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一辈子的天真

2020-08-17 10:20:07 来源:海东时报社
□王太生

人这一辈子,偶尔有几回天真不算什么,可爱的是一辈子天真。

一个人,到了中年,会渐渐变成一只布满筋络的长丝瓜。我的朋友陈老大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还想再天真多几年。

有些东西是想丢却丢不掉的。多年前,陈老大还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青年,一个花粉传播的春天,感冒了,打喷嚏,囫囵吞枣地吃些药。后来,感冒好了,可从此就经常打喷嚏。他把那些激情、轻率、幼稚和幻想都留给了年轻时代,却把丢不掉的鼻炎带到了中年。

有些东西是可以扔掉的,比如金钱、名气,甚至是暗恋过的人,可是人的禀性很难扔掉。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可见移禀性是极难办到的一件事情。

我原来也很天真。曾经有个人当面夸我文章写得好,说读我的文字,心里痒酥酥的。我听后很开心,一激动,答应借给那人3万元。后来,人生阅历渐长,慢慢领悟到别人当面说你好,并不一定就真的对你好;别人不说你好,你在他心中未必就不好。

中年以后,有隐退江湖的意味,看许多东西都很淡然。攥着一把年纪,还不那么淡定,那不是天真,是有些幼稚。

天真,是纯良,是有趣,是有童心,是不算计,是真性情……一个人,总有那么几件事,看上去很天真。难的是,经历过人生的风风雨雨后,一辈子在心里保存着天真,知世故而不世故。

我现在还会做点天真的事——

在这个草木茂盛的城市,我有时会早起去看天青色,还经常与一棵古树相遇。仰望高大苍阔的枝叶,忽然想起,原来这棵古树一直是我的邻居,我轻轻抚摸它苍老的表皮,感觉它是有呼吸的,接通着这个城市温暖、亲切的地气。

我曾想拜访100座村庄,去看普通人的生活。有一次,在黄山脚下的一个村庄,我住在一个挑夫的家里。我对这对厚道的中年夫妇的厨房很感兴趣,掀开他家灶台上的那口大铁锅,看看住在黄山脚下的村里人平常都吃些什么;我还好奇地发现在他家的厨房一角,堆着好多丰子恺漫画里见过的裂纹斑驳的大南瓜。

我不介意把必须还给年轻的东西还给年轻,包括精力、眼神、饭量、酒量、走路的速度、不切实际的愿望,往后余生,愿保留一点点天真。

一个人,当他觉得自己老了,要学会放下,活得有趣。当老得再也走不远了,他看着柿子树上一颗颗熟透的红柿子时,还能像个小孩子那样天真。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