很耐心、细致地做解释,求得理解。我猜测,这和他曾在机关从事文秘工作十六年有关。争分夺秒全力以赴完成工作目标,已然成为常态。但是,这并不是说因为抢时间,就影响了工作的质量。相反,正是这种争分夺秒的做法,也为他把工作做精、做细赢得了更为充分的时间。以他接手《海南文学》季刊为例,从约稿、组稿到统稿、编辑、排版、校对,到付梓印刷,保质保量地按时出刊,并于第一时间发放稿费和邮寄样刊,他亲力亲为,改写了海南州文联刊物曾经饱受诟病的过往。在他主编刊物的几年当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延迟出刊的现象。知情人都清楚,海南州文联真正有名有份的编辑,只有他一个人。而文联工作,除了办刊物,还要搞活动,要联络、协调、组织全州各文艺家协会,为文艺人才服务。其中的关键词之一“服务”,说来只是嘴唇、牙齿和其他发声器官共同作用的结果,但做起来,远比想象的难。知晓个中原委的人自然明白,要正常、高效地推进民族地区文联的各项工作,远非想象的容易。但孔占伟却做得风生水起,赢得多方好评。

这十多年当中,仔细盘点孔占伟留下最深印象于我的,当属两次通话。

一次是关于他本人工作的事情。电话中,他告诉我,他主动申请调至州文联工作。他说明缘由,一方面是他本人喜欢阅读和写作,在文联将有助于他的创作;另一方面,他愿意和文艺人才打交道,他认为这些人所具备的文艺精神与文艺能力,虽然未必能在短时间内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放远眼光,意义重大。

为了心中的热爱和理想,孔占伟主动选择了到文联为文艺人才服务,在这个工作人员紧缺、经费紧缺的单位他一干就是多年,这种责任与担当,在甚嚣尘上的今天,实属难能可贵。

我印象深刻的另一次通话是关于他的母亲的逝世。我向来疏于主动联络,若不是他打电话说起,我竟不知道他的母亲离世已经三个月。

电话里,他的声音听来余悲犹存。他说他至今走不出这种伤痛。我向来不会安慰人,除了要他节哀顺变,除了叹息一时说不出安慰的话。当身边至亲的人永远离开不再聚首,那种巨大的伤痛在倾听者来说,感同身受从来就是个奢侈的词。亲历者的那份切肤之痛,很难为外人描摹。

在我看来,这两次电话内容所折射的,是孔占伟身上的那种情怀和风骨。

家园与母亲,是我们永远的牵系,哪怕走得再远。孔占伟用他在海南的坚持,献给家园与母亲最美的颂词,深沉,深情,深切。

2012年,我曾写过一篇题为《诗意地偏居一隅与自我回归》的文章,刊于青海日报。文中我写到了孔占伟和他的诗。其中,我提到了他的诗作《中国西北一个叫尕让的地方》。孔占伟曾说过,尕让是他的“诗歌之源” “生命之源”和“感恩之源”。

我一直觉得,尕让以及孔占伟现在工作和生活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州府与县政府所在地恰卜恰,虽然难免物质社会的喧嚣与纷繁扰攘,但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又有着相对于现代都市的冷清与孤寂。而当孔占伟以诗人的身份扎根那里“挚情砌筑诗行”(青海著名作家马钧语),书写爱恋与哀愁、隐痛与希冀、苦难与辉煌时,他的人生阅历,他的性格禀赋,他的才情才华,构成了一方风格独具的视域:这里有大悲与大喜,有失落与希望,更有力量与温暖。孔占伟用他的方式精心捕捉,编织成诗歌,形成别样的韵致和气息。

孔占伟所著的《家书》是圣洁海南文学丛书第一辑之一,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封面勒口上印着这样一段文字:作者通过强烈的情感宣泄和富有才情的文字书写,将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用真诚和善良、拙劣和质朴、忧伤和喜悦借助大河、大山、大湖、大漠以及风霜雨雪、四季更替、日月星辰等逐一表达成爱和感恩的方式,崇尚真诚和敏感,追求朴实和自然,强调用自己的内心和所处的高大陆对话交流,用熟悉的、陌生的、宏大的、细微的日常事物告诉世界“我”的精神追求和内心张扬!

精心织就文学长卷,“用熟悉的、陌生的、宏大的、细微的日常事物告诉世界‘我’的精神追求和内心张扬!”这是孔占伟向这个世界展示的他的追求与热爱的独特。他的诗作,字里行间皆是他对这大湖之南的眷恋、感恩和深情。

除了个人的文学创作,孔占伟更致力于一方地域文艺人才的发现、培养和发展。

组织作家、艺术家进行各种学习和讨论,组织各类文艺演出的观摩,举办各种艺术展览,召开各类研讨会、座谈会,举办文艺评奖活动,举办旨在培养文艺新人的讲座、讲习班,开展纪念文化名人的活动……凡此种种,不一而举。为了使作家、艺术家与广大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创作出更多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为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孔占伟可谓不遗余力。他借助文联平台,鼓励并组织作家、艺术家深入农村牧区,并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协助。

当由孔占伟主编的《圣洁海南》文学丛书不断推出,一卷卷散着油墨馨香、汇聚海南作家心血与汗水的个人文集或集体创作成果迭出,海南作家,再不是沉寂的一群。他们借助文联平台发声,展示了这方地域上独具特色的文学品相和文学气质。

当由文联牵头或主办的一场场别开生面的文艺活动精彩呈现,当海南的文艺家或拿起笔,或拿起相机,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或挥毫泼墨,或用镜头定格,在“贵德之春”“大湖之约”“草原之夏”一个个活动中,大家“发现美好,感动幸福”。海南文艺家,有了阵地,有了平台,更有了新面貌、新气象。

海南文艺家在文联的带领下,走出海南,走出青海,开始走向浙江等地。在宁波文学周,《海南文学》连续连续三年荣获“最佳人气奖” 和“优秀刊物奖”,多位海南作家的作品在宁波期刊联盟评奖中分别获得优秀作品奖时,海南文艺家,站在更为辽阔的空间,展示自己,审视自己。

用满腔真情尊重艺术家,尊重艺术创造。随着主题鲜明的文艺为民、文艺惠民活动的开展,海南作家“走出去”的战略的实施,为民服务实力的不断壮大。在海南州,一支德艺双馨、阵容强大的文艺队伍逐渐形成,并持续健康发展态势。

“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当我再一次回味因为诗歌和孔占伟先生结缘以来的十余载春秋流转,他的勤勉不辍,让我生出由衷敬意。在大湖之南,他既诗意地栖居,更努力地把海南文艺绘就成为有着大湖之南开放气质和美丽梦想的绚丽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