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两个高原

2020-08-10 11:10:54 来源:
□肖黛

有一个高高耸起的地方,它应该在人的心里。

好比近三亿年前的情景,应该是现在无法想象的,但它仍然被“想象”了出来:那时,青藏高原是一片辽阔的大海。

当今地质史学认定,是喜马拉雅运动,使得那时的大海,变成了后来的高大陆。这其间,显然缺乏人的感官印象。便就如每颗人心的高处,是否耸立着什么,究竟耸立着什么,当然也无法证明。

这两桩事情,不是生活内容的大部分,往往挤夹在细微的缝隙里,而只要有些闲暇时候想起来——

想起了它们,举头仰望它们,就等于将自己的目光,从生活低处的纷繁和焦躁中,射向了高高在上的宁静恬淡。对于这样的人,闲暇虽是时间概念,却能够创造出无限空间,怕这就是神思外属之时。

因此闲暇也非常宝贵。有了闲暇,等于有了为心所欲的机会。

富裕和快乐,肯定也不能代表社会的全部真相。

按部就班所致的麻木,没有任何目的地在大街上漂泊,时不时地承受病痛及其他的伤害,说不愿意说的话,听毫无意义的饶舌,双手拧着沾满油污的洗碗布,双脚不得不踏过埋汰物的巷道,在菜市场与小商贩讨价还价,在名牌商店里遭遇囊中羞涩的尴尬,被轻视或被蔑视,跟某段情爱关系的经历较劲,断不了地出席雨雪中的葬礼,甚至长年累月地为生计奔波不止的人,包括被莫名的卑琐和惶恐经常缠身,还得被机械呆板的各种秩序调理着人。总归起来看,如履薄冰和铤而走险的实例,总是不在少数……等等云云,非一笔一墨能透述。

这样的生活,自然还不是最糟糕的,何况大部分人都这么过着,但这也是最折扼人的。

欲要有所改变,须臾在心里构筑一个高原。

大可以去感觉把另一个值得推心置腹的人,作为朋友,作为兄长,或者作为情人,活生生地存在着。有苦与之诉说,有泪与之抛落。如果专程去秀美之景观光,会仔细地向他报告观后感。和亲人朋友聚会,总觉得要是有他在场将更加愉悦。偶尔弹弹琴,又感到他就在琴旁倾听着。到温泉水里游泳更愿和他共溅水波。与他一起品尝碧绿的香茶时,可以谈诗诵歌。到银行领取薪水或存点小钱,必是惦记着腾出些来为他添置衣物。即使有了问题,碰着困难,有所心得,都有赖于他的意见和建议,有赖于来自他真性的夸奖和赞美。

如此一来,经受过的被人轻视的不快,咽下过的羞辱之酒,包括几些病患的后遗症,所有的不如意,都会在祥瑞的阳光下化为乌有了。

还有人的闲暇,寻宝似的找来好书,用阅读填充。

读到崭新的篇什,如同与知己推心置腹。而与知己推心置腹,亦如像读崭新的篇什。篇什崭新,不一定是最近的写作成果,可能是自己最近才读到了而已,也可能曾经读过,再重读时身在不同的状态,又意外地读出了别样的味道,便获得新的启示,新的惊喜,新的震撼。难道这不是一回对崭新篇什的阅读?哪怕著者作家是对万千大众说的话,也权作是专门对自己说的,于是感到贴切得很。就把精力交给那样的作品,细细品味中,思想的板块会移动碰撞,情绪的“地壳”会在挤压下升降有序,生活中的海水也会波涛汹涌,在感到内心的温度幻化时,各样褶皱间的思想和情绪,必将发生强烈的断裂和崛起等变化。

从震旦纪时期到奥陶纪时期,再从泥盆纪时期到第三纪及晚新生代的高原形成……阅读的人,心里就有了舒展的地势,有了深广的宽谷,有了纵横的湖泊。艾怨的块垒被解体,苦闷的沉积被融化,浮躁的拖累被消减,一切都将在整合递进中。

从另一个层面上讲,超凡脱俗虽不是刻意的目的,但要与著者作家及其作品成功地对话,必须站在较高之处,因此而隆起的,是与梦境和艺术、与尊严和自由、与由衷发出的微笑,尽相一致的高度。这种高度能把人变成精神的强者,使得视野豁阔,使得定力增强,也使得气质优雅了。

中国古人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西方歌德所谓读一本好书等于和许许多多高尚的人谈话,与这样的人和书建立一种情谊,如同他们代表的是另一个高大陆上的辽辽之原。

事实上这样的原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本来都有,或说,营造这样的高原的能力,许多人本来都是具备的。

有高原,低谷就一定存在,就像有幸福,不幸已然存在——从低谷出发,向高处进军,从不幸中挺身,幸福将很快到来,如此向往着的过程,概是被完成着的美好人生。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