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我来写

2018-08-13 10:28:04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 苏昂欠

她说要出本书,请我写序。

我暗暗惊心,这么柔弱内向的女孩,在短短几年间,已修炼到可以出书了!虽然之前看过她的几篇小文,知道她文笔不错,也知道她对文字有着天然的感觉,但这个速度,依然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印象中的她,内向而沉静,敏感而羞涩。采访他人时,往往不知从何问起,写时政新闻稿时,尤其吃力……

渐渐地,我发现她不善于和他人沟通,因为害怕为难人家,害怕给人添麻烦。她常常把方便让给别人,甚至把难得的机会也让给别人,甘愿自己受委屈。我不禁为她担忧,这样的性格,怎能当记者?虽然常挨我的批,但我仍能感受到她纯真的目光,真诚的谢意和羞涩的微笑。

为了写序,她特意送来了几篇随笔和小说,还一再嘱咐我看了不要笑话。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一位“90后”的文字。内容无外乎亲情、友情、爱情,但文字宁静而温暖,叙事明快而流畅,情感真挚而细腻。一下子,我跌进了一位“90后”的内心世界。

她乡间热爱花草的奶奶,都市里相濡以沫的挚友,还有魂牵梦萦的爱人,从字里行间缓缓升起,向我款款走来,从未谋面,却如此熟稔。一起走来的,还有她绵长的思绪、执着的追求和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原来她的内心是如此地丰富。更让我诧异的是,在这个知识碎片化、阅读浏览化、文本拷贝化的时代,居然有位“90后”,愿意为了文字或文学这个梦想耕作不辍,寂寞坚守。

读了几篇后才发现,为文写作对她而言,就如呼吸一般自然。她写作不为出名,不为哗众取宠,更不为谋生,只是一种爱好,热爱写字时的感觉,热爱文字世界里的阳光雨露和百味人生。或者说,她更在意的是用文字描写这个世界,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成长。

她说:“我写不出,真的写不出励志的文字。我写出的,只是随性的文字,像一株野草一样,肆意生长,没有章法。可是,这棵野草很自由,很舒适。”是的,这个怯生生的女孩,只有投入到文字的世界里时,才能很自由,很舒适。没有了纷乱的干扰,没有了虚假的客套,没有了重重的顾虑,她才可以尽情地拥抱世界,抒发情思,挥洒青春。

文字于她而言是一个隐秘的后花园,在这里,她就像一株野草,肆意地生长。

她原本就是一株野草,出生在祁连山麓一个偏远的山村。

那里天高云淡,山青水秀,与世隔绝。呼吸着山野的清风,经受着冰雪的滋养,她的文字晶莹剔透,一如她透明童真的心。她是生长在高天大野中的一株马兰花,行人从她身边来来往往,有人只是匆匆一瞥,更多的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但她全然不在乎,只在自由的空气中尽情地绽放着自己的幽蓝,散发着自己的清香。

读她的文字,我不由得想起三毛,那个在撒哈拉沙漠漂泊的奇女子。虽然她没有三毛的阅历和洒脱,但她们有着同样的情怀和喜好。那就是用文字叙述绵绵长长的情思,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探访内心隐秘复杂的世界,和自己对话,其实也在和世界对话。她们都是在用文字,书写自己的情感思绪,书写自己的百味人生。

佛说,一沙一世界。通过这几篇小文,我得以走进一位“90后”女孩的内心世界,这个看似胆怯懦弱的女孩,却拥有强大的精神世界。不由得感慨:人生原来是如此丰富多彩,就看你能否找到通向它的那条隐蔽的小路。这本书,就是通往她的世界的一条路。

是为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